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劳斯莱斯要两辆,一辆白色的,一辆红色的。”

    “别墅要欧域贵族风格,对就这款花园很漂亮,我要了。”

    “对了,我家老爷子是个性情中人,喜欢美女,再来十个嫩模,记得都要漂亮的!极品的!嗯,暂时就这么多吧。”

    ”好的先生,刷卡还是扫码?”

    “扫码吧。”

    “柜台下面扫码,感谢惠顾。”

    送走了顾客,尹泽懒洋洋的躺在了柜台后的躺椅上,舒服的点着了一根烟。

    “这丧葬品店开的时间长了,还真有种自己是在卖豪车和别墅的错觉啊,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开得起真的劳斯莱斯...”

    尹泽呼出了一口烟雾,有些出神的喃喃道。

    丧葬品店本来是尹泽父亲开的,不过在尹泽十六岁的时候,父母全部在一场车祸中去世了,尹泽这才放弃了高考,继承了这家店,也算是子承父业了。

    丧葬品行业虽然不至于饿着,但是想赚大钱,那就难了。

    “总不能和老爸一样,一辈子过的不愠不火,到死都没享受过的有钱的生活...”

    “有人在吗?”

    正当尹泽感慨的时候,店里忽然走进来一个人。

    “您好,有什么需要吗?”

    尹泽仔细的打量了来人一眼。

    进来的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西装笔挺,不论是手上戴着的戒指还是手腕上的手表,看起来都是价值不菲。

    是个金主,得好好接待一下。

    尹泽迅速从躺椅上蹦了起来,满脸笑容的招呼道。

    “尹天在吗?”

    男人看了尹泽一眼,开口问道。

    尹天?

    尹泽顿时愣了,这个名字已经很久没有人在他的面前提起了。

    尹天,正是尹泽那已经过世的父亲。

    “我父亲两年前就车祸去世了。”

    尹泽平静的回答道。

    “抱歉,节哀。我和你爸是一个村长大的发小,我叫江城。”

    男人一愣,赶忙道歉道。

    “没事江叔,都过去了,你找他有什么事吗?”

    尹泽摆了摆手,轻声问道。

    男人犹豫了一下,又上下打量了林涵一番,这才开口问道。

    “你父亲的本事,你学到了多少?”

    “差不多都会吧,也没啥多复杂的东西。”

    尹泽连想都没想,直接回道。

    笑话,搞这些丧葬品能有多麻烦?要不是尹泽自己懒得动手,连那些纸扎品他都能自己糊一套出来。

    “那行,有你这句话,叔就放心了,这边有个活想请你去做,订金给你三万,事成之后还有五万。”

    江城说着,打开了手提包,拿出了三沓钞票摆在了柜台上。

    尹泽一看到柜台上的钱,眼睛都直了。

    我靠,那可是八万块钱啊!跑一趟就能赚八万,这可比城里的会所嫩模来钱还快啊!

    “行,这事包我身上了。”

    尹泽颤抖着双手抚摸着那三沓钞票,连具体要做什么事都没问。

    “不是叔不相信你的本事哈,不过我还是得提醒你一下,这次的活可能有点棘手,那脏东西似乎怨气很重,已经死了两个大师了,这活你要是真的搞定了,叔叔再给你多加五万,就算我感谢你了!”

    江城将脸凑了过来,低声说道。

    “什么?脏东西?”

    尹泽瞬间就愣了,虽然自己的是搞丧葬行业的,但是可不信这个啊。

    “我不知道你们怎么称呼,反正就是鬼,那两个大师死的有点惨,你可得小心点。”

    江城从怀里拿出手机,调出了两张照片放在了尹泽的面前,低声道。

    尹泽定睛一看,照片上是两个死人,身上都穿着道袍,一看就是那种招摇撞骗的江湖骗子。

    这两人死相确实有些太过诡异,他们耳朵鼻孔和嘴巴都有鲜血喷出的痕迹,更恐怖的是眼珠子几乎都要爆出眼眶,像是脑袋被什么东西疯狂的挤压了一样,两个人的头骨全都变了形。

    “江叔叔,我之前理解的可能有些问题,这事我大概做不来,您看这样吧,这钱您拿回去,我父亲确实也没跟我说过这些事情,您就别在我这浪费时间了,赶紧另寻高人。”

    尹泽哪见过这么诡异的东西,当即将那三万块钱往外一推,陪着笑脸婉拒道。

    “要是钱不够的话,我再给你加点,五万?十万?这都好说。”

    江城收起了笑容,沉着脸说道。

    “江叔,这个,我真的不行。”

    啪!

    尹泽的话音刚落,江城一巴掌拍在了柜台上,吓的尹泽一个机灵。

    “怎么?刚才能做现在就不能做了?拿我寻开心是吧?我给你脸了?你也不出去打听打听我江城是什么人?我告诉你,这活你接也得接,不接也得接,你要是再敢说个不,我让你在整个怀城混不下去!”

