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小锁,我才是你爹啊,算你气我怪我不认我,你也不能否认你是老孙家的子孙啊,你要是改了姓,祖宗都容不了你呀……”

    被关在门外的孙黑子听到小锁说他的爹姓秦,还说他爹早已过世,像要把自己给一笔勾销了似的,不由得一阵心急,声音也随之拔高了许多。

    然而,回答他的却是一阵渐行渐远的脚步声,他趴着大门缝往里一瞧,却见小锁头也不回的进了屋子,根本不肯再理会自己了。

    “小锁……小锁……”孙黑子又叫了两声,小锁没出来,也根本没打算理会他,孙黑子等了半天也不见人,只好叹了口气,耷拉着脑袋回家去了……

    第二天早吃完饭,小锁,高广斌和苏阿姨等人一起去给小锁娘坟去了。他们给小锁娘的坟重新添了土,又摆了供品烧了纸钱,隆重的拜祭了小锁娘。

    小锁在他娘的坟前整整待了一天,从早晨去一直待到太阳落山才回来,期间苏阿姨几次过来叫他回去休息他都没答应,只说难得回来一趟,要好好陪陪他娘……

    高广斌只陪小锁给坟添完土回去了,他还得去镇订鱼订肉,准备明天办宴席的嚼裹呢!

    去镇时,他是骑着自行车去的,韩明翠也跟着去了。两口子一人骑了一辆自行车,准备买点儿瓜子花生糖果和烟啥的,留着明天招待客人。

    去供销社买东西的时候,高广斌自己一个人进供销社里面去买,韩明翠留在外边看俩人的自行车。

    听说镇最近的治安不大好,张老八屯张大筐头几天镇,自行车叫人给偷了,害得张大筐现在还病着呢!

    他们两口子一下子骑了两辆自行车,我可得小心这些,若是丢了,那可是一笔不小的损失。

    所以,为了稳妥起见,韩明翠特意跟着高广斌来了,目的是为了能让丈夫进去买东西的时候,自己能在外边看着车子,免得车子丢了。

    高广斌进去买了,韩明翠站在供销社外面的一棵大杨树下,一边乘凉,一边等着丈夫。

    正等着呢,她忽然看见前夫王满囤领着个十岁左右的半大孩子也来供销社了。

    看到王满囤,韩明翠儿的心咯噔一声,下意识的转过了身去,不想再面对他。

    而此时,王满囤已经看到韩明翠了。

    他四下看了看,没有啥熟人,从兜里掏出一毛钱递给他儿子。

    “去,儿子,自己供销社屋里买糖去,爱吃啥买啥,好好挑挑,多买几样……”

    他儿子接过那一毛钱,乐颠颠的跑供销社里去了。

    打发走儿子,王满囤凑了过来,对韩明翠说:“翠儿,你咋这儿来了?要买东西咋的?”

    韩明翠听到他的声音,身子顿时绷紧了,可能是当年被他给打怕了,现在只要他一靠近,韩明翠忍不住的紧张,头皮都发麻。

    “我跟广斌来买东西,他进去买了,我在这看车子,不过他马出来。”

    韩明翠慌慌张张的说道,还特意提示了一句“高广斌马出来”,好让王满囤别再纠缠自己。

    王满囤曾经被高广斌揍过,知道自己的体力和武力值都不如高广斌,在听到高广斌马要出来后,吓了一跳,却实也没敢再久留,只是,临走时问了韩明翠一句。

    “那个……翠啊,咱……咱们那几个闺女都还好吧,我都好几年没看着她们了,赶明儿抽空我得去看看她们,娘也想她们几个的。”

    韩明翠一听王满囤提起了几个孩子,立刻紧张的说:“不用你看,孩子都是我的,跟你没关系,你还是回去跟你媳妇好好养你们俩的孩子好了,反正你也不喜欢闺女。”

    王满囤说:“不管我喜不喜欢闺女,她们几个终究是我王满囤的种,无论走到哪,谁都不能否认我是她们的爹,我这个当爹的想看看自己的闺女,有错吗?”

