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东京的千面人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四话:高配备胎Plus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大姐头,你要给他们点台阶。”

    鹿本信崇提醒道。

    “哈?对新田那家伙?”

    绵叶芽衣柳眉倒竖,你一个新人男公关对我指手画脚?

    “不是新田,是出云守组那群人。”

    鹿本信崇眼神示意。

    绵叶芽衣空降千花町,间接将新田义弘拔除星海馆的计划变成“烽火戏诸侯”,以岛国“下克上”的优良传统,保不准新田义弘手下跳出来一个效仿安倍晴明,演一出诛杀玉藻前于那须野的好戏。

    这新人......谨慎过头了吧!

    不过他能留在星海馆的话,谨慎不能算缺点。

    三日月迟早要回棒国,莱德不靠谱,那个没良心的(指吉原店长)天晓得会不会回曰本,阿信真的是星海馆稀缺的资源啊!

    想到这,绵叶芽衣只能勉为其难转身,朝围绕在星海馆周围的极道打发道:“好啦好啦,都散了吧,长得丑的可以留下。”

    中西功实站出来替新田义弘打圆场,指挥社团成员退散。

    不管怎么说,绵叶小姐回来了,是件好事。

    间接证明她没有和那家男公关俱乐部的店长私奔,不论是绵叶家还是出云守组,面子上能好过不少。

    出云守组解除了对新宿区的封锁,各自退散离开。

    中西功实还很贴心地留下几个帮忙清扫道路,刚才内斗互殴留下一地狼藉,绵叶芽衣的意思是他们撤走,星海馆继续正常营业。店门口淌着干涸的血液,可没人敢上门消费。

    ......

    曾经的女店长回来了,星海馆的老人都为之沸腾。

    他们以为绵叶芽衣告白失败后就一拍两散,再也不会回到这个伤心地了呢!

    “绵叶店长怎么赶得这么巧,刚才吓死我了,还以为死定了!”

    某个男公关开口问。

    “不巧,她是得到消息才火急火燎赶回来的吧。”

    鹿本信崇喝口茶压压惊。

    过度的巧合,便不是巧合。

    绵叶芽衣换了身清凉的衣服,她在店里有专用的套间,莱德雇人定期清洁,他相信绵叶芽衣总有回来的一天,即便是在和新田完婚之后。

    “本家提前告知了我新田义弘那个混蛋要动星海馆的消息,我赶路赶得换衣服的时间都没有好么?”她终于明白为什么三日月和莱德都对新人阿信好感度满格,像这样机灵的少年真的不多见。

    在他这个年纪的小年轻不都还沉迷漫画游戏谈恋爱么?

    “唉,像绵叶店长这么漂亮水灵又温柔体贴的女人已经不多,为什么吉原店长还不知道珍惜呢?”

    新人团队中发出三三两两的叹息声。

    “哈?”

    绵叶芽衣提到这茬就来气。

    她一板一眼给新人男公关科普吉原对妻子的要求:“要萝莉!会做饭!性格独立!学历不能太高,高中就行!最最重要的一点,他有一天要是没了,女方要能够坚强忘记他,撑起这个家!”

    鹿本信崇越听越觉得这几条压根不是对妻子的要求,反而像是多年单身快奔四的男人对相亲中介提出的心理预期。

    岛国这边也兴相亲这套?

    确定女方听到男方的工作是男公关之后不会跑路的吗?

    “那个......我想问问,吉原店长,他一直都是单身吗?”

    鹿本信崇提出疑问。

    他本不该怀疑一家男公关俱乐部的店长多年单身。

    这不符合常理。

    “哼!”绵叶芽衣猛灌一口威士忌,面色通红,有了几分醉意,“创始人的矜持”全丢了,大声嚷嚷着。

    “他曾经是有个女朋友来着,都给人洗脚了!天天接送,帮人家妹妹转学,结果,那女的就是一低配版绿茶,把人都给恶心坏了!”

    新人男公关们跟着忿忿不平起来:原来吉原店长就是一高配版备胎?

    鹿本信崇顶起一头黑线,那绵叶芽衣岂不是高配备胎Plus?

    莱德望向三日月:吉原店长他还有这样的恋爱史,为什么我不知道?

    三日月星野一脸无辜:我也不知道啊!不是听芽衣说,天知道吉原那家伙在恋爱中居然如此卑微!我的天呐!他还是传说中的千花町座头鲸吗?

    没错,星海馆的店长也有类似的称号,新田义弘是鬼蜘蛛,吉原海邸则是座头鲸。

    他可是做男公关能做到和出云守组若头齐名的男人。

    听完吉原店长的恋爱史,最崩溃的莫过于今坂银河了,在他心里,吉原海邸那可是男公关界的神,是他的偶像,是他的至尊。可为什么连他在恋爱当中也如此卑微呢?

    这一定不是真的!

    是绵叶店长编出来安慰自己的谎言!

    鹿本信崇确认绵叶芽衣还没醉,继续问:“会不会是你搞错了啊,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关心则乱,也许他们只是普通朋友,行为亲密了一点,你戴上有色眼镜看人,就嫉妒了......”

    “嫉妒”两字蹦出口,绵叶芽衣即将被酒精扑倒的躯体腾然而起,冲到鹿本信崇面前,双目直视:“哈?我嫉妒一低配绿茶?她有哪里值得我嫉妒的?”

    酒臭味很寻人,鹿本信崇不得不暂避锋芒,掩住口鼻往后退。

    论发怒的女人和恐布分子有什么区别?

    答:恐布分子还能进行沟通。

    现在从绵叶芽衣口中了解店长的情况,基本属于失真情报,没有价值。

    他给两个新人使使眼色,让他们扶绵叶芽衣回房间休息。

    尽管在几天前,他也是新人中的一员,但舞台表演过后,所有新人都对他心服口服。

    对他的态度甚至要比莱德更加尊敬,因为莱德太平易近人了,更像同期的友人,反而少了那种前辈的恭敬。

    最终星海馆还是没有开门营业,晚上发生的事令所有人都无法进入最佳的营业状态,莱德决定让大家休息一晚,有空的人可以去医院探望高木。

    “那我先回去了,明天见。”鹿本信崇看了眼时间,比昨天要早。

    是回家休息,还是潜入见回重工,收集情报。

    他在店门口站了一段时间,反复思考。

    手机传来了短信提示音,打断了他。

    简短的一条“你睡了吗?”,是个陌生号码。

    应该是宋恩静吧,除了她以外,没有其他知道我的号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