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五一的时候,韩明秀的酒店终于开工了。

    可能有人要问,为什么要等到五一才开工呢,是不是太迟了?

    这个说起来尴尬了。

    之所以拖到这个时候才开工,是因为韩明秀没钱了!

    前面说过,她一有钱去买古董或者房子,从不留现金的。因为她知道,未来华币贬值的很快,存钱远不如留东西划算。

    所以,她的身边总是只留两三万块钱的流动资金,其余的收入全部被她拿去投资了。

    而她那两三万块钱的流动资金,在买那三座房子的时候全部都花光了。这还没够呢,要不是大舅妈拿出五千块钱入股,估计她都得出去借钱去了。

    好歹是把房子给买下来了,但随后翻盖新楼房的钱木有了。

    韩明秀打算盖一座三层的楼房,底下还要修一层地下室,主要当冷藏室用。这么大的工程,需要很大一笔资金,她找人粗略的算了一下,大概需要八万块吧。

    八万块钱,她现在委实是拿不出来了。

    其实,她要是找高大爷或者周叔或者崔经理或者写信给苏阿姨的话,大家凑一凑,完全可以凑出这笔钱来的。

    不过,韩明秀不愿意麻烦别人,特别是钱的事儿,再好的朋友,只要有了金钱的往来,关系或多或少的变味了。

    所以,她不想跟这些人染金钱的关系,只想通过别的渠道去凑这笔钱。

    她的空间里还有很多价值连城的好东西,要是她舍得卖的话,凑齐这八万块钱并不是什么难事。

    可问题是,那些好东西都是她好不容易得来的,未来的升值空间很大,她舍不得往出卖啊。

    思来想去,只有一个办法了,那是去银行贷款。

    这些年来,韩明秀陆陆续续的买了不少房子和四合院,这些房子都是房照和房产证齐全的,要是手续不齐全的,多便宜她都不会买的。

    她拿着这些房照,一遍一遍的跑银行,去办理贷款业务。

    跟银行打交道有多难,想必大家也是知道的。

    为了贷下这八万块钱,韩明秀跑了一个多月,腿儿都跑细了,好话也说了一火车,最后还是花了一千块钱的好处费,外加给人家一条金项链,才把这八万块钱贷了下来。

    钱款下来后,韩明秀便急忙委托崔厂长帮着召集人马,立刻开工。

    因为有了钱,工程进展的很顺利,进度很快,才一个月的时间,彻底完工了,只是还没有装修而已。

    一般的新房子,刚盖完得晾晒一段时间才能装修,不然的话新房子墙壁里的潮气往外返,会把装修弄花。

    房子晾晒的期间,韩明秀也没有闲着,她开始招兵买马,为海鲜酒店的开业做准备。

    她准备招八个女服务员,四个大厨,四个改刀、面袋儿,两个打杂的,一个采购员和一个大堂经理。

    招聘这些人员的基本要求,是这些人必须都品行端正,踏实肯干,她的员工里,可有笨的,傻的,但绝不许有那种偷奸耍滑的人存在。

    对于那十多个服务员的标准,是要求她们相貌端正,服务周到,礼貌热情,永远不许像国营饭店的服务员那样,动不动跟顾客甩脸子。

    厨师的要求更高,除了要有高超的烹饪技术外,还必须得讲究卫生,岗之前必须得有持有体检报告,证明没有传染性疾病才可以聘用。

    打杂的相对来说要求低一些,只要踏实肯干可以了,采购员不用聘了,大舅和大舅妈自告奋勇的承担了。

    最难找的是那个大堂经理了。

    因为韩明秀根本没时间长期待在这里,酒店的经营和发展都靠那个大堂经理了。

    所以,这个经理是关系到饭店盈利与否的关键,必须得认真选择。

    其实,对大堂经理这个职务,韩明秀心里倒是有一个人选,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她的表姐夫林宏政。

    林宏政是个聪明的人,不仅能说会道,而且办事善于把握尺度和分寸,还很会抓时机,加他一直是在政府机关班,对接人待物的场面事儿也十分擅长,若是对他稍加培训一下,让他担任大堂经理的职务,肯定再合适不过了。

