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你觉得本殿如今该如何作为?”

    “镇北候而今手握北边七十万人马,却半点儿没有站队的想法。您生母已亡,难道没想过给自己找一个强大一点儿的倚仗?”

    萧蕴的气场变得越发的强大,靠在瓷瓶前的美人儿,已然让人忽视掉她是个女子,而忍不住的想去主动的听她的谋略和规划。

    “你是希望本殿娶了镇北候的女儿?给对方太子妃的位置?”

    容阙原本就是有这个想法的,不过他一直在迟疑……

    萧蕴很对他的胃口,但这点儿有趣,不值和江山一比。从一开始,萧蕴就不是他心中的太子妃人选。

    “只是娶了他的女儿有什么意思?殿下,您为什么没想过将自己的妹妹嫁给镇北候?”

    皇室公主下嫁朝臣是有的,不过,却少有将公主嫁给一个七老八十的人。皇家没有什么亲情,却也不会让世人诟病。

    “萧蕴,你的提议,并不好进行。”

    “不难啊。殿下,亲妹妹不行,那就收个义妹不就好了吗?我看我府上的三姑娘,就和您很是有缘。”

    容阙笑着捏碎了杯子,漫出来的清茶打湿了他的手。

    他微笑着擦去手上的茶叶和水:“好你个萧蕴,竟然如此名目张胆的算计本殿替你出气。”

    是,萧蕴就是要借着容阙的势力和谋算,将一心想陷害她的萧三姑娘送进虎口。

    “怎么能只是替我出气呢?阙公子,这是双赢。以您的才智,一定能够走好这步棋。说不定还能借着这个事情,将镇北候手中掌握的人马全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她得把巨大的利益摆出来。

    “哦?”

    容阙仿佛不认识眼前的女子。

    “你只需要表现得很在乎萧三姑娘,只要萧三姑娘嫁入镇北候府生下男孩儿,只要那男孩儿成了世子。镇北侯府不就完全在你的掌握中了吗?”

    这一切,只要运筹得当,一定能够完成。

    “你再说说,本殿如何要认三姑娘当义妹?”

    容阙带着一身的龙涎香,走向了萧蕴。

    他对她,本是只有一点点的兴趣,现在这兴趣,却越发浓厚了。

    “这就更简单了。你当初给我的信物,只要落在萧三姑娘的手上,不就好了吗?”

    步步为营,环环相扣。

    自上而下的华丽声音,比离得远的时候更加恍若恶魔的低吟。

    “七姑娘,你猜本殿现在正想着什么?”

    容阙的头底下,下巴抵着她的头发。

    “你在想,小女子是蛇蝎毒妇,用的全是见不得人的手段。你在想,跟小女子这样的人相处,必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否则自己也会落入圈套。”

    萧蕴往旁边一仰,近旁的瓷瓶瞬间倒在地上。

    破碎的瓷器,再也无法重新组成一幅完成的江山美人儿。

    她往前挪了一下,瓷片割破了她的鞋底。

    容阙将人拉了回来,用保护般的姿态圈着。

    “你这可不算是蛇蝎毒妇,只是以牙还牙。至于后半句,你说得没错,可你没说道点子上。”

    他身上传来的温度一如既往的暖。

    萧蕴蜷在袖子底下的手,却已经刺破了手心。

    她听见他说。

    “萧蕴,你让本殿很想收藏起来。放进本殿的后院中,搁进心窝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