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白首妖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七十一章 这样不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大胆六宗,竟是皆要与我七族拼个你死我活不成?”

    而场间,尤其是那城池上空的七族三位族老,忽见得就在他们要从容撤出之际,六宗居然皆以真传为由,而后接连入局,场间形势,一下子便已彻底失控,让人心惊了起来。

    原本,七族与郡府联手,本是足以在清江城左右一切的力量,可是如今,接连起了变化,范老先生已败,郡府的掌令与神将、缉妖司等,这最强大的力量,已然散乱不堪,毫无战意,而在这种情况下,七族想退,其实也是件极为容易的事情,无人能够拦得住他们……

    可偏偏,随着六宗各自入局出手,形式则已彻底的变化。

    分明可以感到,对方的气机交织缠绕,盘旋于空,彻底压过了他们这些人。

    而更可怖的,却还不是六宗,而是由此而引动的一系列变化。

    “七族恶事做尽,如何能让他们这般走了?”

    “身为炼气士,正要替百姓向七族讨还公道……”

    “大家一起上,将七族炼气士留下……”

    “杀尽七族,还我清江公义……”

    “……”

    “……”

    随着六宗真传入局,大喝不公,杀向七族,清江城各处,也忽然响起了一声声大喝。

    便像是刚刚才要熄灭战火的灰烬之中,忽然又有更为凶猛的烈焰腾腾而起,谁也不知道有多少大喝声紧随着响起,然后一道一道的身影皆从人群里冲了出来,纷纷杀向七族!

    有那些隐藏在了普通百姓们之中,阴险狡诈的散修与江湖中人,他们躲在了整个城里的各处,纷纷的大叫着,因为有六宗在先,而他们又分散在了各处大叫,于是给了人一种满城都有人在怒喝,都有人在愤怒不堪,要抄刀子跟七族拼了一样的感觉,喊来喊去,于是整个城里的人也就真的跟着喊了起来,他们有些甚至不知道为何要喊,就觉得……挺好玩!

    而因着他们的喊声,便顿时裹挟了越来越多的人向着七族杀了过去……

    有刚刚反应了过来,冲向前方的守山宗弟子……

    还有那之前便已公然背叛了南里家的文书,范家老奴等……

    甚至连那郡府的一众神将与缉妖司衙差之中,也忽然有不少人,像是疯了一样,忽然便高声大喝着,倒曳了旗帜,向着刚才还一起并肩为战的七族炼气士杀将了过去,而紧跟着他们的,便是刚才还有些不明所以,但既然有人领头,便跟着一起冲杀过去的同僚们……

    这势头如一层层大潮,掀起的大势让人感觉恐慌……

    三位族老甚至看到,下方凡人肉铺子后面的屠户,都在挥舞着刀向七族炼气士照量……

    ……

    ……

    “这是都疯了吗?”

    便是三位金丹巅峰境界,自认为看透了一切的三位族老,这时候也愣了。

    而那些七族炼气士,这时候更像是完全被吓到,本来就处于想要抽身退出战场的他们,心间战意正消,忽然又面对了这样可怖而疯狂的人群,他们竟一时忘了抵抗,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抵抗,他们满眼之中皆是愤怒的面孔,甚至都不知道该分辨哪个都是敌人……

    此前他们入清江城,有种以大势摧枯拉朽,搅荡怒潮之意。

    而如今,他们只有一种,将被淹没的感觉!

    ……

    ……

    “竟是这样……”

    疯狂的清江城里,也有几个观察着这局势的人。

    一身黑袍的秦老板看了看自己身边捡回来的剑,无奈笑笑,丢到了一边。

    而坐在了花园的凰袍女子,则是脸色变了变,有些古怪,不知是气还是笑的喃喃自语:“我等了一会又一会,只想等什么时候出手帮他合适,但没想到……居然没有出手的机会?”

    ……

    ……

    “这城里的人疯了,局势也就定了!”

    小楼之中,方寸轻轻一叹,想找人说话,发现鹤真章、孟知雪等人皆已出去了,身边抓挠不住人来听自己说,只好顺势看向了一边满眼崇拜看着自己的小狐狸,摸了摸她的小脑袋,露出了一副教孩子的神色,道:“你想想看,明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局面?”

    小狐狸用力点了点头,道:“不明白!”

    “真是条傻狐狸!”

    方寸笑着道:“因为大家现在都很恐慌呀,当大家觉得恐慌时,就一定要做一些事,且不论对错,只有做些事,才能让自己不至于这么恐慌,于是,当大家看到所有人都在打七族,所有人都在骂七族时,便也跟着学了起来,于是,这种能够淹没一切的力量就出现了!”

