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本流氓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章 凤舞九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监狱内

    冷少换上了囚服,囚服全白色,却又有些枯黄,仿佛是从垃圾堆里捡来的。而且衣服的正反面都写着一个大大囚字,表明了冷少现在的身份。

    冷少进了一间牢房中。

    牢房中,有一把木椅,冷少一看有张木椅,有些错愕。

    “坐下……”

    一声凶喊,杨捕快也进了牢房中,冷少应声而坐。

    杨捕快站在冷少对面,两人互相对视,一个仰视,一个俯视。

    什么眼神,我可不欠你钱,混蛋别这么看我。

    “姓名?”

    杨捕快开始提问。

    原来这里是审讯室,怎么没有皮鞭,和八大酷刑?没有酷刑的牢房一点也不刺激,是没有灵魂的。

    老子穿越过来还要经历牢狱之灾,麻蛋,一点都不爽,我到底是不是主角啊?

    冷少心里无力吐槽……

    “冷少”

    明知故问,我叫冷少不知道吗?不知道还要把我抓来!真烦。

    “你是哪里人?”

    “岐霞。”

    “放屁,如果你是岐霞人,我怎么不认识你,再问你一遍。哪里人?老实交代。”

    杨捕快被冷少自称岐霞人给激怒了,也对,杨捕快可以说是土生土长的岐霞人,而且身为捕快,要经常和别人打交道。如果冷少真的是岐霞人,杨捕快怎么会不认识。

    麻蛋,总不能说我是地球人吧?如果瞎报的话,报错了,被识破,岂不是更可疑,会不会被严刑拷打。

    “男儿四海为家,天为被,地为床。”

    “那就是乞丐。”

    你才是乞丐,你全家是乞丐,我可是地球村,葬爱家族的大公爵,手底下百万之众,没想到今日,竟被你一个小捕快欺负。

    “来岐霞干什么?要饭吗?”

    冷少被杨捕快,这个问题差点气的吐血。来岐霞要饭把我冷少当什么人啊!要不是钢刀被你们拿走,我早杀出这监牢了。

    “是……”

    冷少声音勉强,承认了自己到岐霞来当乞丐讨饭吃。

    “还想要饭,岐霞内现在就你最流氓,吃牢饭吧你!”

    杨捕快不懈的挑衅着冷少,冷少只得强忍怒气。

    太看不起人了,我现在可是岐霞扛把子,你你……

    冷少话语温和的问道:

    “捕快大人,不知小人的赏金,什么时候可以……”

    此刻的冷少,将心中怒火强行压下。

    “还想要赏金,放心吧,你制服汉震山,赏金自然在你名下,但你最近打架,犯事太多,先吃三个月的牢饭吧!赏金日后再谈。”

    那不就是不给吗?混蛋故意针对我……

    ……

    岐霞大街上

    “你知道吗,罪犯汉震山被抓了。”

    “什么,是谁抓的,真的是为民除了一大害啊!”

    “是一位叫冷少的少侠。”

    “呸,他也配叫少侠,冷少可是伤了我不少弟兄。”

    “你们这些流氓活该被教训……”

    “嘿,臭老头,你知道什么,冷少可是流氓中的流氓,比我更不是人……”

    “呵呵”

    ……

    冷少抓住汉震山的传闻现已被岐霞内的老百姓传遍了,冷少大战汉震山的话题,也被人津津乐道……

    监狱内

    两个捕快正压着冷少去一所监牢。冷少表情看起来很失落,让人感觉就差将失落两字写脸上。

    “到了,进去吧。”

    两个捕快将牢门打开,冷少看向牢房发现这是个大间的牢房,场景偏暗,牢房中数十人。但当冷少看到这些人的脸时,吓得一阵腿软,差点瘫倒在地。

    “我不要进这间,给我换,给我换……”

    原来这间牢房里所有人,都是栖霞内的流氓,而且他们几乎有个共同点,都是被冷少得罪的狠角色。

    如果冷少被关在这个牢房几个月,岂不是要死上千百回。

    “就这间了,监牢岂是你想换就换的……”

    两名捕快趁冷少不注意,一瞬间,将其强推了进去,眨眼间关上牢门,锁上了铁链。

    冷少趴在牢门上大喊:

    “你们两个等着,等我出去了我不会让你俩好过的,我日……”

    就在冷少叫骂时,杨捕快突然走来。

    只见那杨捕快拿着一张手帕,捂着鼻子,快步向冷少走来。

    “喂,你只要把赏金给我,我给你换一个单人间,怎么样?”

