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写字楼的正门被巡捕围的水泄不通,侧面和背后倒没有太多人看守。

    二人在寸头的带领下,从一楼的厕所窗户翻了进去,刚一落地,立刻听到了一声娇喝。

    “谁!”

    彭!

    厕所的门忽然被人一脚踹开,一个漂亮的女警站在了门口,手中还提着一根警棍。

    几乎是门被踹开的一瞬间,董轩猛的将尹泽压在了墙上,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他的身体,同时打了一个清脆的响指。

    “是你?昨晚的...那个变态基佬?”

    不是冤家不聚头,三人几乎同时都认出来了,踹开厕所门的正是昨晚的审讯尹泽和寸头的那个漂亮女警。

    只不过这个女警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寸头身上,仿佛选择性失明一样,对一旁脸贴脸壁咚在一起的二人视而不见。

    虽然被董轩压着有些尴尬,但尹泽并没有挣扎,他心里清楚,女警见不到他们两人,多半是因为董轩使用了某种秘术。

    “警官好。”

    寸头反应也很快,尴尬的笑了声,刻意走了两步,站的离那两人远了些。

    “你为什么会在这?”

    女警皱着秀气的眉毛问道,手中的警棍并没有放下去。

    “我在这上班啊,只不过上了个厕所,还没拉干净呢就听见外面吵吵闹闹的,怎么了吗?”

    寸头在水池边洗了洗手,开始装傻。

    “你们公司死了人,现在整栋楼已经被我们封了,赶快出去,到局里做个口供,早点排除嫌疑早点能回家。”

    女警放下手中的警棍,有些不耐烦的催促道。

    “啊?要去巡捕局?楼上还有没有人在?我手机没拿,得和家里人打个电话说一声才行。”

    “拿个屁!上面都封锁了,你上去不是破坏现场吗!赶快走,局里面有电话给你打!”

    女警直接上来扯着寸头的衣服,把他给拉了出去。

    听着他们两人的脚步渐渐远去,尹泽和董轩这才松了一口气。

    “呼~吓死了。”

    董轩后退一步,呼出一口香气,如兰似麝,再加上他那拍胸口的可爱动作,尹泽感觉脸上有些发烫。

    “董轩,你说实话。”

    尹泽认真的盯着他。

    “嗯?”

    “你是不是女的,只不过你老爸把你当男人养了而已。”

    “呵,放屁!”

    董轩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尹泽知道这家伙想眼神警告一下自己,可奈何这张脸怎么都凶不起来,白眼一翻,反而显得更加风情万种。

    “走吧,怀城地方小,短时间内那些专家也赶不过来,咱们抓紧时间去现场看看。”

    尹泽懒得和他在这种问题上计较,迈脚便往外走。

    刚才寸头已经侧面问的很清楚了,楼里面应该没有其他人了,二人也没顾忌什么,直接坐上电梯就往江城的办公楼层去。

    “感觉到了么?”

    二人沉默的站在电梯里,董轩忽然开口问道。

    “什么?”

    尹泽认真的问道。

    “求我我就告诉你。”

    董轩狡黠的笑着,露出了两颗虎牙,宛如一只小恶魔。

    “拜托...”

    尹泽无奈,只得低头。

    这家伙怎么说都比自己懂得多一些,在任何和阴师有关的问题上,尹泽都是保持一个不耻下问的态度的。

    “头顶不止有阴气,还有一丝邪气。”

    董轩指了指电梯的天花板,收起了笑脸,严肃的回答道。

    “邪气?”

    尹泽一愣,闭上眼睛细心的感受起来。

    确实,越靠近江城的办公室,阴冷的感觉越清晰,除此之外,还蕴含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邪恶气息。

    “我也感觉到了,不过这又代表着什么呢?”尹泽问道。

    “正常的鬼都是阴鬼,即便是那种惨死的厉鬼,也是属于阴鬼的范畴,它们只是鬼,不过是人死后的一种存在形式,还不能被当做邪物。”

    “可有了邪气之后就不一样了,那就是纯粹的邪恶之物,它们就会有计划地去害人,以达到强大它们自身的目的。”

    董轩认真的解释道。

    “那连着杀了三个人的江城,不会是被那个邪物利用的吧?”

    尹泽沉吟了一下,提出了自己的见解。

    “可能是,也可能不是。”

    董轩抽出了一根烟,想了想之后又给塞了回去。

    “怎么说?”

    尹泽饶有兴致的问道,他忽然发现,阴师接触的这些东西,还特么挺有意思的。

    “你说的只是一种可能,另外一种可能是,江城自己,就是一个捣鼓邪术的邪修。”

    董轩眨了眨眼睛,轻笑道。

    “那他为什么还要自己杀人?然后再被抓住?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尹泽摇了摇头,表示不信。

    “万一人家担心的不是巡捕,而是正道或者像你这样的阴师呢?对邪修来说,换个皮囊和身份不是什么难事,但是想不被别的修士盯上,那可就没这么简单了。所以我说只是假设,真相还需要自己去研究才是。”

