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本流氓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章 我可是流氓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一阵细风吹过,拂动冷少的发丝,冷少稍有体肤之感,豁然……猛得睁眼。

    “啊……”

    冷少突然坐起,似乎动作幅度过大,胸口一阵闷痛难耐,感觉像是抽筋一般。

    “嘶嘶嘶……”

    冷少倒吸一口凉气,想抬起右手,却因胸口闷痛,迟迟抬不起来。

    冷少无意之中,却不知。身后一只纤细,嫩如白玉的手朝自己伸来。纤手轻轻按在冷少的胸口,胸口痛楚才稍感减缓。

    冷少转头看去,一人蓬头垢面,看不清面向,皮肤白洁如贝之人,静静待在自己身后,打扮跟鬼一样,但冷少没有被吓到,反而有些兴奋。

    冷少猛得握住此人的双肩。

    “我乃葬爱家族大公爵,冷少,无情哈拉,冷少公爵,兄弟你是不是也莫名其妙来到这里的,葬爱大兄弟。”

    此人身体猛得一颤,好像被冷少吓住一般,说不出任何话。

    “难道你是堕落家族的兄弟吗?我可是认识你们的王子,帅坤。”

    冷少见此人无话表达……

    “大……大哥,你认错人了吧……你说的我都不知道啊……而且我是土生土长的岐霞人士,并不属于任何家族势力”

    冷少看此人发型膨胀,再加上自己刚从昏迷中醒来,竟误将此人认作是和自己一样的葬爱家族穿越者。

    冷少内心一敛,心有些许尴尬,却也无可厚非。如今我身处异世,应当放下过去,拥抱新生命,走向新生活。

    欺负欺负大反派,多多少少建立一个后宫天团……

    这才不枉我这被天选中之人。

    冷少看了看四周的监牢,自己依旧享受着牢狱之中,但现在,在这所新牢房中,只关押两人,自己和一个蓬头垢面之人。

    如今身处牢狱之中,却也有失我葬爱公爵的身份……

    “这位兄台,你刚从昏迷中醒来,胡言乱语也属人之常情。梦中事派,不可信之。”

    此人话语清秀,范若文人,随便几句竟帮助冷少化解了认错人的尴尬处境。

    “玛耶。梦中事派,不可信之。能说出这种话,不简单呀!”

    冷少身为现世流氓,从小便不喜欢读书,突然听到文人之语,心中多少有些排斥。

    你个混蛋,竟然让我想起了语文老师。

    “文台谦虚了。”

    此人虽是蓬头垢面,但听言语,多多少少也能分做是读书人。

    “哎呀,竟然是读书人,可告知名讳。”

    冷少画风突变,语风正气昂让,问人姓名。

    “读书人不敢当,鄙人怀青。”

    此人自称怀青,自我介绍中带有少许娇气。

    “沙雕。”

    冷少心有不快,竟吐露出世界名词沙雕。

    “不知兄台,沙雕所谓何意啊。”

    怀青不知沙雕词意,竟然开口反问词中意思。

    “你是读书人,这都不懂吗?也对,你们这些文人,不懂就问倒也正常。”

    冷少一阵反问,怀青一阵语塞。

    怀青双手一拜,彬彬有礼道:“求兄台告知。”

    冷少:“……”

    冷少突然呆住了,不是因为此人的求问,而是因此人所穿的囚衣竟然干干净净,仿佛是一件新衣。

    冷少反观自己所穿囚衣,竟是泛黄,发出阵阵酸臭味,也不知自己这件衣服之前有多少人穿过。

    倒不如……

    怀青眼见身前冷少的目光,一直在自己的身上打转,心中稍感不顺,身体不由向后腾挪几步。

    “给我把衣服脱了……”

    冷少突然一喝,声音虽说不大,但却也惊住了怀青。

    难道我的秘密被他发现了,话说他是怎么发现的。

    “哼哼……不知兄台,何出此言。”

    怀青忍不住哼了两下,表情端庄大雅,但话中的声音却怪里怪气。

    冷少好似被激怒,突然一个飞扑,怀青被冷少瞬间压倒在地,冷少屁股压在怀青的身上。

    “你个混蛋,怪里怪气的死娘炮,我忍你很久了,知道吗,啊……话说你的衣服怎么这么干净,是关系户吧!给我脱下来给我。”

    冷少此等行为竟然只是为了一件衣服,何等的让人吃惊。

    “大大哥,求你了,别啊”

    怀青在冷少身下,不断挣扎,却避无可避。

    “鸭蛋,混蛋,臭鸡蛋,还敢拒绝我。不想活了吧!我现在只是想换身衣服,但如果你非要强行挑战我的耐心,我要的可不止是干净衣服了。”

    “大哥,你是什么人啊……”

    怀青竟被吓得问冷少的身份。

    “我……呵呵……你问我是谁,我可是流氓啊,流氓爱干什么,流氓最喜欢唯我独尊。”

    “我还告诉你,岐霞扛把子就是我冷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