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磬南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二章 复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老实人倔起来,十头牛都拉不回来,何况此时的许木无人劝阻,使他心中的仇念更是坚如磐石,不可动摇。

    许木到厨房取出一把菜刀塞入怀内,走到院门口深深望了眼院中快熄灭的火焰,一滴泪不争气的又落了下来。这个和他相依为命三十年的人含冤而死,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母亲一直渴望他能成个家,给许家留个后,而对于他来说母亲就是一切,如今母亲一走,他的心也似块冰石,沉沉的落入深渊,不见踪影。

    狭小深邃的巷道不见五指黑的吓人,许木步伐坚定抱着必死的心为母报仇。刚出巷道口,忽然被什么绊了一个踉跄差点摔倒,许木心跳猛然加速,双手颤抖着滑着一根火柴,用手挡着小心翼翼的朝身后照去。火光在漆黑的夜里闪闪烁烁,地上竟躺着一具老头极瘦的尸体,双眼圆睁嘴歪斜脸色极其惨白,像被人活活抽干了血,破旧的棉衣被血渗成黑红色,身下一大滩被冻干的血渍。许木猛然呼吸有些急促,吓的一屁股坐在地上连连后退,可他的复仇之心却越发浓烈、坚定。

    许木赶忙起身疾步朝镇口走,边走边环顾四周,各家各户邻里之间大门敞开不见人影,屋内也没一丝光亮,甚至听不见一声狗吠,整个镇子被黑暗笼罩着,一股无声的恐惧涌上许木的心头。他腿越迈越大步子越走越快,出巷道口只见街道两侧摊位翻倒在地,满地的小吃竹筐形态各异的翻着,许木草木皆兵连花花绿绿的小糖人也不敢再多看一眼。

    突然,后方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许木连头也不敢回,步子却加快了不少。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紧接着一声枪械上膛的声音,随即一声音在身后气喘吁吁的吼道:“站住,再跑一枪崩了你。”

    许木本能的停住脚步举起双手,只听那声音有些气喘吁吁道:“走…朝…朝镇口走。”

    夜,静到了极点,往日呼呼作响的寒风也在这夜停了,寂静的夜只听见沉闷的脚步声和急促的呼吸声,许木已知身后之人是谁,才走的如履薄冰生怕大仇未报便马革裹尸,就连举在头顶的手都不敢轻动一下。

    刚拐过街口快到镇口时,一个熟悉的黑影出现在许木视线。此人正是张耀祖,他正站立在一家米铺门前提裤穿衣。许木看清是张耀祖后气的咬牙切齿恨不得生吞,身后之人似乎觉察出许木的异常,用枪口将其背后用力一顶,厉声斥道:“别乱动,不然喂你吃枪子。”

    张耀祖闻声转头看到一脸愤怒的许木,咧着嘴冷哼一声,边穿着军大衣,边走到卫兵身旁道:“镇上还有人吗?”

    “张哥,镇上的人都押到镇口麦场了,巡查了几圈就发现了这一个。”卫兵收起枪边瞥着张耀祖身后的米铺,边嬉皮笑脸的说道。

    张耀祖见卫兵瞥自己身后,便知此人的想法,笑着拍了拍卫兵肩膀:“好,很好,铺里那娘们真是个贞洁烈女宁死都从我,去吧,趁着身体还没凉透去开开荤,这个人交给我。”说完便一脸阴笑的看向许木。

    卫兵得到张耀祖的允许,点头哈腰的连声道谢后,便一脸兴奋的冲进米铺。在两人对话时许木一直想找时机取刀,无奈旁边站着那个卫兵他怕一击不中,如今只剩张耀祖一人,似乎时机到了。

    只见许木双眼死死的盯着张耀祖,手缓缓伸入怀内。突然,张耀祖像早有准备的从腰间拔起手枪顶在了许木额头上,声色俱厉道:“怎么,为那老太婆报仇啊!我就知道你不老实,怀里塞的什么,拿出来。”

    许木塞在怀里的手缓缓的伸了出来,手里握的正是那把菜刀,张耀祖拍了拍许木的脸颊,阴笑一声道:“乡巴佬啊乡巴佬,用刀跟枪比,你真是傻的可以啊?哈哈,来砍我啊!看看是你的刀快,还是我的枪快?”说完便扳上了保险。

    许木一言不发,一双眼睛在黑暗中一眨不眨,死死的盯着张耀祖,在他的眼神中看不到一丝的恐惧,那是一双已近冰冷绝望,而不报任何希望的眼神。张耀祖的手刚从许木脸上落下,突然,许木举起菜刀眨眼间就挥到张耀祖左脖颈处,张耀祖始料未及,以为此人完全没胆量与之抗衡,便有些轻敌,可此时他意识越发薄弱,身体随即就感觉有些虚脱,一脸不敢相信的望向许木。

    随着许木的菜刀落下,只见张耀祖脖颈处一股热血在瞬间喷射而出,溅了许木一脸一胸膛,许木被热血一惊,顿时松开刀把,看了眼张耀祖的惨状吓的浑身竟有些发软。

    只见张耀祖双眼充血,脑袋耷拉在胸前一脸的惊恐之状,嘴一张一合的想要说些什么,喉咙处却只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张耀祖似乎还存有意识,拿枪的手在垂下之际本能的扣动了扳机,眨眼间,一颗子弹钻进了许木的左小腿,随着枪响张耀祖也一头栽倒在地,股股鲜血从脖颈处直往外涌。

