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端木熙危险的眯着眼睛,如果这一次衣衣要出来的话,或许就不会发现有人死了。

    虽然不知道衣衣到出来找什么的,但是人不会是她杀的,不然也不会被吓到,也并不像是在假装。

    “衣衣,不怕,咱们先去县官哪里报案,没事。”

    带两个人走后,原本有人想要将那尸体毁掉,但是却被几个黑衣人捉住。

    自投罗网也没有见过如此轻易的,不过看起来倒是……有那么点意思?

    林思衣和端木熙两个人出现在县令府衙的时候,便已经有人击了鼓,整张脸上都挂着急切。

    被吵起来的皱着眉,整个脸都是黑色的显得十分不情愿。

    而林思衣和端木熙两人也随着那人被带进了县衙,进去后两边的人不断有规律的拿着棍子砸在地面上。

    “威……武……”

    而县令衙门进去就能看到牌匾上的四个大字,明镜高悬,但是这县令是不是明镜高悬就不一定了。

    一击惊堂木,三个人看向了端坐的县令,眉眼间的困倦让他有些难以自持。

    “堂下何人?”

    那个身穿着粗布麻衣的男子向前一步走,努力都弯着腰让自己看起来十分的恭敬博得好感。

    “回答人的话,小人是那是市井间卖布匹的小贩,昨天刚从主家那里取了新的布料,但是回到家却找不到小人内子,等后却无人归来,了无音信才特来报官。”

    坐上的县令看上了旁边的师爷,在师爷将案子记下来之后,才看向了林思衣和端木熙。

    “你等为何不跪?”

    林思衣也并没有反驳,既然要隐藏身份,那么就隐藏到底,而端木熙直接将一个令牌扔到了县令的桌子上。

    林思衣很好奇端木熙任扔了一个什么样的牌子,而且令看到牌子之后立刻起身来到了端木熙的面前,“大人来此,可是发生什么事情?”

    “倒也没发生什么事情,只是我夫人在不远处的湖边发现一个奇怪的东西,一团树苗下面绑着一个人呐!”

    可能是端木熙的气势太过于骇人,即使面前的县令在做好了心理准备,额头上也有豆大的汗珠不断滑落。

    “竟然有此事,来人!”

    县令带着捕快便朝着端木熙他们所说的地方过去了,而那个男子也丝毫的不放弃便也跟着一起去了。

    半路上遇到了打更的,而那打更的又浑浑噩噩被吓得不知东南西北。

    几个黑衣人站在一边等着自己主上的到来,当县令他们举着火把快跑到小河边的时候,树苗捆着的人已经被捞出来了。

    跟着他们过来的男子看着不远处那背上背着树枝的女人,被随意的放在了地面上。

    而凭借着衣服依稀看的出来这是个女子,身体被全部都绑在树苗上,因为水的浸泡整体浮肿并且发白。

    那双瞪大的眼睛好像看到了什么惊悚的事情一般,大张着的嘴巴里面伸出舌头。

    林思衣看着这个女人整体的样子,虽然胃里翻滚,有种想要呕吐的感觉,但还是忍下了。

    而在这时候,仵作也已经到达了县衙,静待他们将尸体运回去了。

    捕快将尸体放在木板上,解下了绑在背上的所有树苗,上面没有任何的血迹,林思衣偷偷的将一棵没有完全没入水中的树苗藏起,并放到了兑换上。

    随后就没有管了,而林思衣和端木熙便跟着回了县衙,而那个男人却在一路上都沉默着说不出话来。

    如果没猜错,这个死者应该就是这个男人的妻子了,昏暗的烛光下,仵作拿出工具并且开始验尸。

    那个男人顿时间冲上前,把仵作推开了,但依旧还是静静地望着那被湿透了的尸体。

    “你是死者的相公吧,仵作不能验尸,我是女子所以我来,但是要知道有些事情是不能乱说的,懂吗?”

    县令看着根本看不出出来是女性,只是长相绝色的白衣男子,没想到竟然是位女子。

    “这位姑娘,对于女子来说……”

    仵作年纪倒也不小了,做这行也肯定几十年了,所以自然不可能对尸体感什么兴趣。

    “我到没问题,只是等会儿就要先生跟在下互相配合了,那么请先生将工具给我吧。”

    林思衣其实对于五座和法医。一块。是没有兴趣的但是作为一个学医的,虽然是古代医术,但是那本医里却也拥有着古代,现代,未来许多种的治疗用的手段。

    古代以药草为主,现代以中西结合,未来却是显示基因技术,动刀子对于一个医者来说也是需要接触的。

    “仵作先生,肺部并未有任何水渍,而鼻腔内却是灌满了水和一些脏污,应该是死后抛尸所致。”

    对于第一次接触尸体的林思衣,虽然没有了最初的恐惧,但是却也还是十分的谨慎。

    在将刀口自女子胸腔划开,对比着尸体鼻腔里粘着的青苔,林思衣的脑海中浮现了一个画面,而且能够抛尸的也不可能是个女子。

    除非是一男一女,要不然就只是男子,但是不可能排除武林中人,但是武林中人的作案嫌疑也不大。

    “身上并没有大幅度的伤口,也并没有血迹,所以死因应该就是脖子处的那个勒痕。

    勒痕已经发青发紫,所以时间应该是不短了,而身体也已经僵硬,即使是捆绑所致,但也已经分开很久了,但是却没有恢复到平常此时应有的状态。”

    林思衣开始按照书上所讲的一些内容,开始对尸体进行摸骨,骨头并没有碎裂,能够让一个人浮在水上,光一捆树苗可不行。

    “虽然是因为泡水缘故有些发胀,但是要想泡到如此地步,应该时间不短了。

    并且因为泡水发胀,所以导致很多东西都看不出来,但是尸体腹部还有食物残留,但是,应该是饭后不久。”

    林思衣在将检查的地方检查完之后,便也就放下了手中的工具,而后看向了旁边的人,随后旁边一个捕快端来了一盆水,拿了一个皂荚。

    “大体就是这样,如果要想一个人浮在水面上,那捆树苗是不可能做到的,所以在下面应该还有东西。”

    。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