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之我做尚宫的那些日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卷一 后宫诡计 第二十一章 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乔若离一连病了几日,病好的差不多的时候乔若离也发现了溪然金针之术的奇妙之处,因为后世的针灸之术通常是用毫针按照一定的角度刺入患者体内,运用捻转与提插等针刺手法来对人体特定部位进行刺激从而达到治疗疾病的目的,或是用预制的灸炷或灸草在体表一定的穴位上烧灼、熏熨,利用热的刺激来预防和治疗疾病。。

    而溪然的金针之术却并不局限于此,因为金针所用的针筒是中空的,与后世的注射器有点儿颇为相像,分为大中小三种金针。

    小号金针是通过刺入穴位,用中空的针管配上独特的手法在肌理处埋入药粉。而中号则是用以药水浸透,大号则是配以配以特质的灸炷进行熏蒸,最终能起到的效果比针灸的效果要好的多得多。

    乔若离第一世也算是个医痴,见到这样的奇妙手法自然会觉得十分神奇,每次看见溪然给自己用针的时候都全神关注的去学习,只是这种手法并不是靠眼力就能学会的,思虑再三,乔若离还是决定冒着被溪然讨厌的风险也要问一问。

    “姑姑,你这金针之法甚是玄妙。我看着觉得十分有趣,不知姑姑可愿收下我做徒弟。”乔若离端了一杯茶小心翼翼的问向溪然。

    溪然笑着看了看乔若离手中的茶盏,却并未收过,因为这盏茶若是拿了,就等同于拜了收徒礼。

    “有趣?”溪然反问道。

    “不,不是有趣,而是玄妙。若离年幼之时就对医术十分感兴趣,也曾和府医偷偷学过,只是后来来了宫里,也就没那个机会了,求姑姑给若离一个机会。”乔若离听见溪然的反问以为是溪然认为自己并未把这个事情当做正事来看,赶紧说的再情真意切一些。

    “此金针之术乃是我家独门秘籍,向来不传外人。”溪然看向乔若离淡淡的说了一句。

    “若离不知,冒犯了姑姑,还请姑姑见谅。”乔若离听闻溪然如此说法,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惋惜,只是她也知道,不仅像是医术,很多中国传下来的一些古老技艺,都有不外传的说法。

    只是在现代,大家的家族意识减弱,所以很多绝技才能更好地被大家所熟知。

    而自己这冒犯之举,得到如此的结论本就是在意料之中,所以也不算草率放弃了。

    “不过,这金针之术传到我父亲那一代,家里的男丁也算是断了,所以传到我这里了,只是看我如今的样子,此生也不会有自己的子女,这金针之术我并不想让他就此断了。”溪然看着乔若离一副大失所望的样子,笑了笑并将话头一转。

    “姑姑的意思是肯教我这金针之术?”乔若离听到溪然这句话的时候,差点儿乐的蹦了起来,毕竟在古代若是多了几个向溪然这般好说话的人,那么好多绝技也就不会失传了。

    “姑姑,啊不,师傅,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乔若离看见溪然点头,兴奋地赶紧要跪下,只是溪然却把她给扶住了。

    “你虽唤我一声姑姑,只是本就算是师徒情谊,拜师礼就不必了。但我教你金针之法的前提是,你必须要帮我办一件事情,你是否应允。”溪然死死的盯着乔若离的眸子,仿佛想要把乔若离看穿一般。

    “若离不能。若离这辈子只想活的问心无愧……”乔若离面露犹豫,这不仅是因为她现在怀揣血海深仇,也是因为她都没有想好要如何面对自己的上一世。

    他是个现代的灵魂,虽然上一世的所有事情都十分真实,可是重生之事太过匪夷所思,尤其自己第二次重生居然又回到了第二世的起点,这一切的谜团都让她有些应接不暇,她实在不知道自己要如何帮溪然办她所说的事情。

    毕竟能让溪然用祖传的金针之法去换乔若离帮她办一件事,那必定不是小事。

    “你放心,我让你办的事情绝对不违背道德,也不会违背法条。”溪然看出乔若离有所顾虑,只是却并不晓得乔若离真正的顾虑。

    其实她今日所为,也是为了赌,赌乔若离日后有一个不一样的人生天地,好能帮她洗刷家人的冤屈。

    “好,我答应。”乔若离沉思半天,眼中散落坚毅的光芒答道。

    就这样,乔若离日后的日子白天去尚宫局进行学习,或者帮工。晚上回去的时候就会和溪然学习金针之法,而溪然也是倾囊相授。

    乔若离本以为日子就这样可以平淡的过下去,只是她的处境却注定不会让她平静下去。

    很快大越国的梅雨季节就到了,宫内上上下下忙作一团,尤其是尚服局,上上下下的布料都需要打理,更不用说贵人们的衣物了,乔若离等人也被安排着前去帮忙,当然美其名曰是为了学习打理六宫事宜。

