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磬南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九章 诀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在冰天雪地,雪虐风饕的磬南山腰处。土屋内老者似睡非睡的躺在炕上,白山则满脸泪痕,走前走后熟练的忙碌着,放锅烧水,和面搅拌,他每搅动几下便要抹下那再次涌出的泪水。

    如今白山已然知道自己的身世,无论其富贵还有贫穷,与自己都有着千里之遥,想了也是枉然,便也不再细思;此刻的他只想为老者做一碗苞米面汤,那是在老者牙齿所剩不多后,最常吃也是最喜欢吃的面汤,早年老者从小扶养他到大,懂事后的他觉得亏欠老者的太多,便想好好照顾老者的晚年,他不仅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于他而言,他也不想做有违孝道之理的事,于老者而言,与他相论最多的便是这孝,其最重的也是这孝,白山也深知其理。

    其实,此时的白山已然后悔当初追着老者问其身世,一个含辛茹苦扶养自己十几年的人,两人之间已然胜过真正的亲人,其言传身教,谆谆善诱,老者对自己有着天大的恩情,于情于理,自己也不忍离他而去,他只是压制不住内心的好奇心罢了。

    片刻之后,热气腾腾的面汤在锅内沸腾不止,整个屋内弥漫着杂粮的面香,白山看面汤已熟,拿过两块灰旧的布条,放至铁锅两端将其端下,给碗里盛了一碗面汤,而后从桌上娄内拿出两个黄面团子,一点一点的撕碎泡在了汤里。

    白山拿过一双自制的木筷子,端着一碗面汤轻手轻脚的走到炕边,轻声唤道:“爷爷,爷爷,汤好了。”

    老者悠长的低应了一声,努力的睁开了眼睛。白山赶忙将碗筷放到一旁,从炕尾拉过来一条叠好的被子,扶起老者将被子放置老者身下。端过碗筷夹着那泡的发胀的黄面团子一下又一下的喂向老者。老者用所剩无几的牙咀嚼着,满露欣慰的看着白山,那布满血丝的双眼也渐渐湿润了起来。

    吃光了碗内的黄面团子,白山赶忙将汤递到了老者嘴边准备喂给老者,老者却抖动着双手从面前接过碗自己喝了起来。白山看着老者那颤巍巍抖动的双手,生怕碗从老者手中脱落,双手便在老者拿碗的双手之下接着。老者几口便喝完了面汤,伸出食指将沾满面汤的碗内一捋,便塞到了嘴里,似乎有些意犹未尽。

    白山见碗已空,便接过碗准备再次盛汤,不料老者却招了招手叫住了白山:“山儿,把碗先放着吧,爷爷突然想起一件事,憋在这心里头很多年了,一直想不明白,便想问问你。”

    “什么事啊?爷爷您说。”白山心中有些疑惑,但还是尊听了老者的话。

    “你有没有发现,你自身的一些不同寻常。”老者见白山坐到了自己身旁便开口问道。

    白山被老者这句莫名其妙的话惊的有些摸不着头脑,但随即又想到那个缠绕自己多年的诡异梦境,不禁还是有些心有余悸。

    老者见白山一脸的沉思疑惑之状,便开口道出缘由:“自从我把你抱上山一刻起,这沿台周围所有的蛇虫鼠蚁都不见了踪影,就连你也从未得过一次病,这太不合乎常理啊!真让人难以理解,还有每年到十月初一的那一天,你为何每到夜里便从熟睡中惊醒?”

    其实白山从未观察的如此仔细,因为压根他也不知道自身的奇事,谈何观察,而当老者提起蛇虫鼠蚁不见踪影之时,他才想到自己这么多年竟从未见过这些寻常之物。

    白山思索了半天才开口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或许它们也觉得山上夜里寒冷,才不得不离开吧!至于十月初一那夜的梦,我是印象深刻的,因为每年的那一天我都会做同一个梦,和之前的一模一样,丝毫不会差。”

    此话一出,老者不由的打了个冷颤,急忙将被子往身上拉了拉,有些好奇的问道:“一模一样的梦,还有这种怪事?你说说,你在那梦里都看到了些什么?”

