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明武状元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39 实力远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夜幕已经降临,但贵阳兵备道的大堂上依旧灯火通明,王岚平迫不及待的想证明自己的想法有没有可行的可能。

    烛火闪烁着,照映着一张张严肃而又郑重的脸,泸水一战至关重要,王岚平很在意。

    他兴奋地对众将道:“各位,泸州易守难攻,这已有目共睹的,但不管再坚固的堡垒都不能保证没有一点漏洞,这就是泸州要塞的最薄弱之处”

    大家顺着他的手指将目光锁定在案桌上那张泸州地型图上,只见汉王的指尖处是几笔简单的波纹,谁都知道,这表示的是长江,环绕在泸州城三面的滚滚大江,看是看清楚了,可你要说大江是薄弱点那是不是有点病急乱投医的脑子发热之嫌,谁不知道长江一直都是一道难以逾越的天堑。

    王岚平早就猜到大家的不信,他又道:“对,我知道,长江是拱卫泸州的屏障,大家都这么想,泸州城里的守军是这么想,那驻守在城里的西军统帅张化龙肯定也是这么想的,谁都能猜到只有疯子才会从水路进攻”

    众将面面相觑,赵之尚是和张化龙打过仗的,他深知想从水路攻取,无疑于自杀,有多少人都不可能成功,就算能在短时间内调镇江水师过来,就算能接近泸州的城下,可那绕城三面的悬崖怎么上去,连攀爬的地方都没有。

    赵之尚咽了咽口水不解道:“汉王,你不会真打算从水路进军吧?”

    王岚平一本正经,肯定的点头道:“那你们还有别的法子吗?”

    众将又是一阵面面相觑,很明显,没有,就算有这一时半刻之间也想不出来。

    曹鼎蛟脑门都出了汗,喃喃而道:“汉王,您可不能重蹈长乐山口的覆辙呀,大军入了江,可不想步战,想撤都撤不回来了,只要有一个疏忽,很可能就会招致全军覆没”

    王岚平哈哈一笑,一拍桌子道:“本王昔日在终南山游历时,遇到一位退隐的兵家,我身上所学有一多半是出自他所授,入师时,他曾告诉我一句话,‘兵者有三必务,其一,勇也;其二,诡也;其三,赌也’,其中最最重要的恰恰就是赌,老子今天就赌那张化龙不可能料到我会从水路进攻”

    大家看他说得么肯定,虽是不解,但也知道汉王经历了长乐山口的惨烈之后应该不可能再大意,便都不说话,等着他的详细分解。

    王岚平信心满满,将将头盔给扔到了一旁,再次指着地图道:“各位将军,你们看,西军的三处水寨都围绕着神臂山而立,看起来互为依托,但实际呢,实际就是不论咱先攻哪一座水寨,别的水寨想要来救援,他就必须要绕过神臂山这个最尖顶处,就是这,这一绕就是三十多里的水路,如果忽略风向不计的话,这段距离大约耗时半个时辰”

    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哦,原来汉王不是要先攻泸州城哪,那还好,还好,水寨是西军新立,防备相对薄弱,兵力也不多,每一寨大概六七十条战船,其实说是战船,那是夸张,以前明军和泸州的西军只是对峙,从来就没打算过主动进攻,对方不打过来就是老天有眼了,所以张献忠压根就没有拿盘踞在毕节卫的明军当回事,也就没有组建那费钱又耗时的水师,一直到听说明廷的西征军从徽州过来,张献忠才意识到,王岚平的目标可能是泸州,这才加强了守兵,并依泸州为主体修建了一条防线。

    水军也是临时拼凑起来的,真正的战船占不到十分之一,其余都是新近征集来的民船,连小舤板都有,先取水寨抱握大一些。

    可惜的是,王岚平手里连民船都难以征集到,要取水寨总不能划着洗澡盆去吧。

    就在大家疑惑不解之时,谁知汉王又语出惊人,拿出那个香菱还没完工的绣面,扔到了地图上面。

    “要破泸州,先取水寨,要取水寨,这就是办法”

    大家都愣愣的,瞬间感觉脑子不够使了,圆拱的丝质绣面上不过就是三人一船,一江水数山峰而已,这种绣品稍微会点女红的姑娘家都能绣出来,这还能和战场联系到一起?