    “这都什么事儿啊,明明就是拿咱们几个当苦劳力了。你看看琉璃那丫头都干些啥,登记造册。咱们呢,就在这搬搬运运。还得给这些个东西除霉熏香。”铃铛一边翻着白眼,一边开口说道。

    “你是什么命,人家是什么命,你还拿自己跟人家比,快点儿干活吧你。”媛媛看着铃铛抱怨的模样,半打趣半挤兑的说道。

    “我什么命啊,且,咱们中间命最不好的,日后没准儿还是个娘娘命呢,谁说人一辈子只能这样儿了。”铃铛不甘被嘲讽的回嘴。

    “呵呵呵呵,你看看人家喜儿那身段儿,那脸盘儿。小腰细的和柳枝儿似的,小脸儿嫩的能掐出水来。你呢,水桶腰,面盆脸。”媛媛自从发觉自己抱不上琉璃的大腿之后,越发的放飞自我,说话时也没个边儿了。

    “你就好看,你好看你上啊。”铃铛一脸不屑的说道。

    “你们两个都少说两句吧,让新入宫的小宫女儿看见都什么样子,入宫几年了还是这幅模样。”乔若离看着二人一副冤家的样子,叹了口气开口劝到。

    “若离你怎么不帮我啊,我不跟你好了。”铃铛看着乔若离双方谁也不帮的样子,佯装生气的说道。

    “还要我怎么帮你啊祖宗诶,你看看我的事情早就做完了,你的呢!”乔若离一边嫌弃的说着,一边手上没停着的帮铃铛叠着她的那一堆东西。

    “嘻嘻,就知道你最好了!”铃铛抱着乔若离的胳膊撒着娇。

    “好了好了,快点儿弄吧,抓紧弄完咱们回去还能冲洗以下身子,这个天气一动身上就粘腻的紧,你不难受我还难受呢。”乔若离笑着刮了一下铃铛的鼻子开口说道。

    “靖王爷到。”二人正在开着玩笑呢,就听着外面报门的太监喊道。

    乔若离有些愣神,因为这个称呼她虽然总能听到,只是这是与他挨得最近的一回。铃铛见着乔若离愣神,赶紧一把把她拉了下来,乔若离此时也缓了神儿,赶紧随着众人行礼。

    “靖王爷万福。”众人异口同声的喊道。

    “不知靖王爷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只是不知靖王爷今日前来有何要紧的事儿,吩咐个人来通传一声,下官前去才是。”邱尚服笑着向靖王爷宋青羡行了一礼开口说道。

    “近日得了几匹狐狸皮子,想着送过来,让尚服帮着做两身衣服送给母后与母妃二人。”宋青羡开口说道。

    乔若离在下面听见那熟悉的声音,心脏好似要跳脱出来一般,整个人恍恍惚惚的,而且凭借女人的直觉,她觉得那个人好像看见了她一般。

    “靖王爷孝感动天,才六七月份的时节,已经帮皇后与贵妃打算好了冬季里的衣物了。”邱尚服并未敢抬头看向宋青羡,自然也不知宋青羡的目光从未看向她,只是她的声音却让宋青羡的目光收了回来。

    接下来的一天,乔若离的精神都有些恍惚,铃铛只以为她的病还未全好,悄悄地让她回去了。只是乔若离在回去的路上却觉着自己的心脏越发的紧绷难受,想想上一世的你侬我侬,就能想起自己被杀死的那一晚,他是有多么绝情,来见自己最后一眼也不肯。

    宋青羡,我真的爱过你,只是从今以后我只愿不认识你,也不要见到你。

    心脏的疼痛让乔若离不得不大口大口的呼吸,乔若离用背死死的抵住门,抱住自己发抖的身体,努力的让自己平复下来。

    只是她却反复的想着那朝着自己投射来的目光,难不成他认出自己了,不不可能,今日的自己与上一世完全是两个模样,这怎么可能。

    一定都是幻觉,他并没有瞧见我。

    过了好一会儿,乔若离终于让自己清醒过来三分,哆哆嗦嗦的去茶几上给自己到了一杯水,大口大口的喝下去。

    上一世自己被他的母亲赐死,只是乔若离却不知道这里到底有没有宋青羡的手笔,她真的很希望当面质问他。

    他们二人之间的情谊是不是假的,只是就算是真的又怎样,如今自己的身份不过是一个宫女,还能配得上他么。

    乔若离呆坐在凳子上,不由得苦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