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偏执少年别黑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三章 落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孟沅默默翻了一个白眼,转身就走,沈屿屁跌屁跌地跟着。

    “姐姐,那如果你想吹海风的话,现在还是下午,我们可以去海边吹,不用上天。”

    孟沅微微一笑:“沈屿,长着一张好看的脸,怎么就偏偏生了一张嘴呢。”

    后面几个字,她几乎是咬牙切齿,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沈屿忽略她语气里的怒气,只听到孟沅夸他好看,他腼腆一笑,有些不好意思:“姐姐,你也长得好看。”

    他妈的,老娘不是来跟你互吹的!

    孟沅一口老血冲上云霄,她觉得,像沈屿这种缺根筋的人,就不该跟他废话!

    “我就要在晚上看!”说完这句话,她大步向前走。

    沈屿不明白刚刚还在夸他的孟沅怎么一瞬间变脸。

    果然,女人心,海底针。

    孟沅一路上还在哼着歌。

    “人与人的沟通,有时候没有用……”

    沈屿觉得她在内涵自己。

    孟沅走到一家咖啡馆,随意点了一杯咖啡,沈屿也跟她点了一杯一样的。

    然后两人就在咖啡馆硬生生地坐到了天黑。

    孟沅百无懒聊地玩着开心消消乐,沈屿则坐在她对面,乖萌地看着她。

    等大街上的小店都亮起了灯,孟沅才起身,大手一挥,豪迈道:“走,去吹陆风。”

    沈屿:“……”

    两人并肩走到海边,海滩的夜景更美。

    漆黑的夜空镶嵌着银河,还有数不清的繁星,与夜色下一片墨色的大海相辉映,金黄的沙滩上,一派迷人的景象。

    孟沅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

    夜凉如水,星空迷人,两人走在沙滩上,风吹动了孟沅白色的长裙,飘逸的长发拂过沈屿的脸。

    沈屿双手插兜,随意的走着,黑色衬衣随风鼓起,短发微微有些凌乱,银色的耳钉在夜色下闪烁。

    孟沅的长发拂得他心神荡漾,他不自觉笑了。

    孟沅被海风,哦不,陆风一吹,整个人心情都好了很多,脸上也绽放出了笑容。

    沈屿伸了个懒腰,凤眸微眯,泪痣迷人。

    孟沅走到一处地方就弯腰坐在了沙滩上,沈屿也坐到她旁边 靠着她的肩。

    孟沅惬意地开口:“海边的夜景真美。”

    沈屿笑道:“姐姐要是喜欢,我可以买一栋海边的房子,这样你就可以天天看了。”

    孟沅毫不犹豫地拒绝:“别,这美景就是要偶尔看一次,才有感觉,天天看,都腻了。”

    沈屿轻笑,他想的是,如果让他看孟沅一辈子,他永远也不会腻。

    她对他而言,是看不腻的风景。

    沈屿嘴角缓缓上扬,眉眼间写满柔情。

    孟沅撇过头,看向沈屿,想说些什么,结果瞳孔骤然紧缩,眉头紧蹙。

    沈屿察觉她面色不对,随着她的目光看向远方的海涯。

    海涯上站着一个人,天太黑,看不清楚,但看身形应该是个女人。

    她看起来像是要自杀。

    孟沅连忙站起身了,严肃道:“过去看看。”

    沈屿根本不在意别人的死活,但孟沅想管,他只好跟着她。

    孟沅跑得很快,跑到那个海涯上后,那女人听到有人来,迅速转身,表情充满激动和期待,但看到时孟沅,她眼里的光一瞬黯淡。

    她嘴里喃喃道:“不是他啊……”

    孟沅也看到了那个女人的样子,不过二十多岁的样子,眼泪将妆弄花了,脸上布满黑色的泪痕,在黑夜里显得有些吓人。

    孟沅耐心劝道:“这位……女士,这上面站着挺危险的,要是脚滑,一不小心就没命了。要不,你先过来?”