    就在大家聚睛会神的将目光全都投在绣品上时,王岚平却是很诡异的一笑,说道:“别看了,和上面绣的东西压根没有关系”

    众将闻言便将伸直的脖子给收了回来,一个个满脸疑惑,谁也猜不透汉王到底打的什么鬼主意,希望别是一时拍脑门得来的。

    **

    在贵阳一待便是十多天,在这段时间里云南和贵州的各级官员相继前来参拜王岚平,也没有人要求他们来,只是看眼下这局势不来表表忠心怕是官位不保,一时间贵阳城里百官云集,兵备道衙门的门槛都快被人踩平了。

    其中来头最大的就要算世代镇守云南‘彩云之国’的沐家,以前的黔国公,如今的小沐王,这可是亲王级别的异姓王,全大明朝除了汉王王岚平也就数这位小沐王沐天波身份最尊贵了。

    王岚平这么重视沐家,也就是因为他不姓朱,更重要的是沐家是大明的开国功臣之后,几百年的名门望族,连这种人都要靠汉王的福泽活命,试问天下还有人敢不争相投靠吗?

    云南地处西南边陲,朝廷的控制力量向来都很薄弱,而沐家又在此镇守二百多年,虽无恩泽于百姓,可也没犯什么大错,当地百姓多拥护,如果王岚平对沐家也痛下杀手,只怕反而于当地的安稳不利,他不指望云南这少民混居的行省对自己的大政方针有什么帮助,却也不想对自己掣肘,这几个原因下来,沐天波捡了条小命,云南也免遭战火的涂炭,一举多得。

    随着沐王进贵阳与汉王明目张胆的相会,好像在无形中又捅破了一层窗户纸,那就是亲贵和手握重兵的大将再也无视大明的祖制,就在万众瞩目中站在了一起,看似很不起眼的举动,却有着和宋大力在南京践踏皇权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什么大明祖制,狗屁,老子想踩就踩,踩进稀泥之上,让全天下的百姓都对这个已经虚弱不堪、萎靡不振的大明王朝失去最后一丝怜悯同情之心。

    沐王在贵阳没有多做逗留,他这次来除了拍王岚平的马屁钱,还带来了十万石粮食和五十万军费,云南到底是个没有遭兵灾的省份,百姓也安居乐业,这点银粮得来全不费工夫,王岚平很爽快的照单全收,并亲自陪同沐天波检阅了自己的大军,其实就是以威武雄壮的兵势吓吓他,在云南给我老老实实的,敢有一点不忠之心,片刻之间就能将你沐王府给踩进土里去。

    沐王是老实的,长乐山口一战让他看清了,论战场争雄,目前自己还没有资格和汉王相抗,要想保得沐家百年基业不倒,也只得忍气吞声了,谁叫朱家天子不争气,皇上保不了臣子,臣子又如何能保得了皇上。

    沐天波以亲王的尊位提领云贵总督之要职,作为不是汉王亲信能得到这样的重任,沐天波也只能感叹一声,夫复何求呀,随即屁颠屁颠的返回云南,恨不得沿途给汉王建功得牌坊。

    同样,也不是每个来拍马屁的官员都有这么好运气,锦衣卫这一年来可谓再度风声鹊起,在官场中也足可说是无孔不入了,凡是对汉王心存不满的官员不论能臣干吏,一概一抹到底,回家哄孙子去,凡是对汉王心存忠诚的官员,就算是能力有些欠缺,也一概升官,因为此时王岚平身边的备用官员已经用尽了,只得两相比较先取对自己有利的吧,将来再慢慢替换,不求这些人能帮自己多少,最大的好处是听招呼,在关健时刻别给老子捣乱。

    大军在贵阳待了十八天,终于再度开拔了,八万大军依次像泸州进发,沿江扎营二十里,一到夜晚,那遍地的篝火比天上的繁星还多,先从气势上吓唬吓唬对方再说。

    而在这些天里,王岚平也不光是安抚云贵的官员,同时做了一些别的事,譬如香菱那绣面的秘密。

    **

    天刚放晴,王岚平领着众将站立在滚滚大江的江畔,江风呼号,此时正是九月中,西北风几乎整日刮个没完,要论水战,天时在王岚平这头,以朝廷之兵剿叛逆又占人和,西军所峙者不过地利而已,战争必胜三要素,王岚平占其二,胜算还是很大的。

    远远望去,那令人淡之色变的泸州城却只能在江心之中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对岸的景色也都被时而翻腾的江水淹没,只有等风势稍退时才能看到几个黑点在江心起浮,赵之尚说那是西军的侦察船。

    习惯在马上征战的王岚平面对长江这种庞然大物,也是吃惊不小呀,看看那几个黑点,仿佛一瞬间就被波浪吞没,一会又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别说打仗了,能站稳都不易呀。

