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磬南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五章 麦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镇口麦场旁三辆绿皮卡车打着大灯,照亮了半个麦场。麦场中央架着几处篝火,架上的铁锅里飘来扑鼻的肉香,众列兵三三两两的围坐在几处篝火旁,翻搅着锅内的东西。不远处数十名手持枪械的列兵围成一个大圈,将枪口对着圈内蹲坐地上的数百名村民,众村民有老有少,大伙都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一扎着长辫子,头戴大檐帽的年轻男人,双手背在身后,一脸焦急的来回踱步,时不时朝远处眺望几眼。

    年轻男人正满脸焦急之时,一列兵突然跑到身前,一脸谦卑道:“刘副官,你看这大冷的天,要不过去吃点,暖和暖和。”

    “吃?现在是什么时候,哪还有心思吃。少帅惨死,大帅去找凶手到现在还没回来。如果他待会回来看到你们这副样子,你们还有命吃。”刘副官一脸严肃的说道。

    “刘哥,这人是铁饭是钢啊?况且这也是经过大帅同意的,兄弟们快两天没进食了,这你也是知道的啊?不吃东西哪有力气给他卖命,再说……”列兵不满的抱怨道。

    列兵话音未落,刘副官却摆着手打断了他:“是不是平时我跟你们玩笑开惯了,我的话现在也不听,你们想死可别拖我下水,我这次真没开玩笑,虽然这是经过大帅同意的,可大帅是什么人你我心知肚明,赶紧让兄弟们把锅撤了,不要在这个时候往枪口上撞,不然到时候殃及池鱼,连我都得跟着你们遭殃。”

    列兵双眼一低,深知刘副官为自己好,却还是有些埋怨,转身喃喃自语道:“跟着大帅就为混口饱饭,可如今有吃的都不敢吃,还不如回老家种地。”

    列兵刚走出几步,指着前方有些忐忑的说道:“刘副官,大帅…大帅好像回来了。”

    刘副官顺着列兵的手势望去,只见在远处黑暗中两束黄光晃动的朝他们快速冲来。两人顿时傻在当场不知所措。远处的黄光越来越近,刘副官才清晰的看见只有三名列兵,却不见张耀天,心里顿时松了口气,赶忙命令众列兵收拾锅碗。到近时才发现这三名列兵衣衫邋遢,满头大汗,一脸的惊恐之状,像是身后有要命的东西,时不时的朝身后望去。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大帅呢?”刘副官急忙上前问道。

    一列兵满脸恐惧,一边紧张的回头观望,一边喘着粗气道:“眼睛,男婴,鬼……有鬼。”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问你大帅呢?”刘副官不耐烦的说道。

    “大帅,死了,被一个男婴杀死的,不,不是,是他自己开枪自杀的,是那些红光杀了他。”列兵双眼飘忽,魂不附体的说道。

    “什么?大帅死了!”刘副官一脸惊讶,显然被此人突然蹦出的话吓了一跳。

    列兵没有接刘副官的话,依然神情恍惚的喃喃自语。刘副官一把推开列兵,看着面前状态比较好点的另外两名列兵问道:“大帅,真的死了?”

    其中一个有些瘦小的列兵开了口:“死了,他朝自己脑袋开的枪,我亲眼看见的。”

    “究竟怎么回事,他为什么要自杀,你们不是去抓凶手了吗?凶手呢?”刘副官心知有可能此人说的是真话,却还是有些不放下。

    “我们本来找到那个男人了,可他已经剩了半条命,大帅没能亲手报仇有些气不过,便朝那男人脑袋补了一枪,就是那一枪过后,诡异的事情发生了,一个红色眼睛的男婴突然飘在了半空中,身体周围也被一道红色的光圈包裹着,诡异至极,子弹都打不穿,后来从圈里竟然冒出数十条半米长的红光,那些红光更是邪门,不知道是什么鬼东西,它速度极快,根本看不清就钻到人的五官里,被钻进去的人好像很难受呼吸很困难,满地在打滚。大帅就是被红光钻进去之后,我亲眼看见他朝自己的脑袋开的枪。”列兵表情认真,双手不停的比活着。整个场面被列兵的描述的绘声绘色,刘副官感觉自己犹如身临其境,心里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大帅真的死了?”刘副官抬起一双狡黠的眼睛,在列兵脸部游走,仿似只要列兵说的是谎话,他便能一眼识穿。显示刘副官对男婴的事不感兴趣,只想再次确认张耀天死亡的真实性。

    列兵被刘副官看的浑身不自在,赶忙低下头说道:“死了,真的死了。”

