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翌日,君临、陶然在四方阁后院对练时,商明送来了一份邀帖。闪舞小说网..org



    “天堑城有认识的人吗?不曾有吧?”



    “看看就知道了”



    今日晚间,第七军团麾下月府设宴,邀李君临小友一聚,此行李昭承城主会与小友带路,还请勿要推辞,月华字。



    “月华?不认识,商阁主,你知道此人?”



    商明摇头笑了笑,回道:“南荒第七军团常年驻扎在天堑练兵,月华大人是第七军团唯一的女统帅,身份仅次于瞳耀城主的存在。”



    “也就是说是天堑城的大人物咯,都不认识邀请我干嘛?”



    搜遍记忆,没有一点关于这个名字的印象,贵为一军统帅为何会对我发出此等邀请,说不出的离奇怪异。确实不曾有过半点交集,有些故意的味道在其中。



    “难道是瞳战那小子?”



    “天堑城就认识那么几个人,想来就他最有可能,他老爹比月华统帅还要显贵,要有猫腻非他莫属”



    君临合上邀帖,问道:“商明阁主,可否说些第七军团的事宜?”



    “第七军团隶属蛮灵城七王府,是南荒战力最强的七支军团之一,军团长是老城主瞳皇尊驾,多年前受李氏邀请辞去城主之位于蛮灵城养老,城主之位是他独子瞳耀大人继承。军团长座下有四位统帅,分别是瞳皇大人、月华大人、龙臻大人和琳琅大人,四位一体镇守着深渊。”



    月华大人是四位统帅中唯一的女子,年少时已是南荒闻名的天才,南荒学府修学结束还曾参加过圣皇令,后来下嫁天堑城撑起夫家家业。



    “月华大人并非天堑人,她的姻缘被许多人惋惜,本应嫁入李氏可她却选择了原第七军团统帅之子慕云宇,以一介女流撑起夫家家业着实令人钦佩。闪舞小说网..org”



    “姻由缘定,何来下嫁之说,两情相悦便可约定终身,这位月华大人是性情中人,不喜便是不喜,李氏豪族又是如何,不爱自己心意只会留遗憾。如此说来,今夜邀请我还真有些想去一见英姿。”



    “小阁下既然有此打算也要作好准备,月华大人府邸早有规定,修为不入灵师不得踏入门扉,哪怕是大人亲身女儿,自修灵开始直至步入灵师才能归家。”



    “这么严苛”陶然也是庆幸道:“相比而言,我家就没有太多的要求,我修为弱也是有道理”



    “额,这么说来,越加觉着是故意而为,分明就是看准小爷还只是灵武境界,若是前去必定少不了讥讽嘲笑。可能连门都进不去,哼,玩我,不去了”



    “不去,那可由不得你”



    李昭承大步走来,负手而立俯视乐道:“七大分院其余六家都把矛头指向丰溪,你小子狩猎之行做了什么你自个清楚?”



    君临皱脸对视陶然,反驳道:“屁,我们就自个狩猎罢了,和其它分院的人几乎没有交集,我清楚什么?不要将名头压在小爷身上,小爷没做过也不承认。”



    “哟,脾气见长啊,给你个机会再说一遍!”



    “我们没有招惹过他人,不知道你说的清楚为何意?”



    不得不服软,李昭承这人闲散是没有架子什么都能说,但他终究是顶级强者,面子还是要给。



    “老子不信,我打听到一些消息,你小子面对龙首鹰凖都敢不逃,吃豹子胆了,那是你逞强的对手吗?”



    说着退去衣袍,握着手腕,勾手指道:“方老把前三招交给你了,说说你自己的想法。..org”



    “剑典?”



    “废话,说,感觉如何?”



    回想当时应对骨鳞鳅的挥斩,经品味之后,君临才道:“第一招挥剑式,需要修为境界支撑,灵力越多威力才会越强,挥斩时应是横扫千军之势,不能有一丝停顿想法,不然姿态凌乱劲道不足。”



    “仅此而已?”