    两岸相距七八里呢。

    王岚平以马鞭而指对面道:“泸州城,名不虚传哪,虎距龙盘,雄视大江,足以小视一切对手,本王记得在崇祯十一年游历至此时还没有这般气魄,几年不见,刮目相看,赵老将军,这泸州城新添的防务是何人所建”

    赵之尚捋须晗首道:“伪西定北王艾能奇,听说川西的剑门关新城关也是他所筑,此人在西军中以善守著称,这布城结寨也是一把好手”

    王岚平点头赞许道:“嗯,能人,如果没有外力相加,只怕这张献忠会将位子传给他吧”

    赵之尚想了想,沉吟道:“卑职到不这么看”

    “哦?”

    “汉王,这世上不是人人都如汉王这般全才,艾能奇虽在西军中声望高,军功重,可惜,智谋和官场上的手段远不及其义兄孙可望,他好像也有自知之明,能固守决不主动出击,打呆仗,在顺庆的阿济格可算是真正领教过了,好像双方在那比着看谁先老死似的”

    “啊,哈哈,有趣”王岚平哈哈大笑。

    就在众将都在咐合的大笑声中,王岚平突然一改脸色,喝道:“传令,风稍停后立即进攻,打得主营,先摸摸对方的虚实”

    “得令”

    说是进攻,其实也就是二十几艘长不过五丈的单桅民船,在船体的四周加上一些护板,再添派些弓箭手和火器这就算是一艘正儿八经的战船。

    除此之处还有三十架竹筏,贵阳府就这东西多,随手可得,也算是战船了,至于战斗力嘛,约等于零,这就是一支上去趟雷的炮灰,也没打算他们能活着回来,虽是残酷了些,可又不得不这么做,排头兵总要有人上,竹筏也就是为了虚张声势,实在是因为民船都没有了。

    民夫呼喝着王岚平听不懂的号子,将三十架竹筏抬入了江中,二十艘战船也在岸边集结列成一字长蛇阵。

    别看小小的竹筏,铺上木板,加支一桅小帆,站上四个人外加一磨盘大小的战鼓,倒也平稳,再用一根根绳子和战船连接起来,相信到时候别有一番风景。

    时间转眼便到了傍晚,江面上波光麟麟,金光万点,每到夜幕降临时,江面的风便变得小了起来。

    高处的战旗挥动,汉王的‘水师’疾驰而去,竹筏上战鼓隆隆,顺着西北风只能早已传进了泸州城中。

    王岚平和众将登高而望,他看了看这颇有些寒酸的‘水师’,对身边的人旗语兵道:“告诉他们,别太靠近”

    旗语兵连连挥舞着彩旗,都说义不理财,慈不掌兵,可不论是哪个将领并不是真的视人命为无物。

    随着汉王水师的步步逼进,泸州城头也沸腾了,张化龙闻得战鼓声便登上了城头,举目远眺,差点没把他笑死,敢情大名鼎鼎的明廷汉王不会打仗,这不是小孩子过家家吗,就这几艘破船也敢直取泸州城,太不给张某人面子了。

    泸州城头几支火把连连挥舞,只见西军左边水寨寨门大开,三十余艘战船鱼贯而出,直向汉王水师射来。

    江面不同于陆地,一眼望去,四五里之内尽收眼底,只是天色有些昏暗,看不真切,连战鼓声也渐渐都听不到了。

    汉王水师直取泸州城下的悬崖峭壁,并不在意从左侧杀来的西军水军,好像就是上去送死似的。

    突然一阵轰隆隆的声音响起,连王岚平这边都能清楚的看到泸州城墙上的大炮开火了,江面上水柱腾升,巨浪滚滚,行走在最前端的两艘汉王水师战船前舱瞬间就千疮百孔,也不知中了多少发炮弹,随着木屑飞溅,前舱迅速注满了水,转眼间就一头钻进了水里,船上的十多个兵士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

    汉王水师的指挥船在最后面,几个令旗翻飞,水师迅速拔转方向,逃避这鬼门关。

    屁股后面的西军水师一直尾随,直到进入这边大炮的射程才退了回去。

    “再攻!”王岚平再次下令。

    刚刚抵岸的水师马上调转船头,这次是直奔西军右水寨去的,如此几次三番,水师损兵过半,天也完全黑透了。

    “收兵回营,明日再战”王岚平拔马便走,脸上却是浮现一抹喜色。(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