    “梦里____”白山挠着头有些思索的说道:“梦里的天是红色的,地黄的有些发黑,像是遭遇过大火一样。哦!在梦里有一个小男孩,还有一个背对而坐的女人,而我好像是浮在空中一双眼睛,能看见他们的一举一动,最奇怪的是我竟然能感觉到那小男孩心里的难过。还有____好像没有了。”白山本想说出令他有些惧怕的那双红色眼睛,但随即转念一想,觉得梦里的事情着实荒唐,也没必要说出再吓着老者。

    “就这些?”老者迟疑了一下说道:“这也没什么啊?可惜我不懂得解那些稀奇古怪的事情,要是道长他老人家还活着,或许他能知晓一二。”

    此话一出,老者忽然想起了什么,一脸的迷离之色,像在回忆很久远的事情一般。顿时,屋内陷入在一片静默之中,白山知道老者怕是又想起了道长,便不再出言说话,双腿耷拉着在炕沿处轻微的摆动着,一双哭红的双眼不禁暗暗低垂,不置可否的也在想着什么。

    “山儿啊?”老者缓缓的转过头望向白山:“爷爷想拜托你一件事。”老者望着白山哭红的眼睛,不忍观望不禁再次面朝屋梁,长长的叹了口气说道:“我这一辈子无儿无女,你这也是知道的,爷爷视你为己出,只可惜爷爷能力有限,教不了你更多谋生的东西,如果你还记着爷爷一点好,能不能在我走后,把我安置在老道长坟旁,也算是死得其所。”

    白山不仅听出了老者话里的悲凉之意,还听出老者似乎还在担忧着什么,才拿话安抚自己,当然,在白山心里那只是杞人忧天,养老送终本是孝道之根本,何况眼前这个老人对自己有着莫大的恩情,自己岂能做出那种不孝之举。

    “爷爷,养老送终本是山儿应尽之事。”此话一出,白山似乎想到了什么,泪水居然在眼眶中打转:“您千万别有什么担忧,山儿蒙您教诲多年,自然明白您心中的苦衷,定不会负您的嘱咐。”

    “好,好啊。”老者似乎像解开了困扰许久的事一般,又像是终于说出来了那久不开言的话,脸色也逐渐平缓了下来,展现出一种难以言语的神情,声音也充满着平静:“这人啊!有时候就得认命,不认命都不行,我知道这一天是迟早都会来的,可以前还有些担心这一天的降临,像把自己困在了一个泥潭中不可自拔,整天整日的瞎想。可如今,有了你的这番话我再也没什么遗憾了。我以往听人常说这人啊都有轮回、有来世,说这黄泉路漆黑,才点香烛为他们指明道路,我当时想这人埋在土里连骨头都没了哪还来的什么轮回来世的,可当我遇到道长后才逐渐发现,这人啊最不能缺的就是信仰……”

    白山听着老者喃喃的低语声,双腿则耷拉在炕头,神色有些木纳的望着那双单薄的黑色布鞋,想起昔日老者趴在木窗旁一针一线为自己缝制的场景,心里一阵阵的酸楚。正当白山有些感触之时,只听见耳边老者喃喃的低语声已然没有了声响,白山这才转过头望向老者。只见躺着被子上的老者双目微闭,那张皱褶遍布的脸上依稀可见一丝笑容。白山屏着呼吸细听了半天也不见老者的喘息声,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脑袋顿时一片空白,泪瞬间朦胧了双眼。

    半晌,白山终于停止了哭泣,神色有些复杂的看着一动不动的老者,想起昔日的点点滴滴,心里一阵阵的刺痛之感。其实这一刻白山也曾试想过,可当事实真实的发生在眼前时,他的心感觉比试想之时更加的清晰悲痛。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死亡是每个人必经的终点。白山在老者离去的那一瞬间似乎明白了很多在以前他有些模糊的道理,悲痛之余白山决定完成老者遗愿,埋于老松树下道长坟旁。
上一章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