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在端木熙和林思衣回到客栈之后,两个人站在客栈的大堂上,在最一眼之后,无声的走回了房间。

    “衣衣,你该解释一下刚刚所发生的一切事情吧。”

    林思衣在家那几张纸拿出来之后。原本应该记录着事情的纸张,现在就变成了白纸。

    端木熙有些不敢置信的将那些纸张完全拿起来左看右看,根本就看不出任何的痕迹,这就是几张普通的纸啊。

    “衣衣,这是……”

    “根本就没有什么证据,只是那个人做的虽然不如十几年前案子的凶手做的那么干净。

    但是在死者身上也并没有任何的线索,这是目前看来,但因为还没有查过,所以谁又知道呢?”

    林思衣勾着唇角到并不像是没有把握的人,林思衣以前看的那些侦探类的小说,虽然里面的凶杀案和什么都是编造的,也不一定都是真实,但是很多逻辑推理却是对自己很有帮助。

    “十几年前名震朝堂的案件,是人的身上长了树木,并且张的还不少。

    再加上是从血肉里长出来的根本就不会如此轻易的就被拿下了,而这一个形似神不似只是绑了一堆树木的案子。

    就想要把案子推到那个人身上,当真是笑话!”

    端木熙的确是听过的,只是这件案子至今未查出凶手衣衣又是怎么看出来的?这些一直可都是隐秘啊!

    林思衣在江白纸上拿毛笔,写上字后,端木熙看到里面所记录着的便是今天所有人的样子,细节表情甚至是那一丝眼神。

    “衣衣,十几年前那些死者是身上长了树?是长了一棵树吗?真的不是绑上的?”

    林思衣十几年前死者的形象画在了纸上一丝一毫不差,而端木熙看着这样子,好像跟他要查的某个组织很像。

    “十几年前那个组织还没存在,这是近几年来才会有的,衣衣,会不会这十几年前的案子跟我要查的那个组织有关系?”

    端木熙却看到林思衣摇了摇头,但是却又点了点头,他确实越来越看不懂林思衣了。

    “我知道你要查的那个其实跟六皇子有关,但是却跟十几年前案子的凶手无关,但是却也有关,是因为……出于同门。”

    端木熙坐到了床边上,看向四周,确认没人之后打了个响指,几个黑衣人便出现在了窗口,并且推开窗子边进来了。

    “主子!”

    “真的有人啊,我还以为是错觉呢。”

    林思衣在这些人进来的那一刻,便转身看向了端木熙,也看到了他们手中抓进来的那个人。

    而那个人在看到端木熙的那一刻,直接咬碎口中的药自杀身亡了。

    “主上,这……”

    而渐渐的那个人的后背上好像是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凸起,而这个凸起慢慢的长到了一分米长。

    随后便没有如此快速的生长了,而那个人的身体肤色也变得非常的暗沉,整个人就像是干成肉干了。

    “掀开他的衣服,里面应该是棵树。这个人应该是为了今天的案子来的。

    他们应该是以为这件案子也是当年那个人做的,他要找的就是当年那些案子的幕后凶手。

    但是却没想到这件案子是假的,而他也再去探查那尸体的时候被你们抓住了。”

    林思衣毫不犹豫地将手放到了那尸体的身上,并且在四处摸索后终于在端木熙脸黑的情况下放开了那具尸体。

    不由自主的摸上了那长在背后的树苗,娇翠欲滴的根本就不像是真实的树苗,反而有些像是人为造假的。

    放在这个时代是根本不可能出现人为造假情况的,所以,这树苗是真的。

    在将一片叶子摘下来之后自里面流淌出来的红色汁液,染红了其他人的眼。

    “这是!血!会流淌出血的树!”

    这时候闯进来的朱砂却看到了这一幕,而林思衣端木熙和黑衣人们全部看向了朱砂,一脸的呆愣,这女人是怎么进来的?

    “啊!杀人了,死人了!”

    朱砂在说出这句话的第一时刻,便被林思衣直接捂住嘴,拉进了怀里。

    但是还是惊扰到了客栈里的其他人,随后那些人便跑到了房间门外来看热闹。

    朱砂被端木熙和林思衣狠狠地瞪了一眼,看到现在的情形,自然也知道自己做错了些事情。

    “小雨,把何老爹带来,同样,去找这个县的仵作,我想他会感兴趣的。”

    朱砂看着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小雨有些惊讶,毕竟她已经知道小雨是她的未婚夫了。

    但是看着小雨对着自己背后的这个白衣人,十分恭敬的样子,心里有些气鼓鼓的。

    “是,公子。”

    而何老爹听到后的不久,便已经朝着这边屋子过来了。

    “这个人如果只是你们几个黑衣人的话,放倒你们他就可以跑了,但是唯独没想到在黑夜里就见到了端木熙,同样也见到了我。

    见到我们两个之后,他自然连逃跑的余地和力量都没有了。”

    几个黑衣人并不清楚林思衣的武功?所以也不敢确认她说的话到底是否真实?

    转头看向了自家主上。看自家主上这宠溺的模样,看来这就是未来的主上夫人了。

    那柳姑娘怎么办?

    “他完全可以单挑你们中的任何一个,所以这天夜里他肯定会跑,而且原本他以为会在白天才见面,所以在夜里跑还有很多时间。

    他估错了见面的时间,废了自己的命罢了。”

    而何老爹站在人群里看着这一幕,也看着那背上的树,好像回到了当年那个时候。

    “造孽呀!原本是为造福而生,却成了害命的工具。”

    何老爹所说的话让朱砂根本就听不懂,十多年了根本就跟没有了解过自己爹爹一样。

    所有的事情好像都不是那么简单,原本以为自己只是个普通人,一个普通的少女。

    只要未来嫁人有个孩子就够了,可是好像牵扯到了什么事情一样!

    “来了来了,小姑娘奥,老身刚回去睡一下,就又被你叫来了,这又是出什么事了?老身这年纪可真的经不起折腾了。”

    而仵作再说完这些话的时候便惊在了原地,看着面前那个很熟悉的人。

    “是,是你!”

    。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