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陆奶奶知道陆爷爷是在因为不让他喝酒闹脾气,用拳头杵了他一下,“孩子们是为了你好。”

    陆奶奶让陆牧泡了茶,问于小晚,“你这嗓子怎么了?总不会是减肥减的嗓音都变了吧?要我说原来的声音多好听啊,一声奶奶都能甜到我心里去。”

    于小晚尴尬,“不是奶奶,我这是昨天晚上睡火炕上火了。”

    “上火了啊,也是,你们在城里睡的板床,回来睡火炕容易上火,那炕别烧的太热,如果怕冷,把炉火升大点儿。”

    于小晚更加的尴尬了。

    总不能说陆母不让他们烧煤火,陆牧怕她冷,没办法才把火炕烧的那么热吧。

    一时间,于小晚和陆牧谁都没接这话。

    陆奶奶很快感觉到什么,“是不是没点煤炉啊?”

    “奶奶,我们还年轻,不怕冻。”于小晚讪讪笑了笑。

    陆奶奶一听就明白怎么回事了,脸也沉了下来。

    “我就知道,小玮他妈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这大腊月的,不点个煤炉能受得了吗?阿牧,回头你跟你妈说,就说我说的,让你们点个煤炉,如果你们的煤不够烧,就把我和你爷爷这儿的蜂窝煤搬过去,我们一把老骨头了,冻死就冻死了。”

    “奶奶,您别生气,我妈没不让我们点煤炉,就是家里的炉子坏了,没来得及买个新的呢。”陆牧帮陆奶奶顺着气,好言好语的劝着。

    “你别给她找借口,我还没糊涂。”

    陆奶奶叹了口气,声音缓和下来几分,拉着陆牧的手。

    “阿牧,是奶奶对不起你啊……”

    “老婆子,你高兴糊涂了?”

    陆奶奶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陆爷爷的断。

    “明华怎么样,那也是阿牧他妈,她平日过日子是手紧了点儿,居家过日子,有个会持家的没什么不好,阿牧也说了,还没来得及买新炉子,等回头让阿牧买个新炉子回来,还能冻着孩子们?”

    “我这儿还没说什么,你炸炸呜呜的干嘛?”

    陆奶奶瞪了陆老爷子一眼,这才继续说,“明华会持家是不假,可是孩子们都大了,老让她把持着这个家也不是个事,先不说阿牧,就算小玮,壮壮这都快上小学了,还得张嘴跟他妈要钱,这也不是个事,如今小玮和阿牧也都成家立业了,就算佳欣还没出嫁,可这家也该分了,分了家,孩子们的日子才过的有劲头儿。”

    陆爷爷点了点头,“你说这话到也是,阿牧和小晚这婚都结了一年了,村子里像他们这样的兄弟都是结了婚就分家,更何况陆牧和小晚如今在津市生活,不行,回头这事我跟老大说说去。”

    于小晚看了陆牧一眼,她倒是知道兄弟会有分家这回事。

    陆牧眼眸深邃如海,看不准他的神色,淡淡的开口,“爷爷,您年岁大了,这事您就别管了,不分家就不分家吧。”

    “阿牧啊,这事你别管,有些事不是我们不掺和就行的,小晚这孩子乖巧,别管是家里还是外边,你得护着她,啊?”

    “奶奶,我知道,我会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