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阔别家乡多年,孙敖屯的变化可真大啊。

    小锁记得他离家时,村里还没有多少砖房呢。可这趟回来,屯子里竟都是砖瓦房了,而且还有好几户殷实的人家竟然盖起了砖院套,红墙碧瓦,气派得很。

    “大舅,咱们屯子的变化可真大啊!”小锁感慨了一声。

    高广斌一边开着拖拉机,一边头也不回的说:“那可不咋的,咱们屯子是远近有名的富裕村,这都多亏了你小姨(韩明秀)了!是她教会大伙养蚯蚓,用蚯蚓养牲畜的,要不叫她呀,咱们屯子这些人能这么有钱吗?”

    苏阿姨感慨对小锁说:“秀儿可真是个天使,走到哪儿都能给哪造福,这世受过她恩惠的人还不知有多少呢!”

    正感慨着呢,高广斌的拖拉机忽然停了下来。

    “到家喽!”

    高广斌从拖拉机跳了下来,又去把车斗的挡板卸了下来。

    小锁扶着苏阿姨下了车,定睛看了过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座气派的砖瓦房:红砖圈的院套,红砖砌的猪圈,连厕所和鸡舍鸭舍都是砖砌的,一看是屯子里的大户人家。

    这时,韩明翠在屋里已经听到了动静,围裙也顾不解,风风火火的跑了出来。她的身后还跟着妞妞,小影,小丽,小梅子以及家宝和家贝这些小孩子们。

    “回来啦,小锁,快让我看看……”

    韩明翠一把拉住小锁,眼眼下的看着,一边看一边眉眼带笑的夸赞。

    “好,好啊,看看,走的时候还是个半大孩子呢,现在都变成个大小伙子了,瞧瞧,长这高,长这壮……”

    妞妞笑嘻嘻的说:“小锁哥,好久不见,长帅了啊!”

    小锁抬手摸了摸妹妹的脑袋,说:“你也长漂亮了,跟大姑娘了似的!”

    妞妞骄傲的一仰头:“那是啦,我都是高生了,还当我是小孩呢!”

    小影站在妞妞的旁边,扭捏的招呼了一声:“小锁哥……”

    小锁转头,看到那个胆小羞涩的妹妹正怯怯的跟他打着招呼,不觉心头一暖,蓦的想起了小时候那些事儿。

    那时,他被他爹和继母虐待,秀姐救了他,让他跟渣爹脱离了关系,离开了那个家。

    那会儿,他天天去秀姐家吃饭。这个小妹妹很可怜他,总是把她的那份好吃的偷偷塞给他,有秀姐从县城给她带回的巧克力,饼干,有翠姐在镇给她买的麻花,大块糖,还有园子里最先熟的西红柿,悠悠,甜杆……

    用她的话说是:小锁哥,你吃吧,你腿断了,得多吃点好的补补身子,不然骨头长得不结实你长不高,长不大了……

    然后,把那些好吃的都塞给了他,让他带回去慢慢吃……

    虽然只是几块饼干,几颗糖果,一两个西红柿或者一个煮鸡蛋,但是,困苦无助的他的眼,那些东西已经是珍美味了。

    后来去了海,他过了衣食无忧的生活,但每每回想起那段时光,心底总是非常感动,整颗心都暖暖的。

    甚至,在他的心,眼前这个胆小怯懦的小妹妹,妞妞这个跟他有血缘关系的妹妹都近,都亲……

    多年不见,她长大了,虽不像妞妞长得那么漂亮、俏丽,但是也不丑,她长得干干净净的,一副乖巧听话的样子,让人一看舒服!

    “影,你也长大了!”他抬起手,像抚摸妞妞那样,摸了摸小影的脑瓜。

    小影的脸红了一下,小声说:“小锁哥……你也长大了,我都快认不出来了。”

    这时,小丽,小梅子和家宝家贝也过来跟小锁打招呼。

    一家人久别重逢,也等不及进屋了,站在大门口热热闹闹的聊开了。

    这时,大喇叭挎着一篮子青苞米,从韩明翠家门口路过,看到韩明翠家的门口这么热闹,她急忙凑了过来。

    “广斌呀,这是咋的了?你家来戚(qie)啦?”

    高广斌面露得意的说:“是贵客登门啊!我们家小锁考清华了,这次是衣锦还乡,回来给他娘坟来了……”

    “啊?小锁回来了,还考什么……清……清华了?”

