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明武状元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38 泸州要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大军开拔了,浩浩荡荡,旌旗遮天蔽日,八万大军兵分五路径直朝泸州进发,前军先锋五千人由老将赵之尚统领,曹鼎蛟的定远营压后,赵之尚的定军营一分为二,护卫大军两翼与王岚平亲统的中军齐头并进。

    中军由五千羽林卫和一万各地降兵组成,这些降兵经过近一个月的整编也小规模,不光是装备,连士气也大为改观,全军都流传着一个戏言:跟着汉王有肉肉吃。

    走在大军的后面是由八由千民夫组成的后勤队,全军的辎重都由他们运送,工钱和兵卒的军饷一视同仁,这些百姓也乐得做这些差事,不用上战场又能和当兵的领一样的钱那还有什么可说的,一个月二两银子那都快顶上县太爷的收入了。

    郑森也在此时返回了徽州了,他得保证粮草的供应,也真是难为他了,好在是现在已入秋,眼瞅着就要到秋收的季节了,只要用些心,粮食应该不成问题,唯一的就是钱不够,长乐山口一战,光是赏钱就被汉王撒出去五十万两,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可就苦了这个后勤调度官郑森了,一手筹钱,一手筹粮。

    户部也暂时将不在紧的款项压下,全力支援西边战场,另一面也号召官绅捐助,到目前为止一切还算太平,只是谁都知道,真正花银子的时候还没开始呢,西军大军还没到四川,而银子已经花掉了三百万两,看样子弘光元年除了西征,朝廷什么事也不用办了。

    大军穿州过府,一路上不断有地方官员出来迎接,还是老规矩,贪官杀,能臣干吏得以提升,反正王岚平手里有的是空白任命文书,填上名字那些官员便可走马上任,不久吏部的正式任职公文就会多南京传来,这也多亏了宋大力及时赶回南京,以他的脾气还没人敢当着他的面和宫中眉来眼去,甚至连私下宴请的事都不曾发生,整个皇宫天天如临大敌一般,不管是谁进出都得拔光了查个底掉,以至于连方菱都没有再进过皇宫。

    那刚刚疯病痊愈的朱由崧度日如年,只要稍有点不老实就会被宋大力暴打一顿,反正也没从看到,揍皇帝这事宋大力可喜欢干了,宋宪几乎苦劝,说皇帝不能打,宋大力哪听他的,我行我素,张口就是老子只听汉王,朱家皇帝在他眼里现在连太监都不如,捏死他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

    宋大力这么做是有他的道理的,只有朱明的皇权被踩踏得一文不值时,新的强者才能更顺理成章的取而代之,他没去考虑这么做对不对,他就是这么认为的。

    **

    在王岚平大军出郴州时,他同时下令夔州前线按兵不动,不准和清军正面冲突,攘外必先安内,拳头只能攥在一起打人才疼,不能树敌太多。

    在秋风起黄叶飒飒而落之时,大军已赶到了贵阳府,王岚平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换掉舒适的马车,他骑着高头大马进了贵阳城,此地距泸州已经只有不过五日路程,一路舟车劳顿,得让将士们好好歇息几日,同时也好将泸州的最新敌情给摸清楚。

    这里已近四川,打探敌情还是由马祥麟去,他熟悉这里。

    苦西贼日久的贵阳府百姓听说官军来剿贼了,全城沸腾,那场面真的是热闹非凡,沿着入城的队伍两侧全都摆满了随手可取的酒食。

    只是虽有近两万人入了城,可路两边的东西却未曾少一物,没人敢违抗军令,胆擅取百姓一物者,不论贵贱一概斩首,军令不可谓不严,不久前在大军过靖州府时,两个士卒因为同行的士兵脚受了伤不能走路,他俩便去沿途的一户百姓家折了一块门板来抬着他走,最后,两人双双斩首。

    贵阳府暂时被军事管制,除入城的两万人外,其余大军全都驻扎在城外,就地安营,天气渐凉,在这贵阳城里还能准备好过秋入冬的军服才好开战,估计会等十天半个月。

    贵阳城是座大城,由于西贼常在周边活动,这城池几经修善,也颇具规模,半里宽的护城河也早都蓄满了水,只不过现在里面全都是光着屁股的士兵在里面洗澡,一路而来,也只有这时候能洗个干净了,汉王说了,要想受了伤之好还能活下来,就得把身上和衣服都洗得干干净净,一天之后,平时清澈的护城河变得浑浊不堪,沿岸还飘上来不少鱼,正好,给大军打打牙祭。

    临时的汉王行辕选在了城中兵备道衙门,各级官员相继陪同,此时的汉王风头正盛,谁敢不巴结。

    士卒打扮多日的香兰、香菱姐妹也终于有机会能换回女装,军中不能有女人是军纪,但王岚平又舍不得将她俩留在郴州,思来想去也只能让她们扮作汉王的侍卫,随军同行时大多数时间也都是呆在马车里,纵有几个高级将领知道,也没人会多说什么,王驾出征按理说随行的服侍人员是可以有女眷的。

