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杳儿拿起来仔细看看是一个嵌着红玉的金镯子,这下杳儿终于知道自己惹上了什么麻烦。

    刚想把玉镯捡起来就被羚昭先前塞过来的丫鬟给扯住:“人说杳儿姑娘偷拿了王妃的东西我还不信。”

    随后就看到把杳儿锁起来的那个丫鬟走进来:“我家王妃好心赏绾香姑娘东西,你却行偷盗之事。把她带走!”

    阮姑姑站在不远处看着,转身便朝佛堂的方向去了。

    ……

    见着杳儿的时候,羚昭仔细的端详了好一会,转身拿起桌上镯子,晃了两下问杳儿:“你知道在王府偷盗下场会是怎样吗?”

    杳儿仇视着这个口蜜腹剑的女人:“不知。”

    “王爷先前驻守疆域,久不在府上,也就没立下过什么规矩。现如今我在,便由不得你这样的人放肆。偷盗者杖五十,赶出王府。”

    “我和绾香姑娘一样,只听命于王爷。这五十杖,恕杳儿还受不得。若是王妃非要打,便叫王爷或者绾香姑娘来打。”

    “……”羚昭紧紧捏着手上的镯子,心里气得很,却还是微笑着对她说:“你的确身份特殊,五十杖可以不打也可以不将你赶出府,但……”

    羚昭刚想说些话,想劝杳儿为自己所有,结果绾香就抬脚踢开了门口的丫鬟闯进了门。

    看到地上跪着的杳儿和准备好的家法,又看看坐在上面的羚昭,毕恭毕敬的行礼:“绾香见过王妃。”

    “你……绾香来了,那正好。”羚昭的话说不出来,看着绾香的样子又想到了当初的听雨台。

    就听绾香一点都不显惧怕的问:“属下一回院子就听说杳儿犯了错被王妃带走。”

    “是呢,我好心捡了些南疆布料和发饰叫杳儿来拿,想着绾香你穿戴定好看。却不想杳儿留在我的库房迟迟不肯走,偷了我的镯子,人赃并获。”

    “是吗?”绾香不显卑微的直视羚昭:“那王妃打算如何处置?杖五十,赶出王府吗?”

    “算了,杳儿是绾香的人……”

    “那怎么行?王妃刚立过家规,怎么能说算就算了?不过把杳儿赶出王府,需要和王爷知会一声。至于五十杖……属下替杳儿受了。”

    “不,姑娘,我根本没有偷过什么镯子,是王妃自己塞进……”

    “闭嘴!”绾香回头瞪着杳儿,示意她别再讲话。

    正中羚昭下怀,但她却还是假意推辞:“这五十杖还是算了。人,绾香就带回去吧。”

    “既然是王妃立的规矩,这五十杖咱们得受,以后好长长记性。”

    说着绾香就自己趴在了受杖的条凳上,转头抬眼看着那个手持杖棍的南疆丫鬟:“打。”

    她大抵是不知道该不该打:“王妃……”

    “绾香,还是算了吧。”

    “我让你打。”绾香的眼睛突然涨红回首盯着那个丫鬟,活像一头准备吃了人的狼,吓得那个丫鬟手突然抖了一下。

    见到羚昭点点头,棍子才落到绾香的身上。说着不打,打的时候倒是当真一点不手软,一点都不比大阮姑姑侄女那几下轻。

    一杖一杖落在绾香的身上,绾香宁是一声都没吭,咬着牙忍了五十杖。额头若不是她额头冒出的细汗,羚昭当真以为她是铁打的。

    杳儿听着落杖的声音汗毛直立,生怕绾香一不小心昏了过去。

    还剩最后一杖的时候,她抬头看着羚昭诡异的笑了下,好似从地狱里爬出来的罗刹,笑得羚昭一阵心悸。

    打完了以后,绾香居然推开上来扶她的阮姑姑,自己从条凳上站了起来,再向羚昭行了礼:“五十杖已经受过了,至于杳儿的去留……属下会将此事如实禀明王爷。”

    羚昭站起来,拿过早早叫丫鬟取来的药递给绾香:“我就说不该打,看看你那么执拗。这是我从南疆带来的药,治疗棒伤很有用,你拿回去赶紧用上。”

    绾香接过羚昭手上的小罐子:“谢过王妃,属下能回去了吗?”

    “快些回去吧。”

    绾香就这样忍着疼直着身子,自己走回去,推开了上来搀扶她的杳儿。她的样子真是吓人,南疆的丫鬟止不住和羚昭说:“公主,咱们是不是……”

    “是她自己要打的,怪不得咱们。”羚昭虽然这么说着,但紧握的双手已经出卖了她的紧张。

    ……

    回到房里绾香自己趴到床上,拿出羚昭给的药强忍着疼笑了下:“王妃给的药咱们可得好好收着。”

    “还管什么王妃给的药。”杳儿紧抓绾香的手:“杳儿真的没偷他们的东西,素日姑娘有好东西就留着给杳儿,杳儿才不稀罕什么南疆的破镯子。

    姑娘干嘛非叫他们打着一通?活活长了王妃的气势,咱们又不受她差遣。”

    绾香艰难的动了下身子,杳儿赶紧帮忙推走一边的被子。

    就听绾香回答:“我当然知道你不会偷他们的东西,就因为咱们不受他们的差遣,所以才必须要挨这顿打。”

    “杳儿不明白。”

    “就是啊。”阮姑姑也附和:“王妃都说了,可以不受这五十杖,这伤好些日子都不能痊愈……”

    “杳儿这事不明不白,一时间也说不清楚。今日这打若是不挨,往后就算查的再真切,咱们也是平白受了她的恩惠。

    就当我花五十杖买个清净,也叫这小公主痛快痛快,安静一日是一日。只要王爷心里清楚就行了。”

    羚昭也不是没长脑子,她清楚自己打了绾香,萧怀瑾一定会去和她计较。但这是绾香自己讨的打,萧怀瑾想说也说不着。

    但那晚萧怀瑾做了件比去找羚昭争执更叫羚昭伤心的事:听了阮姑姑和杳儿说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萧怀瑾二话没说钻进绾香的屋子一夜没有出来。

    羚昭觉得自己明明没做错什么,居然就这样把萧怀瑾推到了绾香的床边。她却只能守着冰冷的床,叫人活看笑话。

    紧紧咬着嘴唇直到嘴里泛出血腥味,对着妆台问着自己的贴身丫鬟:“我的模样真的很丑吗?”

    “公主说的是哪里话?”

    “我是王妃。”

    “是,王妃。”

    “那我是不是没有绾香生的俊俏啊?”

    “没有的事,王妃的容貌在南疆数上第二,可无人敢数第一。”

    “那为何中原的皇帝还没见到我就把我挡在宫门外,中原的王爷连盖头都不掀就跑到她人的床边……更是连看都不看我一眼。”

    说着话,羚昭伸手扫掉了桌上的东西:“在南疆,我何曾受过这样的委屈?!我又做错了什么?”

    “王妃,王爷只是没有仔细瞧过你,如果他仔细瞧了,一定会怜惜你的。”

    “是这样吗?”羚昭期盼的回头看着那个丫鬟,小丫鬟看了王妃一会没有说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