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磬南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七章 归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天越发漆黑,山上背阳处积雪布满峭壁树枝,从枝缝望去,深不见底,黑的有些凄凉。潭水之上结着厚厚的冰,上面数十条长长的冰柱垂直而下。整座山中一片死寂,连干枯的枝叶也纹丝不动。

    老者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又轻轻擦了擦滴落到男婴脸颊的泪水,微微一笑,便踩着厚厚的枯叶上了山。

    片刻,老者走至山腰处台上,轻轻推开那扇简易的木门,凭记忆将男婴缓缓放置炕上,掏出火柴点燃了油灯,黄黄的灯火照亮了小土屋。屋内极为简陋,灰旧的自制桌上几本书靠墙而摞,焌黑的土墙之下搭建着一个简易的灶,旁边放着几袋过冬的食物和一些简易的生活必须品。

    老者放下斗笠走到炕前看到男婴还在酣睡,微微一笑便为男婴盖好了被子。走至门外松树下,跪倒在树下一土包前,从月牙布包内掏出一些香烛纸钱,将香烛点燃立在凸起的土包前,缓缓抽着纸钱往火堆扔,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不禁渐渐湿润。

    “四十来年了,想不到我在这竟有四十个年头了。”老者抬眼看了看周围,长长的叹了口气道:“这岁月啊,真是不饶人,一眨眼的功夫我竟成了个小老头,无儿无女,无牵无挂的,其实我觉得这样也挺好的。您老在我心里就跟那神仙一样,什么都知道,就好像南桥头那算命的瞎子,当然,他根本不能和您老相比,他那是骗人的把戏,而您不同,您老掐掐指头便知今后吉凶。您老总说我天资愚钝,确实,直到现在我还是没能明白当初您的那番话。哦,对了,我昨天下山遇到个可怜的孩子,才几个月大便遭此劫难,唉!”老者用衣袖擦了擦眼角的泪继续道:这外面常年战火,穷人更是难活,这命啊!说没就没了,更别谈饥饱,他还这么小,不应该受这种的罪啊!我想收留他,就像您老当初收留我一样。这儿太安静了,想找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只能每天和您老唠叨几句,这心里呀!才不憋的慌。今儿是十月初一,也是您老仙逝的日子,我下山买了点香烛纸钱,本想再买点水果的,可这外面钱币贬值太频繁了,我攒了一年的积蓄只换了这么点东西。”

    老者正说着,忽然听见屋内传来一阵啼哭声,老者赶忙抓起月牙布包疾步往屋内走去。男婴躺在炕上双手在空中胡乱挥动着,两只脚用力的蹬着被子,撕扯着嗓子啼哭,一张脸挣的通红。

    老者急忙上前抱起男婴,一边轻声哄弄,一边用手不停的轻抚其后背。半晌,男婴停止了哭泣,双眼微闭睡的酣睡。老者轻轻将男婴放到炕上盖上了被子,走向墙角点燃灶火,架上一口铁锅煮了几个芋头。出门给炕门内塞了几根粗棍子,走进屋内坐在炕边发呆。

    多年来无儿无女,无一人促膝谈心,只身一人在这偌大的山中。如今屋内添了一员,老者无疑是最高兴的,可口食问题却成为根本,况且这孩子这么小。半晌,老者熄灭灶火,从铁锅内掏出煮裂的芋头,拿了一碟咸菜,简单的吃过后便上了炕。躺着热乎乎的炕上侧着身,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男婴胸前那块暗红色晶体,心中更加的疑惑?