    杨捕快话语有些戏谑,狐笑般看着冷笑,好似调侃。

    “哎呀,杨捕快也贪这钱,这钱是我因得的。杨捕快不怕,做了见不得光的事,生儿子没屁股吗?”

    冷少开口拒绝话语果断的不能再果断。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两人同时大笑,让摸不着头脑,却又有些诡异。

    “这间牢房里人这么多,我看你怎么死,哦,对了,我忘了提醒您,如果你在监狱里打架,就是藐视王法,一千两白银你照样拿不到,如果你现在识相说不定还能好过些。哈哈哈哈哈……”

    杨捕快说完,满脸笑容桃花开,简直是在挑衅冷少。扔下手帕便快步离开了监牢。

    “我又没得罪你,你大爷的杨捕快……”

    “我要死了,我变成鬼,天天爬你家窗户……”

    ……

    看着杨捕快远去的身影,冷少无情呐喊,摇晃着牢门。

    “哈哈哈哈……”

    冷少背后突然一阵大笑,此时大笑岂不是在挑衅冷少。

    冷少转头看去,众人中有一胖子特别显眼,秃头秃顶,浑身泛着油光,锃光瓦亮,差点将其看成铜人。

    “你叫冷少,呵呵,听说我的一帮兄弟被你照顾得很好啊,如果你现在跪下叫爷爷,我让你好过些。哈哈哈哈哈……”

    此人明显是流氓中的头头,眼看冷少有如此下场,嘴上还不忘补上几刀。

    “我大哥让你跪下听到没有。”

    “跪啊……”

    “快跪……”

    “哈哈哈哈……”

    胖子身旁的人,个个起哄,要冷少跪下。却殊不知,自己做了一手好死。

    “大哥大哥,我不叫冷少,我叫帅坤……”

    冷少突然称呼自己为帅坤,简直在侮辱众人的智商。

    “我尼玛……”

    突然有一人站出,口吐着芬芳,捏起拳头就要干冷少……

    “唉,大哥,大哥小弟初来乍到,给大家跳一支舞,怎么样,跳舞我最拿手了。”

    冷少突然有了讨好之意。竟然主动要求跳舞。

    “跳舞,好啊,爷爷我最喜欢看人跳舞,今天第一次看男人跳舞,跳一个给爷看看。”

    胖子突然发话,想看冷少跳舞,仿佛突然来了兴致。

    冷少嘴角一斜,露出阴笑,但牢房偏暗众人没有发觉。

    “我称此舞为,凤舞九天,这个舞是献给各位的兄弟的。”

    冷少土然倒在地上,躺在地上大展步伐,身子骨不停的摇摆,跳得很夸张,众人差点被惊掉下巴。

    “老大快看,躺在地上,跳得跟死狗一样,哈哈哈……”

    “这哪是跳舞,明显就是躺在地上装疯卖傻。”

    “哈哈哈哈哈哈哈……”

    ……

    众人狂笑间,却没人注意到,冷少扬起了大片大片的灰尘,但这正是冷少的目的。

    冷少越跳越疯,节奏越来越快,扫堂腿一个接一个,扬起的灰尘越来越大。

    “别跳了,灰太大了,我都看不清这里的谁和谁了。”

    “咳咳咳……”

    开始有人被灰尘呛的咳嗽,但冷少依旧没有停止。

    当雾大到冷少都看不清自己全身时,冷少突然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冲到人堆里,见人就砸,尽情挥舞手中的石块。

    “混蛋们,你们也想起舞吗?……”

    啪啪……

    牢房里冷少除了自己,可以说整个牢房都是敌人,灰雾中抓到一个人就打。

    但对方人数太多,看不见情况,不会轻易出手,出手就怕误伤自己人。

    “欺负我,老子要你们命。赏金老子不要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