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他其实是有些欣赏这个乙支长胜。.s.



    不过,欣赏归欣赏。



    只要乙支长胜敢出手,那么,王灿就不会有半点的留情。



    乙支长胜冷笑道:“我乙支长胜八岁学习剑术,时至今日,已经有十八年的时间。十八年的勤奋习武,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从不休息。在我的眼中,只有一往无前,不会有退缩。你说要全力出手,我也会全力出手的。我的剑术,出鞘就必须见血。你能够击败莫山虎,一是你实力强,力量能压过莫山虎,二是因为莫山虎的铁锤看似强大,但实际上没有杀伤力。可是我的剑锋,却是不留情的,剑下你以血肉之躯抵挡,必败无疑。.s.”



    王灿笑了起来,道:“罢了,就当是我自言自语了一番。”



    “出手吧!”



    王灿直接说话。



    到了这一步,乙支长胜执意要求战,王灿只能成全乙支长胜。



    乙支长胜手一提,一剑在手,便已经是快速的刺出。他剑法就是这么简单,劈、斩、刺等最为简单的剑术,但是在了乙支长胜的手中,却已经是能够化腐朽为神奇,能够爆发出最为强横的力量。尤其他出手时,已经是催动了内力的,在内力的催动下,他的速度更快。.s.



    力道也更强。



    王灿看到了后,却是摇头轻笑。旋即,王灿的眼神一下就锋锐起来,他却是右手抬起,并指成剑,直接就刺出。



    这一击,王灿已经动用真元。



    这真元的力量,霸道无比,而且远比内劲更强。真元附着在手指上,力道坚不可摧,更是锋锐无比。王灿一记剑指刺出后,下一刻,剑指和剑尖撞上了。



    嚓咔!



    王灿一记剑指过去,剑尖直接被戳穿。尤其是这一股力量下,那铁剑仿佛被破开了一样,王灿的剑指继续往前,所过之处,这重剑直接被破开了。



    下一刻,王灿剑指所想,直接自乙支长胜握住剑柄的手掌划过。



    一记力量扫过去,手掌被切开。



    彻底切断了半边手掌。



    鲜血没有立刻流出,而是稍作停顿,鲜血噗的一下喷溅出来,染红了地面,而这一刻,乙支长胜才感觉到了疼痛,凄厉的惨叫起来。



    他连忙点血封堵血脉,然后直接自身上扯下衣襟,快速包扎伤口。



    即便如此,乙支长胜也颇为凄惨。



    这一刻,武器也随之跌落。



    乙支长胜的脸上,更是有着不可思议的神情,他好半响后已经压下了痛苦,反倒是看向王灿,喃喃自语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为什么,你的实力如此强横。一记剑指,竟然是破开了铁剑。要知道我的铁剑,是精钢锻制的,坚不可摧。”



    他说出这番话时,周围的人齐齐看向王灿。



    这一刻,无数人震惊。



    不仅是西域的人,在这一刻已经是懵圈,已经是被吓得懵了。另外,所有人都是如此,再也提不起半点的斗志。



    太强了!



    王灿宛如神魔。



    不仅是击败了乙支长胜,甚至于连乙支长胜的铁剑都破开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