    这两条爆炸性的消息,一下子让大喇叭振奋起来。她瞪着眼睛凑到小锁跟前儿,眼眼下的打量着他,一边打量,还一边啧啧有声。

    “唉呀我滴娘呀,我都不敢认了,这孩子的变化可真大!你瞅出息的,跟个大小伙子了似的,我记得你走时候还是个小拉吧渣呢,现在都考清华了……啧啧,真出息啊……”

    小锁礼貌的向大喇叭点头问好:“婶子好。”

    大喇叭见小锁跟她打招呼,一点儿架子都没有,顿时眉开眼笑。

    “唉哟,还是咱们小锁有礼貌,考清华了也不忘本!不像韩志德家那丫头,考个大学鼻孔朝天,瞧不起咱这些屯里人了,那样的,活该她蹲大狱下大牢,哼……”

    小锁还不知道韩明燕蹲监狱的事呢,也没人跟他提起这些烂眼的事儿,所以乍听到大喇叭提起,小锁还愣了一下。

    “婶子?你是说韩明燕吗?她咋了,下大牢了?”

    “是呀,你还不知道吗?那死丫头把高书记给害死了,是咱们公社那个高书记,我跟你说啊,那不要脸的死丫头表面清高的跟啥似的,实际是个破鞋,她跟高书记俩有一腿,然后不知咋滴闹掰了,韩明燕那个狠毒的玩意儿把高书记给弄死了,后来事儿露了,把她抓大牢去判死刑了……”

    大喇叭最喜欢传播八卦了,也不管小锁乐不乐意听,逮住了肯听她八卦的巴拉巴拉说个没完。

    “后来,你想都想不到,那死丫头居然又勾搭了个狱警怀孕了,结果改判无期徒刑了,你说她多有手段……不过,这老话说的好,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她生孩子的时候,不知让谁偷摸进产房,给她攮了好几刀,差点儿没攮死她,还算她命大,没死了,但是瘫了,这辈子也废了,整个下半身都不能自理了,叫监狱给送福利院去了,也不知现在死没死呢……”

    “可怜那个小孩子了,一生下来没个亲人照顾……”

    大喇叭哒哒哒的说个没完,韩明翠一看她磨叽个没完,要是不打断她的话,小锁也不能好意思扫她的兴,再说,苏阿姨好不容易来自己家了,在外面站半天了还没进家门呢,这不免太失礼了。

    于是,她急忙拉着小锁的手,对大喇叭说:“嫂子,我们小锁和他娘刚回来,累得慌呢,今儿个先不跟你唠了,咱们回头到家再唠吧……”

    “哦哦,好好,看我,一看见小锁高兴的啥都忘了!你们快进屋吧,我晚点再过来,得好好跟你们唠唠,这小锁出息的这么好,咱得好好溜须溜须,以后要是当县长了,没准婶子还能跟着借光呢,呵呵呵……”

    大喇叭也很知趣,觉得自己耽误人家团聚了,于是,赶忙又对小锁一顿飘扬之后,便急匆匆的走了。

    她还急着向屯里人去散布小锁衣锦还乡的消息呢……

    果然,不到天黑,整个孙敖屯的村民们都知道小锁回来了,还知道小锁考了清华大学,回来给他娘坟来了。

    孙黑子也听说这个消息了,是孙茂告诉他的。

    “我说黑子啊,你还真是好命,有这么个争气的儿子,这清华大学可是咱们国家第一好的大学啊,听说那儿的学生出来能进央班去,一毕业国家给分房子,坐小轿车,你这个当爹的,往后不用累死累活的种地了,干脆搬首都去跟儿子享福得了……”

    孙黑子在听说小锁考了清华大学后,心里百味陈杂,百感交集,又是高兴又是心酸,又是后悔又是失落的……

    小锁,他的亲生儿子啊!

    如今,他这么出息了,那份荣耀却与他无关,他这个当爹的,却是从别人的口知道这个好消息的……

    因为儿子已经不认他这个爹了……

    “茂,你别逗了,你还不知道那小子跟我的关系吗?哎,人家都不认我这个爹了,我还哪借人家的光去啊?”孙黑子苦笑着说道。

    孙茂说:“你看你,他不认你了你不是他爹了吗?黑子,不是我说你,你呀,是太倔了,都啥时候了,还跟儿子犟呢?他不认你了,你不会去认他去吗?好好的跟孩子赔个不是,孩子还能不原谅你咋的?再说了,算他不原谅你,那又能咋的,他不原谅你,你天天去求他,人心都是肉长的,只要你放低了身段,他迟早会认你的……”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