    视察完贵阳的城防,城中守将也将周边各处的明军据点加以介绍,整个贵阳府和泸州对峙的前线阵地明军一共才一万人不到,以毕节卫为据点驻兵,原本这里有兵四万余人,只是被原云贵总督赵之沿和桂王抽调走了,现在剩的这万把人自保都觉不足,于王岚平的战事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几天后,各处探马相继回来,泸水及其周边的西军军情也摸了个大概。

    驻守在泸水的守将为大西五军都督府的后军都督张化龙,守军五万余人,自打王岚平西征开始后,张化龙依令又在泸州周边建起了三座水寨两处要塞,以卫泸州。

    泸州城三面环水,东接陆地,似一条巨型的胳膊伸展在长江之中(类似小型朝鲜半岛),遂得名神臂山,整座城修筑在离距江面三丈多高的悬崖之上,沿着峭壁全城被一条近七里的城墙环绕,奔流不息的滚滚长江成了泸州城天然的超级护城河,自古以来这里就是易守难攻之地,当年蒙古灭南宋,四川全境沦陷,唯有这泸州城屹立在川南没有倒在蒙古的铁蹄之下。

    泸州城扼川南咽喉,是大军入泸水的必经之地,过了泸州便是嘉州(今乐山市),成都,大军只要沿着泸水(也称金沙江、通天河,诸葛亮‘五月渡泸、深入不毛’便是此江)几日便可抵达成都城下,但自古以来就没听说能从水路攻破泸州城的,当年的蒙古人唯独拿不下这里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不习水战,只好围而不打,一直将泸州城里的军民全都饿死才攻下。

    沿着泸州城墙修有五处炮台,封锁江面,三处水寨分布在神臂山左右江面上,大小战船两百余艘,整个泸州防线的西军兵力可达七万人,城中存粮能支持多久那就得而知了,当年蒙古围而不攻,围了十一个月才得手,这么久时间,王岚平肯定等不了。

    城内的布局也不了解,根本无法靠近。

    泸州大战的第一次军事会议就在王岚平进入泸州城后的第三天开始了,赵之尚原本就是在这里统兵,他对西军的部署和当地的地型相当了解,在他作完一番军情解说后,兵备道衙门的大堂上鸦雀无声,谁也没有打过这种攻坚战,根本无从下口呀,最关健的便是怎么过江,没有水军那就只能看着泸州城干瞪眼。

    难怪张献忠对此等重镇表现出一种漠然置之的态度,也用不着多上心,七八里宽的江面总不能游过去,而且还有西军的水军时时在江面上游弋。

    王岚平也是连连直皱眉,出京军报并没有显示这里有水师,也只探得泸州守军不过两三万人,这动作也真够快的,怪只怪自己在郴州多逗留了近一个月的时间,给了西军从容布置的时间,以逸待劳,八万大军也只能望江兴叹了。

    军事会议从早上一直到晚上,吵吵吵闹闹也没吵出个所以然来,有的人干脆建议放弃从这是城入川,北上和水路军会合,从阳平关入川,虽然路途遥远,可相对容易一些,而且那里还有秦良玉的上万白竿兵作为内应。

    也有人建议调水路军过来,学当年的蒙古人围城,办法虽是笨了些可损失是最小的,只不过就是多费时日多消耗些军粮而已,这总比多死人要好,说不定还能引得张献忠的大军来援,那就太好了,围城打援一直都是决战的最好引子,以现在汉王军的实力在野战中消灭张献忠肯定没问题。

    王岚平没有当即反对这两条建议,取道阳平关太远了,那等于又要兜个大圈子,就算不计时间,那阳平关驻守阳平关的是西军悍将白文选,引兵十万,分驻在阳平关、定军山和天荡山,相互依托,一点也不比泸州好打,王岚平将水路军按兵在夔州不动的另一个目的就是为了防备在自己打泸州时阳平关和顺庆一带的西军兵马会来增援。

    围城打援倒是可以一试,但要看打的对象是谁,只能从成都来的援兵,阳平关的白文选或是顺庆的艾能奇不能来,他们一走,川东门户大开,那就便宜了驻扎在顺庆的清军阿济格部了,如果只围城,天知道要围多久,蒙古人围这围了一年,围襄阳围了五年,不管是一年还是五年他都等不起。

    第一次军事会议就在沉默中收场了,王岚平心事重重的回到住处。

    贵阳兵备道衙门里有处清静的院落,只是随着汉王的入住这里才喧闹起来,由上百年伤残部卒组成的亲兵卫队也住在小院四周,别看这些人手脚不便,可那都是在战场上玩过命也敢玩命的亡命之徒,打小规模的近战毫不逊色。

    小院分为前厅后寝,地方不大,却是五脏俱全,打扫得也干净,穿过前院便是一处圆拱门,圆拱门的四周有一丛丛翠绿的毛竹,贵阳府到处都是这种大青竹。

    过了拱门,里面便是后寝,由一圈房屋组成,有点像四合院,在院子中间有棵枝繁叶茂的树木,王岚平也不知道是棵什么树,一人多粗,四下展下的枝干将整座院子都掩映在树荫之下,抬眼望去,也不知树枝间有多少鸟窝。