    小狐狸听得耳朵抖了抖,眼睛里一片茫然。

    方寸又笑着问:“那你知不知道为何这种恐慌现在才会出现?”

    小狐狸有些心虚:“嗯?”

    “因为六宗!”

    方寸很好脾气的解释着:“清江声望最高,最让百姓信服的是范老先生,但刚刚,范老先生的声望已经毁了,所以声望最高,底蕴最强的,其实便是六宗,六宗此时的态度,便是可以决定整个清江对七族态度的关键一环,只要他们出了手,那整个大势就成了……”

    小狐狸绞着衣角,显得有些紧张。

    方寸笑着又问:“那你可知那五宗此时为何会出手?”

    小狐狸已经快哭出来了。

    方寸摸着她的小脑袋道:“败了七族,占便宜最大的就是宗门,只不过,五宗一开始还是不愿出手的,对他们来说,既不用站队,又能占足了便宜,才是最好的选择,可是他们也明白,倘若七族回去了,清江便会成为敌对之势,他们到时候还是会需要被迫做出选择……”

    “选择了守山宗一方,就要与完全做好了准备的七族决一死战,选择了七族的话,那么他们也只会捞得一点点好处,待到局势稳定,最终还是会回到被七族逼迫的尴尬局面……”

    “所以,惟一合适的,就是一口气解决七族!”

    “在他们反应过来之前,彻底将七族瓦解,击垮,这样说,你明白了?”

    “……”

    “……”

    小狐狸愣愣的看着方寸,不敢说自己不明白。

    “方二公子,确实算得明明白白……”

    倒是在门边,忽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方寸与小狐狸同时转头,就看到了陆霄。

    这位神目公子,脸色煞白,仿佛有些失魂落魄,眼睛像是没有焦点一般,吃力的看向了方寸,道:“五宗入局,就连九仙宗三位长老里面,也有两位赞成此时向七族出手,这种情况下,七族怕是真的要完了,一环一环,我居然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可怕的结果出现……”

    方寸看向了他,平静道:“七族确实完了,无人能救,你过来又是想说什么?”

    “我要挑战你!”

    神目公子陆霄,咽了咽发干的喉咙,有些艰涩的道:“本来,我是不愿与你一战的……”

    “挑战?”

    方寸微微一怔,脸色笑吟吟的,像是一点也不慌,只有些好奇的道:“你是金丹,我只是凝光,你我一战,确实不公平,你输了固然声名尽失,赢了心里也不会舒服,所以……”

    “那你为何又要来呢?”

    “……”

    “因为你不对!”

    陆霄忽然定睛看向了方寸,玉质一般的淡然双眸之中,竟是头一回出现了汹涌的怒火,厉声道:“我看到了你颠倒黑白,看到了你诬谄挑拔,看到了你蛊惑人心,我一直就在那里看着,却发现我根本看不懂事情是如何变成了这个样子,我只知道,你手段……太卑劣!”

    “我不知道你为了什么,一定要将七族赶尽杀绝……”

    “我也不知你是怎么做的,居然连孟师妹那样的人都愿意出手帮你……”

    “可我能够确定,你手段一点也不光彩……”

    “……”

    陆霄一边说着,一边咬牙:“我此番来挑战你,不是为了七族!”

    “而是因为,做事不能像你一般毫无原则,你……理解么?”

    方寸静静的看着这才不过一个时辰,便已如此形神皆丧,全然没有了那位九仙宗花大心血培养出来的雍容华贵的真传大弟子的模样,许久,才缓缓点了点头,道:“我理解你!”

    陆霄面上露出了深沉的痛苦之色,良久之后,他抬头看了过来:“出手吧!”

    一边的小狐狸脖子上的毛直直的竖了起来,狠狠呲起了牙。

    陆霄身边跟着一只红毛巨豺,顿时也向着小狐狸狠狠呲起了牙,凶势毕露。

    而方寸一袭白袍,潇洒出尘,左右看了看。

    几位同窗,都已经出去做大事了,自己那些手底下能用的人,这时候也都派了出去搅乱大局,小徐宗主,此时还在空中磨剑豁豁,直奔七族那几位族老而去,就连守山宗的两位长老,这时候也正在继续过瘾的扮着自己老神仙的角色,连小青柳,都已经派出去了……

    ……

    ……

    青江城一片热闹里,秦老板已经连剑也丢了。

    “殿下,九仙宗的陆家子似乎去了方二公子那里……”

    园子里,听了女官的话,神王一点也不在意:“这等大事都做了,那小儿又算什么?”

    ……

    ……

    方寸看着眼前失魂落魄,但分明已经鼓足了勇气,准备与自己全力一战的神目公子。

    感觉有点尴尬……

上一章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