    “只用过一次,只有这些感受。”



    “那还差不多,说了一点点要害”



    一柄灵力光剑在他手中凝成,长剑拖于身后侧,对着君临就是突然冲来,两人刚要接触李昭承姿态戛然定住,手臂倾泻对朝天际一划,劲风四散将君临陶然掀翻数丈。



    “挥剑式初学时,步伐身姿不能改变,往后境界高了得心应手就不再是固定的架势,挥剑要诀再于果敢坚决,力与灵力以剑柄为承载,灵力如何斩出的威力便是如何。”



    九天之上,一条被斩裂的痕迹不曾退散,不愧是顶端的人物,随意示范就能划破天际。



    “剑乃兵器之王,挥剑如何发力收剑又该如何,以他为载体必要先懂剑之根本。剑也有区别,盾均大剑远不同于一般剑器,懂它才能与自身动作融为一体,斩出最强的挥剑式。”



    “挥剑式招式单一,力求一斩必胜,此一挥剑必要将胜负生死一并附上,已经有过一次挥斩可有这个感觉?”



    君临陷入深思,挥剑也是挥霍灵力,之前的一次并未将所有的灵力用上,挥斩后的竭力明显能够感知。



    “剑典之上分明写着挥剑式是第一招,一上来就要耗尽灵力且不是逆行而为”



    “若是身心最强时态都无法击败对手,第一招便也是最后一招,挥剑式一斩必杀绝不留有余地,没有这等觉悟很难体会其中的精髓”



    灵力光剑收去,李昭承握拳道,好久不曾试过你的力道,突破到灵武境应该有些进步,来玩玩。



    “如你所愿”



    后院还算宽敞,交手时君临用尽全力而上,每一拳都是蹦蹦作响。



    “厉害了厉害了,比灵体境时强了数倍不止,灵师境恐怕没人接得住你的拳脚,还有力气没都用上”



    一切都在掌控之中,所用力道也和君临不相上下,时间一长逼迫君临将一身本领全然拖出,即便如此,在李昭承手中也没有掀起一点浪花...



    从早间一直交手到午后,李昭承有事离开了几个时辰,直至日落时分才来接君临。



    换了一身天蓝色衣袍,跟李昭承一起前往月府赴宴。



    “月府将近,该打听打听关于月府的事了,你我同行别给我丢人哦”



    君临瞧了一眼李昭承,配合道:“说呗,以你的身份和阅历,这第七军团究竟是什么样的势力?”



    “第七军团镇守天堑,管理深渊只是其一,震慑中州之外才是本质,如今第七军团有四位副统领,按其顺序依次是瞳耀天堑城城主、月华主力军之统领、龙臻远攻大军之统领、以及琳琅灵阵师统领。”



    “还有呢?”



    “现在我们前去乃是月华姐府邸,给你说说这月府”



    李昭承道:“月华姐出生并非修炼世家,依靠刚毅的性格加上修灵天赋,少年时就是同龄中拔尖者,本来我二哥对她有意,可惜有缘无份最后嫁给了慕云宇”



    慕云宇第七军团副统帅之子,修灵天赋先天不足,修为勉强成为强者,但与妻子月华相比鲜有名声。



    “月府执掌天堑城主军,寻常时下负责训练事宜,自第七军团成立以来,月府大门从未进入过灵师境以下的修为。今日请柬收到时我就倍感奇怪,是不是你展露特别之处,月华姐的亲笔邀请,其中一定有所意思。”



    “如此说来,多半是瞳战那小子暗中搞鬼了”



    “你还认识瞳战,那嚣张的小子颇有我年少时的模样,一个劲的讨打嘴脸颇为得我意,可有打过一架?”



    “一个小屁孩而已,修为倒是高但终究没脑子,被我当着众人面教训一次,深渊之中也找过我麻烦。”



    若论战力,君临却是有一战的可能,加上灵阵师的后备,多半是吃了亏。



    “那应该就是瞳战小子的提议了,依照我对他爹的了解,此行多半会召集同龄人等着你,非要你出丑才能罢休...”



    月府之中,瞳耀眯着眼猛然打了一个喷嚏:“阿阿秋...”



    “呵,多半是李昭承那小子来了,老远就说着天堑是非”



    “瞳老、方老,请柬已经递了出去,倒时有人进不了大门可别怪月华。”



    “无妨无妨,一切按规矩来,能不能进就看自己有没有本事,我倒也不担心”



    “哈哈,月府这门多少灵师想要进都没能如愿,小辈儿郎们也无一人如愿,今晚没准就是开个先河咯,月华,你可要有心里准备。”



    “无须月华刻意安排,有些小子就早已安耐不住了,就连黎儿好像也从未如此过”



    大门之外,四方石柱之中多名少年少女聚在一起,面向市集方向议论不止。



    “瞳战,真有你说的那般玄乎,灵武境单独猎杀四阶魔兽?若非阿黎点头,我都要嘲笑你小子大话了”



    “别小看李君临,那家伙厉害得很,又是灵阵师待会别大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