    电梯停了下来,二人并肩走出了电梯,站到了那间办公室前。

    怀里的无字黑书已经有些轻微的颤抖了起来,尹泽定了定神,拉开了门口的警戒线,用肘部顶开门走了进去。

    一股浓重的血腥味铺面而来。

    地毯上遍地可见干涸的鲜血,可见江老板当时多么的“努力”,屋内的空气令人窒息,可为了保护现场,二人也没打开窗户。

    阴师有阴师的行事方法,但巡捕也有人家的职责,尹泽可不想给人乱添麻烦。

    在屋内逛了一圈,怀里的无字黑书虽然不停的抖动着,但是却没有任何更激烈的反应。

    “死者的魂魄也消失了,估计是被那邪物吃了,或者是带走了。”

    董轩捏着鼻子,轻声说道。

    尹泽皱着眉头,有些纠结了起来。

    现在可是大白天的,就算是有邪物上了江城的身,控制着他杀了那两个女孩,但估计它也跑不出去啊。

    巡捕的身上自带浩然正气,一般都是鬼魅们所避免相遇的,而巡捕们刚离开自己就过来了,那东西应该还在这里才对。

    “有头绪么?”

    尹泽转身问董轩。

    “刚才开了门,屋里面进了风,阴气已经逸散到了屋子的各个角落,那缕邪气也淡的识别不出来,现在只能靠感觉来找线索了。”

    董轩摇了摇头。

    二人又在屋里漫无目的的转了一圈,然而还是一无所获。

    “要不咱们先撤吧,等巡捕研究出来线索,我们再跟随着他们的思路层层推进?”

    屋内的气味十分难闻,董轩实在是不想在这股腥臭味中想办法,他开始往门外走。

    尹泽摇了摇头,仍然固执的站在房间的正中央,他一手摸着怀里震动的黑书,一手揉着太阳穴,拼命的想整理出线索。

    同样的杀人手法,同样的女性,同一个凶杀地。

    如果说这里什么都没有,那尹泽绝对不会相信。

    肯定还有自己遗漏了的地方!

    “董轩,用手机上网帮我查点东西。”

    尹泽猛然想起了什么,转头对董轩说道。

    “好。”

    董轩一愣,虽然不太明白尹泽到底想干什么,但还是听话的拿出了手机。

    “查两件事,第一件,查查我们所在的这栋写字楼,原先是做什么的地方,到底是不是什么阴邪之地。”

    “第二件,查查网上的新闻,看看还有没有类似这种脑袋被强行压爆的凶杀案件。”

    尹泽说完,董轩立刻开始搜寻了起来。

    怀里的无字黑书既然有反应,那就证明这地方肯定有邪物出没,自己之所以找不到它,很大的概率是因为这地方它足够熟悉。

    而且寸头的描述和当初白澍跟自己说的一毛一样,江城把每一个死者都活生生的压爆脑袋杀死。

    要说这是巧合的话,那特么鬼都不信。

    这些被杀死的妹子除非疯了,不然谁特么非要往沙发底下钻?

    如果能在网上寻找到类似的案件,那说不定还会有些头绪。

    “找到了!”

    董轩忽然惊喜的叫了起来。

    “哪一个?”

    尹泽快速的走了过去,接过了董轩手中的手机。

    “这块地皮的信息网上并没有,如果想调查的话,估计得去找负责管理土地的部门问了,但是我在网上找到了类似的凶杀案件,不过和这次不一样的是,死者都是男性。”

    尹泽一边看,董轩一边在旁解释道。

    将四则报道的时间放在一起一对比,尹泽立马看出了头绪。

    之前死去的那些人,遇害的时间都是同一天,只不过中间间隔了三年,算上白澍的死亡时间,恰好离上一个也是隔了三年!

    “三年杀一个人,这东西,到底想要做什么?”

    尹泽喃喃自语道。

    “我知道了!”

    董轩拉着尹泽就往门外走。

    尹泽虽然有些没明白,但还是顺从的跟着董轩往外走。

    “四个男人,四个女人,每个人中间隔三年,也就是二十四年。每十二年一个轮回,每十二年一次阴阳反复,两次反复,便是一阴和一阳!那东西应该是在用邪法淬体和人命炼体!它想获得活人的身体!成为和你一样的存在!”

    董轩一边手忙脚乱的复原着巡捕设置的封锁线,一边满头大汗的说道。

    “还有这种操作?”

    尹泽愣了一下,惊诧道。

    “呵,怎么能没有,你不知道的事情多着呢。那东西拿四个男人炼阳,四个女人炼阴,等它练成的时候,除了你老爸回来,不然整个怀城没人能降的住它!”

    “但是这次它没等三年,而且一下子杀了两个女人,根本凑不够第二个轮回,它能炼成吗?”

    尹泽顿时紧张起来,立刻追问道。

    “别报侥幸的心理,既然那东西今天能一口气收了两个女人的命,那就代表它有把握,只要再遇上一个合适的日子,绝对是它炼体的时候!”

    董轩说着,掐指算了算,顿时脸色大变。

    “糟了!明天就是三月三,黄帝的诞辰,天地灵气汇聚之日!它等不下去了,今晚,它就要行动了!”

    “可是还缺一个女人呢。”

    尹泽说完,和董轩对视了一眼,顿时恍然大悟。

    草了!

    自己要找的邪物,就附在那个女警的身上!

    最后一条人命,就是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