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东京的千面人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七话:后会无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星海馆开门营业之前,后台一如既往热活朝天。

    绵叶芽衣的回归,很大程度削弱了莱德·加图索的“代理店长权威”,尽管他在新人面前没什么威仪可言,有几个都把他看成同期见习男公关了。

    “唉!真是愁人啊!”

    莱德·加图索来回踱步,他在等鹿本信崇,昨夜有了“新人阿信就是吉原店长”的想法后,他是睡也睡不着了,就吃也吃不香了。

    连营业前给客户发短信提醒,都不积极了。

    鹿本信崇即使到达,小碎步跑到莱德的背后。

    他还有两个隐藏身份卡没有翻牌子呢,不能浪费一天一次推理隐藏身份的机会!

    鹿本信崇在普通品质的隐藏身份卡上,写上“骗子”两个字。

    很快,“骗子”两个字被系统抹掉,变成了红色警告的【Error】。

    【今日猜测机会0/1】

    【23:59:59后刷新】

    不是“骗子”?下次试试“传销头子”吧!

    鹿本信崇顺手拍了拍莱德后背,想询问他《后会无期》钢琴曲的进度。

    莱德一看是新人阿信,神情立刻严肃起来,伸出手便往鹿本信崇头发上探。

    “你!店长你要干什么?”

    鹿本信崇快步后退,怎么回事?突然抓人头发干嘛?事出反常必有妖!

    莱德见鹿本信崇不敢给他抓头发,更加确信,新人阿信就是吉原店长!他头上戴的肯定是假发,掩盖他那油光可鉴的大光头!

    好你个吉原海邸!丢下我和空巢老三看店,自己潇洒完了回来还玩角色扮演!

    待会我就告诉大姐头去,就问你怕不怕吧!

    眼见莱德步步紧逼,蒲扇大的手掌直往自己头发抓去,鹿本信崇退无可退,只能呼叫大姐头救命。

    在星海馆,除了三日月和绵叶芽衣以外,只要莱德认真起来,没人压得住他。

    三日月平时都不大管事的.......

    所以绵叶芽衣回来之前,鹿本信崇还真拿莱德没什么办法。

    “怎么了,怎么了?又怎么了?没看见大家都在忙嘛?莱德你想造反吗?”绵叶芽衣手提两套紧身西服跑进后台,她刚才还在教新人怎么穿更显身材,听见新人阿信的求助就赶进来了。

    从昨天起,她就立下了把新人阿信当做星海馆三代目来培养的目标。

    尽管莱德迟早会成为星海馆二代目,但以他的年纪,做不长久,培养年轻人要紧。

    绵叶芽衣一进来,鹿本信崇马上有了底气,说话都硬气很多。

    天晓得莱德比他更有底气:“阿信他是吉原店长啊!”

    鹿本信崇惊得手里衣服都掉了:看来莱德疯得不清呢!有臆想症的倾向!

    绵叶芽衣手里的紧身西服也被吓掉了,机械般转过头,将目光投到鹿本信崇身上,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地来回扫视。

    莱德不至于开这种玩笑,他知道后果!

    绵叶芽衣定了定神,大踏步往鹿本信崇那边走去。

    “大......大姐头,你想做什么?”

    鹿本信崇发现绵叶芽衣也有抓自己头发的意思。

    “别动,就两秒完事。”

    绵叶芽衣抓住鹿本信崇的黑发,轻轻往外拔。

    根本拔不下来,只带下来撩撩几根根基不稳的发丝。

    “......”

    鹿本信崇脸都黑了:你们两没给我个合适的理由,我准备烧店撕卡走人了。

    “对不起,阿信,莱德以为你是吉原那个没良心的,刚才验证了一下,冒犯了。”绵叶芽衣的脸也黑了下来,死死瞪住莱德。

    “为什么要抓头发?”

    鹿本信崇并没有消气。

    “因为吉原他是个秃头。”

    “噗呲!”

    鹿本信崇不厚道地笑了,怒火瞬间消散。

    他虽然讨厌和尚,但不歧视秃头。

    堂堂千花町座头鲸,男公关界的神,居然是个秃头。

    “本来就是嘛,哪有那么巧合的事!吉原店长会书法,阿信也会!吉原店长要我给三日月弹《后会无期》,阿信也要!换谁都会猜是一个人了!”

    莱德拼命给自己辩解,吓得不轻,出这么大乌龙,大姐头非让我切腹自尽不可!

    “......”

    吉原店长也曾经要求莱德弹奏《后会无期》?

    也是弹给三日月听的?

    鹿本信崇匪夷所思:不对啊!按理来说,吉原海邸,是岛国人,即便知道了关于三日月的事情,也不该用一首华文曲子来提醒他。

    绵叶芽衣见状,扯了扯鹿本信崇的衣角:“去三楼吧,有些事和你聊聊。”

    “......”

    鹿本信崇有不好的预感。

    ......

    绵叶芽衣指的三楼,是休息室的阳台。

    每个店长都有自己的休息室,绵叶芽衣这间,全然不像她这个年纪的女人该布置的,都是些旅行途中的风景照,最新挂上去那张,是她在南极科考站,望着外面的冰天雪地发呆,眼神中的落寞感满溢而出。

    “来。”

    绵叶芽衣朝他招招手。

    阳台下面,星海馆的广告车旁,人流涌动,今夜的客人没有为昨天的事情而减少。

    绵叶芽衣给自己点了根烟,说起从前:

    “原来呢,吉原那家伙经常和我在阳台上朝远处眺望,他说过,夜晚的东京和白天的东京完全不同,夜色中的东京五光十色,透着一股妖冶美艳,像个穿着和服身材诱惑的御姐。而白天的东京却是个运动系的女孩,色调简约,远眺出去群楼融在天空的背景中豪不突兀。”

    “挺形象的。”

    鹿本信崇搭腔道。

    可惜是个光头。

    “说出这种话的人,都不是东京人吧。”烟圈缓缓上升消散。

    “你和吉原店长......是怎么认识的?”

    鹿本信崇有些诧异,按理来说,绵叶芽衣对吉原海邸应该有所了解了,怎么会连他是哪里人都不知道?

    “呵......”绵叶芽衣深吸一口,“前些年,阿篱说给我介绍个有意思的秃子,我就上了他的贼船了。”

    原来是一见钟情......

    真是想不到。

    鹿本信崇暗暗咋舌,吉原店长是今坂银河口中的神,莱德·加图索口中的萝莉控,和绵叶芽衣口中有意思的秃子。

    想要知道他到底是怎样的人,非得见面才能弄明白啊!

    “说实话,你和他有相似之处,我都有些怀疑,你们是不是老乡。”

    “......”

    鹿本信崇流下一滴冷汗,他老家,离东京可有十万八千里远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