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清水市,秀山景区。

    连绵起伏的群山深处,一座幽黑的洞穴中,盘坐着一个骨瘦如柴,浑身干瘪的老者。双眼张开却没有神采,显然已经死了。

    老者的面前,站立着一名衣衫褴褛的青年,他身材修长,一米八,眉目极为英俊,双眼炯炯有神,散发点点精芒,摄人心魂。

    许久,他跪下来重重的磕下三个响头,这才起身。

    “如今的我,今非昔比,经过三年的磨练,在也不是之前那个一无是处的人。王家,恐怕你们也没想到,我陈凡也有今天!”

    陈凡双眼坚毅,剑眉之中,散发出少许凌厉之气,举手投足体内气流奔腾,猛然一拳打出,肌肉虬结,阳刚之气骇人,墙壁一震,出现了一道一尺深的凹陷。

    大量泥土飞射。可见这一拳的威力,至少千斤!

    可怖的气息从他身上扩散出来,让人不敢对视他凌厉的双眼。

    “三年时间过去了,以我现在的实力堪比武师之境。不出三个月我便能凝聚道台,进入筑基期!成为一名修真者!一旦成为修真者,什么武师,武道宗师,在我手里,不堪一击!”

    陈凡收了拳头,嘴角浮现一抹强烈的自信。

    但是想到以前的发生的一幕,让他双眼闪过一道冷芒,拳头捏的噼啪直响,“我陈凡发下的血誓,说过就会做到!”

    三年前,他去京都看望从未见过的姥爷,他满怀热切。

    但也就是在那一天,他知道了母亲所受到的屈辱,知道母亲娘家的家世,多么的显赫和高不可攀!

    王家的人,看到他的眼神就如同看一个杂种,一个卑贱的生物。一个想要高攀他们王家的外姓弟子。

    “此子资质愚笨,毕竟是庸人所生之子,成不了什么大气候。于我王家无益,与王君华相比更是拙劣不堪。你带着这个废物儿子,以后不要再来了!”

    这就是他的姥爷,一个童颜鹤发,威严的老者,上下打量陈凡之后得出的结论。

    此话一出,全场皆笑。

    “与王君华比较,他怕是没有资格。”

    “王君华年纪二十,以踏入武师巅峰,不出半年,就能问鼎化劲宗师的人,这样的宗师,整个京都又有多少?”

    “年仅二十的化劲宗师,更如凤毛麟角,人中之龙,他是我王家不世奇才,未来还指望他带领王家辉煌,陈凡不配与王君华相提并论!”

    家族强者,几个长辈威严出声,言语间将陈凡置于废物境地,毫无用处可言。

    当初,母亲不愿意受姥爷的意愿,嫁给其他豪门,选择了陈凡的父亲,一个普通人。陈凡母亲结婚现场,他王家没有一个人到场,让母亲非常伤心。

    小时候,他问母亲为什么别人有姥爷,自己没有,母亲总是不知道怎么开口。陈凡从小就没有看到过,他想看看姥爷。

    十几年过去,母亲希望他姥爷能看在陈凡这个孙子的份上,缓和关系,但没想到受到的是更加的冷落和嘲笑。以为母亲想要攀上王家这层关系,所以才联系。

    那些姨妈,姨夫,表哥,表姐,那高傲的姿态,豪门的语气和轻视,炮语连珠,让当时的陈凡遭遇到难以承受的打击。

    王家瞧不起陈凡,瞧不起一个普通人生下的儿子,认为是他们王家的耻辱。

    母亲受尽了委屈,脸色苍白,不忍心陈凡被众人数落,终于和那鹤发童颜的老者辩论了起来,但却是被一巴掌扇在地上,以不孝女辱骂,母亲嘴角溢血倒在地上,众人却各个冷笑,将母子二人赶了出去。

    当时的陈凡,那股心中的愤怒已经冲昏了头脑,他的五指紧握,双眼遍布血丝。可惜!他手无寸铁,面对王家如此却无能无力。

    他恨!

    恨自己虚度十八年,不能在母亲受到羞辱的时候,出来维护。

    他恨自己受到这个家族的羞辱,没有丝毫反抗的能力。

    他恨自己,在高山一般的王家面前,连一句像样的话都说不出口!

    他也清晰的记得,王家人中一个叫做王君华,气质不凡的年轻人负手而立,双眼精光闪现,在陈凡进到王家看他的那种眼神,是一种看卑微下贱之人的目光。仿佛多看陈凡一眼,都是一种耻辱。

    “今日你赶我母亲,他日,我必上门,砸破你王家大门!让你给我母亲道歉,若做不到,枉为人子!”

    当时,陈凡被怒火冲昏头脑,双眼血红,咬破手指,发下了血誓。

    众人哄然大笑!

    似乎在看一个傻子。

    一个受到刺激而发下永远也不可能完成誓言的人。在他们看来,愚蠢至极!

    王家乃武道世家,传承数百年,那老者已经是宗师之境,能施展百步神拳,隔空杀人,做到千人斩!