    “哈,哈哈,死了,死了好啊?兄弟们,来来来,都过来我跟你们宣布一件事。”刘副官一边拍着手掌,一边环顾四周大声说道。

    众列兵听闻声响,迅速冲到刘副官面前站好队列。不知道张耀天死讯的列兵一脸的莫名其妙,知道的也是不明所以。

    “兄弟们,大帅死了,张耀天死了。”刘副官有些兴奋的耐不住性子,急忙将张耀天的死通告众人。

    此话一出,人群便立马骚动起来。刘副官有些激动的在在队前徘徊了两步,高亢的说道:“安静一下,兄弟们,大帅死了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大伙不用再过以前那种卑躬屈膝的日子。”刘副官见众列兵停止骚动,故作出一副愁容,语重心长的说道:“兄弟们啊,我知道大伙跟着张耀天这几年,都是把脑袋寄在裤腰带上过日子,他为人暴躁,易怒,一言不合便要拿兄弟们出气,这几年我更是谨言慎行,生怕一个不注意这脑袋就没了。我知道很多兄弟都是迫不得已才跟的他,我们为的是什么,还不就是一顿饱饭,一把能保命的枪。可我们跟着他这么多年,得到过什么,只是按月的几十块钱,那么多搜剿来了金银珠宝有些兄弟连见都没见过,我们为他卖命,可他中饱私囊,有当过我们是兄弟吗?现在,他死了,这也许就是报应。这次县城败退,行走匆忙只带了一箱金条,既然他老婆儿子都死了,无人继承这箱金条,兄弟们,我们不如分了它,以后想跟我的继续跟着我,以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众兄弟一条心。不想跟我的拿了金条便可以走人,我刘某人绝不为难,现在,想跟我的站到我身后来。”

    话音刚落,众列兵中像炸了锅,纷纷交头接耳,随即,人群中一列兵忽然喊道:“我愿意跟着刘副官。”说完便有些自豪的迈步走到了刘副官的身后。

    随后,人群中便传来众多声音,都愿意跟着刘副官。刘副官双眼凌光一闪,嘴角微微一扬,看向面前几个还在进退两难的列兵。几列兵面面相觑,看到此时刘副官完全没了往日的平易近人,话中看似为自己好,却不乏有些逼迫之意,深知刘副官这是在扯大旗却又不敢声张,因为他们更怕当那出头之鸟。而后,几人陆续也站到了刘副官的身后,还不乏装出一副心甘情愿的模样。

    “好,很好。”刘副官说完便朝看押村民的地方走去,周围数名列兵也是一脸的犹豫。

    “兄弟们,幸苦了,我还是那句话,想跟我的过去,不想跟我的拿了金条便可以走人。”刘副官一脸笑意的说道。

    话音刚落,数名列兵各自对看一眼,一离刘副官最近的列兵开了口:“刘副官,我们都愿意跟着你,你为人仗义,处处为我们兄弟们着想。以后你就一句话,兄弟们愿意你为赴汤蹈火。”

    “好,好,这么多年能遇到众兄弟,是我刘某人的福气啊!哈哈哈。”刘副官大笑着上前拍了拍列兵的肩膀又道:“把枪收起来吧,这些人都挺不容易的,我们没必要跟手无寸铁的村民较真。以后有我的,就有你们的,你们几个先过去。”

    话音刚落,众列兵一脸笑意的便朝列兵人群走去。只见刘副官一脸笑意的看着众村民道:“乡亲们,你们也都听过张耀天的为人吧,我们做一些事也是迫不得已,现在他死了,可我刘某人不一样,我是农民出生,深知各位的苦衷,现在你们就可以回家了,搜剿来的粮食全在前面,你们自己拿走,我立马带领兄弟们撤出镇子。”

    顿时,众人一脸的不敢相信,纷纷低语揣测,传出杂乱的声音。一骨瘦如柴的老头晃悠悠的弓着身,一脸狐疑道:“军长,你真打算放了我们?”

    “放啊,肯定放啊。之前是张耀天的命令,我跟你们又无冤无仇的,为什么不放,你们现在就可以回家了。”刘副官一脸笑意,根本看不出是何用意。

    听到刘副官肯定的回答,老头顿时眉梢舒展,不禁夸赞道:“军长,你真是好人啊?”

    刘副官微微一笑,朝人群大喊:“乡亲们,你们现在就可以回家了。”

    话音刚落,人群顿时杂乱不堪,却没一个人动镇口处的粮食,纷纷朝远处黑暗处奔涌而去,众人形色慌张,步履匆忙,生怕身后之人会反悔似的。

    刘副官望着消失在黑暗中的村民,微微一笑朝列兵人群走去,大笑道:“兄弟们,我们连夜撤出镇子,那箱金条被张耀天藏在二十里外,我现在就带你们去。”

    众列兵得令一脸喜色,弄灭篝火纷纷朝卡车涌去。三辆卡车相继开出镇子,消失在黑暗里。

    夜,更加的黑,整个镇子都被黑暗笼罩着,不见一丝灯火。起风了,呼呼作响的寒风如期而至,不过比往日来的晚了些。风越刮越大,终于引来了一片片的雪花,随着风肆无忌惮的四处飘散……
上一章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