    枪声在这死寂般的夜里打破了沉寂,一声凄厉的惨叫声紧跟其后。许木疼的感觉头皮都被炸开了,顾不得还在流血小腿,忍着钻心的疼痛慌忙上前摸索张耀祖的口袋,从张耀祖的大衣口袋内找到他的钱袋后,赶忙将钱袋塞入怀内,咬着牙拖着腿朝巷道深处钻了进去。

    许木刚钻进巷道,米铺卫兵也闻声慌忙出门,看到张耀祖的惨状顿时愣在原地不知所措。与此同时,远处几十束光亮照射而来,光亮伴随杂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只见数十名列兵突涌到米铺门前,随即在众列兵让出的一条道中走出一满脸络腮胡的中年男人,看着尸体下满地的鲜血一脸的难以置信。他的泪慢慢的充满眼眶,双腿晃悠悠的瘫软在地,轻轻扶起脖子都快断裂的张耀祖,将其抱在怀中仰天嘶吼:“作孽啊,作孽啊?我张耀天纵横一生,难道真要落到这断子绝孙的下场吗?”

    四周围的空气压抑到了极点,除了张耀天的低闷哭声,身后列兵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那卫兵更是吓的双腿直哆嗦。半晌,张耀天将儿子轻放在地缓缓的站起身,一双冰冷阴毒的眼神狠狠的射向那名卫兵,冷冷的说道:“是你干的?”

    卫兵闻声抬头,刚一对眼神魂都飞了,赶忙跪倒在地带着哭腔说道:“大帅,不是我,真不是我,我跟少帅出生入死这么多年,怎么可能是我啊?你要相信我啊?”

    “信你,这年头兵荒马乱的,谁知道你被谁收买,来取我父子人头。”张耀祖盯着卫兵边从腰间掏出手枪,边上保险边悠悠的说道。

    “大帅,我对你忠心耿耿啊?你放过我吧,真不是我,真不是我……”卫兵见张耀祖掏出手枪吓的就差尿裤子,边急忙磕响头边道。

    正说着,一冰冷的枪口顶在了卫兵额头上,卫兵猛然一惊,似乎想到了什么,抬头急忙说道:“等等等,大帅,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是那个村民干的,肯定是那个村民干的,他肯定还没走远,现在追应该还来得及。”

    张耀天将顶在卫兵头上的枪缓缓挪开,半蹲下身一张阴狠的脸离卫兵不足一尺,冷冷的说道:“我有那么好骗吗?村民?村民不是都被我圈在镇口麦场了,哪还来的村民?”随即又将枪口顶在了卫兵额头上:“不要说我没给过你机会,我再问最后一遍,谁派你来的?”

    卫兵心思混乱,不知该如何回答,大冷的天额头上竟渗出几滴汗珠,忽然,他眼睛咕噜噜的转了一圈,似乎想到了什么,赶忙看向旁边的土地上,只见一滩血渍一直延伸到黑漆漆的巷道深处。

    卫兵急忙指向巷道处的血渍,语速极快的说道:“大帅,村民……那村民应该是受伤了,顺着血迹应该能找到他。”卫兵面露喜色,心中暗自庆幸自己的机智。

    卫兵话音刚落,几列兵便把手电朝身后巷道照去,张耀天顺着列兵打的光亮清晰的看见地上一滩未干的血渍,转头轻拍了拍卫兵的脑袋朝巷道处走去。卫兵正一脸窃喜的站起身,突然,张耀天转身将黑漆漆的枪口对准了卫兵。卫兵一脸惊愕刚想说什么,一颗子弹便已进入他的左胸,卫兵惨叫一声,捂着胸口瘫软倒地不停的哆嗦,其双眼充满惊恐,一脸不敢相信的瞪着张耀天。

    枪声一响,所有列兵转头一脸忐忑的望着。张耀天似乎还不解恨,走过去对地上的卫兵尸体连开数枪,直到枪里传出了空壳声,他才换了*将其别回腰间,一脸厌恶的对血渍斑斑的卫兵尸体“呸”的一声:“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老子最恶心的就是你这种动不动就用双腿来换命的孙子。”

    “看看看,还不顺着血迹给我追。”张耀天突然转头看向众列兵,疾言厉色道。

    列兵得令慌乱的朝巷道涌去,一盘散沙毫无正规军的统一,他们心知此刻的张耀天必然要为其报仇,不敢有所怠慢,怕迁怒于自己。

    “留下几个人,把尸体抬回镇口麦场。”张耀天的声音在列兵身后响起。

    话音刚落,后几人疾步过来抬起两具尸体朝镇口麦场走去,张耀天望着列兵远去的身影,喃喃自语道:“真他娘的一群废物。”

    众列兵朝地上光亮集束,顺着零散不堪的血迹猫腰追踪。张耀天回过头却看见还在巷道处的列兵,心中大怒,疾步上前朝最后一列兵屁股上狠狠的一脚,列兵一个踉跄一头撞在前面列兵屁股上,众列兵纷纷直起身,疑惑的看着一脸愤怒的张耀天。只见张耀天大手一挥,将中间几个列兵一把撕到墙边,几个列兵看情形不对,反应快的立马靠墙让出一条道,张耀天边走边吼道:“废物,他娘的一群废物,照你们这速度人早就没影了,他娘的还追个屁。”说完便一把夺过一列兵的手电冲当其首,疾步朝巷道深处走去,众列兵面面相觑也都紧跟其后。

    本书首发来自17K,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