    只是,想让他过来给自己当大堂经理好像又不大可能,因为林宏政在农安那边有正式的工作,这个年代的人都对正式的工作有一种执念,认为要是有一个正式的工作,这一辈子有了铁饭碗,永远都不愁吃不愁喝了。

    即便是那份铁饭碗的工作赚的少,还是在小地方,但要让大家选择的话,一百个人里得有九十九个人会选择留在小地方守着他的铁饭碗,而不会选择首都当一个饭店的大堂经理的。

    虽然韩明秀不抱什么希望,但还是把自己的想法打电话跟林宏政说了。

    “姐夫啊,你那个工作的事儿我实在是办不了,不过,我这倒是有份工作,不知道你乐不乐意做,你要是乐意做的话,我一个月给你开一百块钱的基本工资,奖金除外……”

    林宏政听到一个月有一百块钱的工资,精神顿时为之一振。

    “啥工作?快说来听听!”

    韩明秀把想聘他当大堂经理的事儿说了,并且告诉他,这份工作虽然赚的多,但是也辛苦,整个酒店下下都要他操心。可以说,他要是当了这个酒店大堂经理的话,不能再做别的事儿了,必须每天从早到晚守在这儿,一刻都不能放松。

    韩明秀还在电话里告诉林宏政,这份工作虽然辛苦,但是,酒店的效益要是好的话,她可以按酒店的营业额给他一定的奖励。所以说,来酒店做还是很有前途的,是看他敢不敢放弃他的铁饭碗,来她这儿闯一下子了……

    林宏政听了韩明秀的话后,在电话那头犹豫了一会儿,然后说自己想考虑几天,考虑好了再给她回话。

    其实,对林宏政的这个答复,韩明秀一点都没感到意外。她之前也没有对他抱有多大的期望,之所以给他打这个电话,也是为了回复一下林宏政之前托付她办工作的事,给他打完这个电话了,林宏政应该不会再幻想把工作调到首都了……

    酒店的招聘工作进行的很顺利。

    广告才贴出去一天,有好多人前来应聘,其以应聘服务员的和打杂的人居多。

    这也是因为当前社会可供大家谋生的工作太少,在家待业的人太多了,钱也不好赚,所以一有个工作岗位,大家便蜂拥而至,都想借此谋个出路。

    韩明秀并没有急着确定人选,她认真的接待了每一个前来应聘的人,通过她们的语言交流,行为举止等方面,测试她们是不适合在这儿工作。

    经过一周的层层筛选,她终于选出了六个合格的服务员,虽然距她预想的还差两个,但是,她本着宁缺勿滥的原则,宁可缺几个人,也不会找那些不称心的留在这碍眼。

    而厨师方面,除了大乱算一个内定的外,韩明秀又找到了两个。

    其一个是都一处的马大厨,擅长粤菜,在首都特别有名,愣是被韩明秀花高价给挖来的。另一个是大乱在技工的同学小丁,也是大乱的好朋友,韩明秀看这小伙子挺机灵的,又有大乱做担保,聘下了他。

    不过,韩明秀并没有打算让小丁到厨房去给客人炒菜炖菜,他毕竟还是个新人,手艺什么的照那些有名的大厨还有一定的差距,她可不想让他坏了自己饭店的名声。

    所以,韩明秀给小丁和大乱安排的工作是,让他俩专门负责做生蚝。

    生蚝的吃法有很多。

    其最有名的便是生吃,在生蚝挤几滴柠檬水,然后可以直接吃了,味道特别鲜美,后世有很多人喜欢这一口呢。

    不过,这年代的很多人还是接受不了这种吃法,所以,韩明秀把另外几种做生蚝的办法教给了大乱和小丁。

    其有蒜蓉粉丝蒸生蚝,最餐的吃法。还有生蚝煎蛋,也叫牡蛎煎蛋,也很好吃;还有葱姜辣炒蚝肉;生蚝蔬菜粥……

    当然,还有炭烧生蚝。韩明秀认为,最常吃、也是最好吃的,是这种做法了。

    炭烧生蚝是后世宵夜里最必不可少的一道美味了,据说,华国人每吃掉的一万斤生蚝里,有八千斤被做成了炭烧生蚝。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