    那女人眼里全是绝望,双手抱头,似是痛苦,似是挣扎,她的语调里带着崩溃的哭腔:“为什么……为什么我为他做了这么多,他还是不要我!为什么!”

    孟沅算是懂了,这是爱而不得就想寻死吗?

    这人怎么一点都不惜命的。

    孟沅试探的向前一步,她激动地向后退了一步,大喊:“不要过来!”

    孟沅顿住脚步,安抚道:“好,好,我不过来,你别激动,冷静,冷静。”

    那女人又哭得语无伦次,哀求道:“你把他给我找来吧,好不好,还不好?”

    孟沅看着有些不忍:“男人不要你了,你也不能为此就轻生啊?生命是自己的,还只有一次。”

    她可是为了能活命,辛辛苦苦耗了九年,还不一定能活成,估计哪天就又死了。

    孟沅循循善诱劝导:“大家都是第一次做人,有什么过不去的,干嘛为了别人把做人的机会扔了。”

    不知道哪个字让那女人愣了,双目瞪得比铜铃还大,孟沅想着都可以和黑猫警长媲美了。

    想到这儿,孟沅觉得自己真是没个正经,人都要在她面前自杀了,她居然还能想这个。

    那女人又嚎啕大哭,泣不成声。

    “为了他,我连人都不配做了!!!”

    孟沅弄巧成拙,连忙弥补,满脸焦急:“我不是这个意思,只要你回头,就是岸啊,那样你就还是一条好汉,哦不,好人。”

    “啊啊啊!!!”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尖锐刺耳。

    孟沅无奈地看着她哭,等她哭累了,声音都嘶哑了,她抬头看着孟沅,道,眼睛湿漉漉的,带着哭腔委屈道:“你怎么都不安慰我了?我还是死了算了,哇啊啊啊啊!!”

    孟沅扶额,看来她也不是真想死,缺爱罢了。

    这时的她,和大多数想轻生的人一样,只是需要别人来拉一把,她就能从泥沼里出来。

    人们站在死亡边缘的那一刻,都会害怕,而围观的人决定了那是他们生的希望与温暖,还是压死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

    孟沅慢慢上前,缓缓拉住她的手,轻柔道:“那个人丢了你,是他这辈子做过最蠢的事,你值得更好的,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拜拜就拜拜,下一个更乖!”

    孟沅觉得她现在简直就是灌心灵鸡汤的洗脑大佬。

    “我们别待在这里了,好吗?离开这里吧。”

    本以为她应该不会再想轻生了,结果哪里知道她突然激动起来,一甩手,哭着大喊:“可是他又帅又有钱啊!哪里找还找得到更好的!!”

    孟沅一个脚滑。

    我操!!

    这画风不对啊!她救的是个什么奇葩?!

    孟沅不敢置信地瞪大双眼,大脑一瞬间空了,身体迅速往下掉,耳边是呼啸的风声,上方传了那女人惊恐的喊声和沈屿撕心裂肺叫她名字的声音。

    “姐姐!”

    孟沅掉进海里,感受四面八方传来的冷意和孤独害怕,她心里感到绝望,这么深的一片海,看来是死定了。

    她张了张嘴,鼻腔里猛然进了很多水,她呛得咳了一下,更多的水往肺里钻,肺腑生疼。

    身体在不断下沉,意识渐渐消散。

    模糊中,孟沅感觉到唇上有一点热意,接着,腰间有一股力带着她进了一个柔然温暖的怀抱。

    有空气在往嘴里钻,孟沅缓缓睁开眼,看到了一双眼,是她熟悉的眼,看着她永远都是爱意的眼,是她见过最好看的眼。

    看到她睁眼,沈屿紧紧抱着她往上游。

    两人出了水面,孟沅大口呼吸新鲜空气,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上一章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