    这样支撑一个家族百年辉煌的强者,又怎么会将一个竖子的话放在心上?不过弹指间,便能让其灰飞烟灭。

    “陈家想要高攀我们王家,这辈子都不用想,从此以后,你母子二人,修得踏入我王家一步!”

    这是陈凡昏过去之后,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至此之后,陈凡眼中,没有什么姥爷。没有母亲的娘家,只有陈家。

    他王家的任何人与他没有关系,有的,只是他日陈凡上门,必然要砸破他王家,让他们知道,他王家豪门陈家不稀罕!

    王家没有想到的是,他王家是武道世家,传承久远,但陈家的祖上,却是出过一名修真者。

    之前死去的枯瘦老者,就是陈家的老祖,现在也是陈凡的师父。

    师父重伤回来,将他带走在这里三年日夜修炼,受到难以想象的折磨。他学会了刀枪剑棒,各种拳法,剑法,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打磨根基。

    “师父说过,我是龙脉之体。花费三年打磨根基,以后潜力无限!”

    在他的了解中,师父,也就是青尊道人,他身怀重宝,被人追杀逃回地球,已到弥留之际,后来发现自己后代中,陈凡是龙脉之体,顿时将衣钵传承留给了陈凡。直到刚才死去。或者说,只有一缕残魂在储物戒指中,随时可能熄灭。

    “是时候该离开了。”

    陈凡埋了师父,刚刚出来,洞口突然一道隐形的光幕一下碎裂。这个洞口并不大,陈凡用泥土将这洞口掩埋,防止有人找到。这才走了出去。

    陈凡收回了一切情绪。他知道,自己只要将师父传授的《盘龙真武决》继续修炼下去,会不断变得更为强大。说出的誓言,才能履行!

    “一年之后,只要一年!我必轰破你王家大门,吓破你们的胆,让你们王家敬我如神明,求着给我母亲道歉!”

    陈凡深吸口气,很快,他来到山下。

    这里是清水市景山区,不远处山下人来人往,大清早已经有很多人晨步,锻炼身体。

    没走多远,这时,陈凡耳朵听到了远处有隐隐约约的声音。

    他如今的耳朵极为灵敏,一点小小的声音都逃不过他的耳朵,五感敏锐。目光一转,便看到一个身材高挑,面容靓丽,胸前挺翘,身穿布衣,脑后扎着长发及腰清爽马尾辫的女子。

    她在草坪上蹲马步,拉出太极的架势,纤细的双手不断的游走,好似在抓鱼,身躯随着手的动作,晃晃荡荡,仿佛处于大湖之上随浪漂浮,极为有韵律,显现出一代武者的风范,女中豪杰一般。

    同时,还在施展一门拳法,虎虎生风,发出骨骼脆响之声。

    许久,她吐出一口气,居然有隐隐的气流从口中飞射而出,让陈凡微微心惊。

    无论是脆响,还是吐气如流,这是明劲达到相当高的程度,体内快诞生暗劲的迹象。

    这女子看上去不到二十岁,居然达到这种程度,绝对不是普通人,在清水市还有如此年纪的女子,达到这种境界?

    不过,陈凡目光如炬,看得出来这女子的修为和一些武道破绽,不足之处。

    以前的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但是经过师父的三年教导,世俗中的武道知识,已经了然于胸。

    要知道,他师父本是地球走出去的修真者,在修真界一代擎天巨头,威严赫赫,在修真中都是了不得的道人,何况世俗中的武道。

    三年倾囊相授,陈凡的所学达到什么程度?

    那女子收功之后,看到陈凡盯着她看,眉头一皱,感觉陈凡上下怎么看都是一个野人,不明白这山间怎么会有这种人。

    “怎么,你也会武功?”

    一道清秀的女子声音传来,她转过头来,显现出精致的五官,眉宇间有一股英气,双眼有神,盯着陈凡。

    见陈凡的目光,似乎在评价她武道的水平,让她感觉很是莫名其妙,一个野人,能懂得什么武术不成?

    “懂一点。”陈凡点头。

    “嗯?”

    李诗然神色一动,“既然你也会武术,看了我刚才的练功,有什么高见不妨直说。”

    李诗然也是试探,不认为陈凡能有什么高见。

    “不必了,我有点事。姑娘的武道,并没有什么问题。”

    陈凡看得出来,这女子只是调侃的语句,哪里是要他发表什么高见,无非就是试探。

    说话间,陈凡就要走,不过李诗然道:“我看你不会什么武术,只是在这里装大师,目光中评头论足,我让你……算了,跟你计较什么。”

    李诗然摇摇头。

    陈凡转身朝着远处而去,但是突然,旁边一个中年人龙行虎步的走了出来,双眼精光奕奕,身材魁梧,穿着灰色布衣,目光盯着陈凡看了许久,发现陈凡走路间,韵律有声,看似缓慢,却又走的很快。不由双眼一凝:“这位小兄弟,且慢!”

    ……

    ……

    (ps:新书起航,求收藏和推荐票,小景端茶奉上,拜谢支持,感谢书友,感谢编辑,感谢创世,感谢阅文。愿新的一年,大家有个好的开始,事业有成,步步高升,身体健康,阖家平安!)

    (本章完)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