    地方还真是个好地方,如果不打仗了,寻个这么一处宅子,再寻上十个八个娇妻美妾,没事赏赏书,打打拳脚,再让娇妻舞上一舞,品酒论古今那也是人生一大快事,唉,这些也只能想想了,处在汉王的位子上,那有那么惬意的生活。

    王岚平闷着头走进了后寝小院,几名亲兵走到这也就自觉的不进去,只在圆拱门外站岗。

    来到院中,只是香兰和香菱树荫下背对着自己而坐,看那样子好像是在绣花,从二人的口中还有一阵阵动听的小曲哼唱飘来。

    这时只听那香兰一边走针引线一边和她姐姐说道:“姐,你说将来汉王会带我们回南京吗?听说汉王府比这里大多了”

    香菱正埋头手里的活,随口道:“咱姐妹只是奴婢,别想那些了,就算去了咱也是伺候人的命,姐到是希望就这样留在这里不走了,你看这里多好,和咱家那被土地匪烧掉的院子多像”

    听得出来,这姐妹俩以前的家境不错,只是再好的家境也禁不起土匪的折腾,要不是当时她俩不在家,哪还有命在这说话。

    香兰停下了活计,抬起头看着屋檐上的麻雀跳来跳去,一脸憧憬,“姐,你说汉王会留在这吗?”

    香菱蹙眉看了看她那出神的样子,掩嘴扑哧一笑,说道:“你还真敢想,留在这干嘛?你以为你是谁呀,汉王府里一堆的美女,他会看上你”

    香兰嘴一鼓,扭着纤腰道:“姐,你怎么这么说我,汉王喜欢我,他,他昨天晚上还……”

    “还怎么样?”香菱起了兴致,在她看来,妹妹能得到汉王的青睐肯定是好事,在这兵荒马乱的日子里,女不不找个靠山很难活下去,两姐妹谁得宠都可以。

    香兰脸上微红,羞于启齿,喃喃道:“他,他昨晚抱过我,还,还在人家胸前咬了一口,你看,这,这还有牙印呢”

    王岚平在后面都听得真摇头,不过心情倒是好了很多,没有那些解不开的战局打扰,听她们聊些悄悄话也不错。

    香菱惊张着嘴,一脸庆幸,她的嘴比妹妹的嘴要大一些,嘴唇厚实,很是性|感,笑起来一眼便能看到两排洁白的牙齿和两颗不太明显的小虎牙。

    “那然后呢?”

    香兰深吸了一口气,腰随即挺起又软了下去,声音也变成了嘟囔,“然后他就睡着了,什么也没发生”

    香菱一听,也是一脸的哀怨,咋汉王就是这般镇定,书上说的坐怀不乱原来还真有其事呀,难道是姐妹俩的姿色因不些他的兴趣,不至于吧,然不成在汉王府里的女人都是天上的仙女不成。

    这时,香兰突然一阵窃笑,脸也变得红了起来,从王岚平这个方向看去,只见她耳朵都红了。

    只见她伏在香菱的耳边一阵窃窃私语。

    随即就见香菱又是一阵惊讶,眼都大了一圈,失声道:“你,你真摸了?你真不害臊”

    香兰马上搂着她的香肩摇晃着,洒着娇道:“姐也,我就知道你要笑话我,别告诉汉王好吗,要不然我非羞死不可”

    王岚平实在是听不下去,越说越香艳了,再说下去自己又得饱受折磨了,禁欲一年,不能不算数。

    “咳”王岚平拢起拳头轻轻的咳了一声。

    两姐妹闻之花容失色,慌忙齐齐跪了下去,香菱道:“不知汉王回来了,奴婢有罪”

    王岚平道:“别老跪着,这又没有外人,刚才你们聊得不是很随意吗?”

    香兰忙抬头绯红着脸道:“您,你都听到了”

    王岚平一摊手,摇摇头道:“听到了,不过你放心,我会为你保守秘密的”

    香兰顿时羞得将头埋里了姐姐的背后。

    “给我看看,你们绣什么呢?”王岚平随意问着,攻泸水还真的从长计议,得有个长远的计划。

    香菱将藏在身后的圆框绣面慢腾腾的拿了出来,绣面大部已经成品,乍一看好像是一叶小舟在水面上行进,水面很波澜不惊,舟上一男子矗立船头,其后站着两名身穿一红一绿罗衫的女子。

    “你这绣的有什么说法吗?”王岚平前前后后翻看着,随口问。

    香菱脸红扑扑的,厚实的嘴唇上留下一排白色的牙印,好半天才喃喃道:“没,没什么意思,奴婢绣着玩”

    却在这时,王岚平脸色大变,哈哈大笑,兴奋得连拍了几次绣面,道:“对呀,破泸水当用此计,香菱你真是我的福将”

    王岚平一时兴起,一把将香菱抱起,也不知一瞬间在她脸上留下多少口水,还不等香菱反应过来,他已经欣喜的拿着她还未绣好的绣面走了。

    “姐,汉王说你什么?”

    香菱还沉浸在刚才的激动着,眨眨眼,抚摸着发烫的脸颊喃喃道:“没,没听清”(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