    韩明翠说:“孩子早不认你了,你要是敢来打扰孩子们的生活,当心我法院告你要抚养费去……”

    随着法律的普及,韩明翠现在已经知道,她有权利找王满囤给孩子要抚养费了,不过,虽然已经知道了这个事儿,但韩明翠却从来没有想过要找他要抚养费去。

    在她看来,只要王满囤不来找她们的麻烦,让她能带着孩子们安安静静的过日子已经很好了,别说她不缺那几块钱的抚养费,是缺,她也没胆子去找那个麻烦的。

    这么多年了,王满囤一直对孩子们不闻不问不瞅不看的,这会儿突然要见孩子们,肯定是有什么企图。

    说不定……是看自己家生活好了,想借着跟她抢孩子的由头,来讹她的钱……

    或者,是看着孩子们大了,想把孩子认回去,好换聘礼花?

    反正,他要认孩子,绝不可能是良心发现,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王满囤怕高广斌出来揍他,跟韩明翠儿撂下话后,赶紧进去找他儿子去了。

    不一会儿,看见他拉着儿子急匆匆的走出来,他那个儿子手里还攥着一把花花绿绿的水果糖,嘴巴里也塞的满满的,腮帮子都鼓起来了。

    路过韩明翠身边的时候,王满囤还看了她一眼,看得韩明翠不由得打了个冷战,跟被毒蛇给盯了似的。

    等高广斌出来,韩明翠马把刚才遇到王满囤,还有王满囤还放话要去看小影她们的事儿告诉了他。

    高广斌听了,眉头立刻拧起了个大疙瘩,厉声说道:“他敢?他要是敢来搁愣咱们家的日子,看我不揍死他的。”

    韩明翠小声说:“你揍死他,你还活不活了?总不能为了揍他让自己犯罪吧?”

    高广斌说:“我这不说说吗,还能真揍死他咋的?不过,他要是真敢来,揍他一顿肯定是不能少的。”

    韩明翠忧心忡忡的说:“但愿他是随便说说,可千万别打啥坏主意啊……”

    俩人一边说着话,一边把高广斌刚买回来的一丝袋子东西绑在了高广斌的后车架子,骑着车子回家去了。

    回家的路,他们又碰到王满囤跟他儿子了。

    不过,这爷俩没走着走,而是坐在一辆大马车。

    马车是由他们屯子里的一个村民赶着的,车还坐了不少一起去镇赶集的村民。

    马车的村民们看着韩明翠跟高广斌两口子恩恩爱爱的一起骑车子往回走,都情不自禁的看向了王满囤。

    王满囤看到韩明翠儿跟高广斌俩并排骑着车子的时候,眼里浮出一阵妒意。

    都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没法忘记小翠儿曾是他媳妇这件事儿,也无时无刻不在后悔,后悔自己当初为啥听他老娘的,把这么好的媳妇给休了,娶了那么个母夜叉,害得他现在过着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

    看到小翠儿和高广斌俩一起骑车子,她嫉妒得恨不能一拳把高广滨揍死。

    当然了,要是他能打过高广斌的话,只怕早去揍去了,那还用像现在这样,瞪着眼睛看着他们干憋气。

    王满囤看着高广滨来气,同样,高广斌看他也来气。

    “王满囤,我听我媳妇说你说要去看小影她们,有这话吗?”

    王满囤一看高广斌过来兴师问罪了,顿时有点紧张,不过,考虑到他们哥几个都在车呢,而且车还有这么多他们屯子的人,他没太怕高广斌。

    紧张了一小下之后,王满囤有点外强干的说:“

    “是啊,她们三个毕竟是我闺女,我这当爹的想看看自己闺女还不行呀?”

    “行,非常行!不过,我丑话说到头里,你记得去的时候,把孩子们这些年的抚养费带着,既然你都认她们了,那这抚养费该由你来出,你要是不出的话,别怪我们法院去告你。”

    高广彬说完,也懒得跟王满囤再废话,骑着车子去追他媳妇去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