    江城阴冷冷的说道,那语气根本让人无法拒绝。

    尹泽的背后已经开始冒起了冷汗,刚才趁着江城说话的空,他已经用手机搜索了一下江城的个人信息,这个人确实没有胡扯,他在怀城的黑白两道似乎都很能吃得开,名下挂了好几家大公司。

    被这种人恐吓,尹泽连拒绝的勇气都没有。

    算了,反正现在也没有回头路了,干脆就干了吧!

    尹泽咬了咬牙,换上了一张笑脸。

    “行,我去!”

    “车就在外面,你关上门,我们即刻就可以出发。”

    江城这才收了火气,淡淡的说道。

    “等我收拾一下吧,该用的家伙事还是得准备一下的。”

    尹泽干笑了一声,拿着柜台上的三万块钱,转身回到了里屋。

    “妈的,这可怎么办?”

    尹泽在屋里翻腾了半天,找到的都是丧葬用品,这些东西除了能让自己死的更体面一些,对于要去面对的脏东西根本一点用都起不到。

    “对了,老爸的房间!”

    尹泽灵机一动,奔向了他父母的老房间。

    在他们去世后,这里尹泽一次都没有改动过,所有的东西都保留着原有的样子。尹泽翻箱倒柜的找了半天,果然从床肚中搜出了一个破旧的黑箱子。

    打开一看,一套青白色的道袍和道冠,一把桃木剑,和一本破旧的黑色封皮的古书。

    “靠。老爸真的懂这些东西?”

    尹泽惊叹之下,整理了起了那些东西。

    道袍自然是身上的行头,桃木剑是武器,可这本破书是什么?能撕下来当符纸用么?

    尹泽粗略的翻了一下,发现里面全是泛黄的纸张,而且第一面似乎还和封皮粘在一起了,根本打不开。

    尹泽寻找不到什么头绪,无奈之下也只能将书揣在怀里,换上道袍出了门。

    一身青白色的道袍,斜背着桃木剑,衬上尹泽那张干净的脸庞,确实有几分高人的样子。

    江城见他出来,这才轻轻点点头,让他上了车。

    “我看别的道士都是黄色的道袍,你这一身青白色的,有什么讲究么?”

    两人一起坐在车后座上,江城没话找话般的开口问道。

    “啊?呵呵,这是我们这一脉的特色,自然不屑于和其他人一样。”

    尹泽干笑着随口扯道。

    “你就吹牛逼吧,那两个大师吹得比你还狠,死的那叫一个惨,看你这毛都没长齐,还不识数的跑来送死,呵呵。”

    坐在副驾驶的一个年轻人接话道,语气十分的不屑。

    尹泽透过倒车镜看了一眼那人,那家伙理这个寸头,耳朵后面纹了一条蛇,一看就是个混子,估计是江城的打手。

    一旁的江城并没有开腔帮尹泽说话,这让尹泽更加的不爽了。

    行!

    既然你们都看不起我,那我还非要看看到底是什么脏东西这么猖狂,老子不仅仅要把你的钱挣了,我还得让你们客客气气的喊我大师!

    车子行进的很快,不一会就到了一处写字楼,车子停下之后,江城带着尹泽一路坐着电梯上了顶楼。

    “就是这里了,进去吧。”

    江城拉着尹泽走到了一间大房间外,伸手推开了门。

    一股浓烈的香味直冲过来,熏得尹泽打了个喷嚏。

    他定睛一看,屋里的窗户早已经被糊住,丝毫阳光不进。屋内正中央的办公桌上放着一张巨大的遗像,桌前放了两个火盆,里面烧着黄纸,整个房间两边摆满了香炉,里面全部插满了香,整个房间火光闪动,鬼影森森。

    “这是?”

    看到这诡异的一幕,尹泽忍不住开口问道。

    “这是我的办公室,桌上供着的正是那个脏东西的照片,我在屋里焚香烧纸是希望她拿够了好处,能够早点离去。”

    江城冷声回答道。

    “脏东西?那么说照片上的女子你认识咯?”

    尹泽又开口问道。

    “没几把事关心那么多干什么!让你来是驱鬼的,不是让你来八卦的!滚进去!”

    寸头一脚踹在了尹泽的屁股上,将他踹进了屋内。

    “你有一天时间,明天的这个时候我会来接你出去...或者接你的尸体...”

    江城冷冷说完,将大门反锁了起来。

    “妈的,这个鬼肯定和江城有关系,这事没有他说的那么简单。”

    尹泽拍了拍胸口,稳定了下心情,抬腿向着那办公桌上放着的遗照走去。

    忽然,一阵阴风没来由的吹起,火盆里的火剧烈的晃动了起来,尹泽吓得一个哆嗦,怀里的破书猛的掉落在了地上,书页也震得打开了。

    这可是老爸留下来的东西,指不定能派上什么大用场呢,尹泽不敢耽搁,赶忙弯腰伸手去捡,结果这一看,却看的他后背直发凉。

    打开的书页上,本来空无一物的泛黄纸张竟然慢慢的浮起了图像,那是一个女子的面容,尹泽颤抖着抬起头,看向办公桌上的照片,那照片上的女人竟然和书本上的女子一模一样!

    这本书,竟然能够感应附近的脏东西!

    难道死去的老爸,真的是个会驱鬼的道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