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熙,你太小看我,也太高看你自己了。没有一个人喜欢被人掌控。”

    林思衣的话再一次告诉了端木熙林思衣的答案,而端木熙脸色越发阴沉,但是却在一瞬间收起。

    “是吗,衣衣,那好吧,抱歉。”

    林思衣诧异的看向端木熙,原本以为对方会很生气,并且有可能会动手,但是却看到了对方那张温和的脸。

    “那你要吃什么?”

    端木熙起身拉着林思衣便下楼去了,看着小二正端着菜提着壶跑来跑去。

    东边桌一人转身对着小二挥了挥手,大喊道

    “小二,再来壶茶。”

    “来嘞!”

    小二手中的茶壶是铁的,壶身较大,小二的肩膀上还放着一个白色的抹布。

    林思衣和端木熙他们下楼了,并且找了个桌子,一同坐下,因为他们的气质并不像是普通百姓,再加上还带着剑什么的众人便以为他们是镖师。

    所以自然也就没有百姓敢招惹他们,也不代表没人招惹他们,这客栈的外面走进来一个上好布料但是却是个贼眉鼠眼的家伙。

    一眼便看上了他们中间的朱砂,掌柜的和小二一看,坏了!

    这恶霸虽然爱好美人,但也没到了,连男子都喜欢的份儿所以自然也就忽略了端木熙,但是一直留恋于花丛的他,一眼便看穿了林思衣的男装。

    对比起朱砂倒不如面前这个女扮男装的白衣男子,更加的犹如天仙下凡。

    而那个人便搓着手朝着林思衣缓缓走过来,但是脸上还嘿嘿的傻笑,所有人都看得出这人脸上挂着的猥琐。

    “嘿嘿,美人儿,你瞒不了我的,嘿嘿(o﹃o?)……”

    林思衣看着面前着痞子样的人,紧紧的皱起了眉头,但是却也当没有这个人。

    继续冷静的吃着自己面前的饭菜,好像周围的一切都与她无关,而朱砂以为是说的自己,所以整个身体都不断的抖动,显得非常的慌张。

    除了端木熙和小雨之外,其他人都以为说的是朱砂,但是两人准确的感觉到对方是冲着林思衣来的。

    朱砂和何老爹看着面前这个痞子模样的恶霸将手伸向了林思衣,顿时轻呼了一口气算是放心了。

    “美人儿,不要这么冷淡嘛,我可是县令的小舅子,只要美人儿你从了我,我就让你吃香喝辣的,也么样?”

    又在这痞子的手将要碰到林思衣脸颊的时候,端木熙强忍着怒火,而小雨直接抓住了对方的手腕。

    “你那点钱,我家主子还看不上!”

    而那男人因为手腕处的剧痛,所以也知道对方不好惹,便就低声求饶,作为线观的小舅子,他自然也是一个识时务的。

    “那个,大人不计小人过,是……我看公子实在是长的过于俊美,所以便不由自主来夸奖一番,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还,还请放过我吧。”

    林思衣顿时间调了挑眉,刚刚那些话可不像是夸赞呀!

    “既然对方都已经解释过了,那么小雨就放他回去吧,但是如果下次再遇的,可就不会这么简单。”

    林思衣的话就像是瑟瑟寒风一样吹袭着那恶霸的脊梁骨,从脚趾冷到发根。

    但是那恶霸明面上说着自己错了,但是谁又能确定他是真心认错呢?

    我爸当了那么久的恶霸了,自然不可能轻易放过一个他看上的美人。

    “是的主子。”

    端木熙看像那个恶霸,心里不断地在回想着刚刚林思衣所有的表现。

    如果刚刚小雨没有伸出手的话。那个恶霸的手已经触碰到她了。

    就这么不在乎吗?还是只是为了做给他端木熙看的?不过啊衣衣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轻易放过他!

    “几位公子,就是刚刚那恶霸还请几位公子帮帮忙,出去那个恶霸和县令。

    虽然是有点强人所难,但是老头子我怕如果你们离开之后,他会再找上我们家啊!”

    林思衣看一下面前的朱砂和何老爹,的确是老狐狸打的算盘真精呢。

    如果不是自己这边有端木熙的话,那么除掉恶霸倒是没事,最多也就是打点一下就可以了。

    但如果要是除去一个县令的话,那么这可是肆意残杀朝廷命官,可是要蹲大牢,砍脑袋的呀!

    “何老爹打的谱子真够好的,恶霸这个忙我们帮了,只是为了之前的住宿问题,但是……何老爹,残杀朝廷命官刑罚你不会不知道吧,何晏嗔。”

    何老爹再听到这个名字那一刻,瞪大了眼睛紧盯着面前的林思衣,在看到小雨手上的那个腰牌的时候,顿时间跪在了地面上。

    “九皇叔我见过,而且他让我问你要一样东西,不知你可还记得?”

    林思衣真正端起架子来时,即使连端木熙也未曾见过如此的林思衣。

    但是这副肆意妄为却又不曾沾染半丝红尘气,像极了他记忆中的九皇叔。

    那个让他永远都无法遗忘,并且尊敬万分的九皇叔,“九皇叔说如若有事可以随时去找他。”

    就连朱砂也震惊了,她不知道自己的爹爹为何要跪面前这个白衣男子,也不知道为什么。

    “小雨,朱砂是你的未婚妻,九皇叔定下的,而面前的何老爹就是何晏嗔,朱砂原名何慕雨,而你真名刘琛,字孜雨。”

    朱砂是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白衣公子,仿佛永远摸不到对方的衣角。

    林思衣饭后转身回楼了,只留下了他们互相对视着,但是谁也没有说话。

    “爹爹,你……”

    “朱砂,有些事情不该问的就不要问,你娘那里也不要告诉,刘琛,你跟我到屋里聊聊吧。”

    自林思衣之后和老爹和小雨也离开了,而诛杀看了一眼端木熙之后同样也回房了。

    端木熙对于刚刚林思衣所说何老爹的名字何晏嗔,当真是如雷贯耳啊。

    在他幼年时就听到曾经一个以铁血手段镇压朝臣的公正官员,何晏嗔。

    并且为现在的皇帝也就是他的父皇除去了近百位贪官污吏,并且牵涉重大。

    甚至连后宫都牵扯到了,但是也正因为那一次的大换血,所以父皇的皇位坐的十分稳当。

    但是唯一一点就是九皇叔自父皇登基后不久离开了朝堂,再也没有回来过。

    。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