    翌日,天灰蒙蒙亮,老者起炕穿戴好行头,从桌下翻出一个袋子。袋内装的便是当年老道在山中挖的一些药草。他将男婴裹在一个厚厚的棉袄内,匆匆下了山。山路虽有些陡峭崎岖,可这条路老者已走过无数遍,深知窄宽凹凸,早已轻车熟路。快到晌午时,他抱着男婴走进一村落药铺,兑换了一点钱之后,去了旁边一家牧民家,买了一只奶羊和两只母鸡,带着男婴的口食未做停留便返回了罄南山。

    两个人的日子便过了起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冬去春来,春来冬至,周而复始,岁月犹如白驹过隙般,在顷刻间便让人容颜苍老。

    自从和男婴生活在一起,老者便发现了诸多怪事。山中的蚊虫蛇蚁都在山腰土屋周围消失了,除了山下几乎见不到一只活物,每当深夜整座山中静的可怖。男婴看似一副病态躯体,却从未得过一次病,,喂什么吃什么,很是好带,而唯独每年十月初一深夜熟睡之时,男婴犹如看到可怖的画面,触电般惊醒,双眼含满泪水。对于这些怪事,老者却有些不以为然,也并未细想,而时日一长,却成了心中一块疙瘩,久解不开。看着男婴日渐长大,懂事孝顺,老者便也把这些事深埋在了心底,不与其言。

    民国二十年,男婴已长成少年,老者取名:白山。由于长期奔忙于田地遭酷暑寒冬,皮肤呈小麦肤色,且有些黝黑,看着有些与他年龄不符的样貌;其五官棱角分明,双眉稍些稀松,两只眼珠既黑又亮,看上去有些深邃清澈;其身形略显消瘦,又有种弱不经风,满身书生气的感觉。

    山外土匪猖獗,军阀暴动;民声哀怨,为求自保,出卖亲人,出卖同胞,来换取卑躬屈膝,苟延残喘的余生。

    山内一片祥和,日升日落,看不见战火的硝烟,听不见枪炮的嘶吼,一切都是那么平淡,安静。白日,白山随老者下山去谭边田地干干农活,夜间,两人盘腿坐在热炕上,白山一脸神往的听老者讲关于他的故事。在一些生活必需品用完时,老者也会带着白山出一次山,白山则才能看看这外面的世界。

    十五年间,老者待白山如亲,却从未提过其身世,对于白山的追问,老者总会婉言转移。人肉体凡胎,食五谷杂粮,终究抵不过岁月的风霜。老者日渐衰老,很多的事明显力不从心,终于一瘫不起。

    在老者瘫倒在炕的两年间,白山为老者下山抓药,打听偏方,照顾着老者的燃眉之急,扛着两人的口食,山下山上两头跑,一边忙地里的农作物,一边回小土屋给老者解决饥饱。老者看着这个半大的少年懂事孝顺,跟个小大人一样照顾他的起居饮食,总会联想到当年的自己,因为他在白山的身上总能看到自己当年的影子。

    于白山而言,自记事起第一眼看到的便是这个满头白发,满脸褶子的老者,教他走路,教他说话,教他认字,教他辨这忠奸善恶。而他听到最多的便是老者口中的世界,世道险恶,人心叵测,为一己之私便能谋人性命。老者说的却和自己眼中的世界完全相反,在他心里老者便是世上最好的人,和山下数十里外村落的那些人一样,面目和善,平易近人。

    这十五年间,他对自己的身世很是费解,每次问起老者,他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总巧言转移,久而久之便也不再过问。而他对老者也有所保留,那便是每年十月一深夜熟睡之时,那个犹若魔咒般紧缠绕于自己的诡异梦境。

    那好像是另一个世界,天连着天,地连着地,看不见尽头,看不清来路。那天呈现于血红色,低垂于头顶;其地昏黄焌黑,凹凸不平。恍然间,一个身高不足五十公分,身着黑色唐装,头戴黑色唐帽的男婴,忽然出现,行走在这条无始无终的路上。在这个梦中,他只是一双眼睛,不会移动,不会说话,像一具木偶,双眼融入那血红色的天,浮于男婴头顶,不可抗拒的出现于这个诡异的世界,观察着这个凭空而现的男婴。那男婴步伐间距一致,且不慌不忙的行走,像在这个世界孤独而现的另类。突然,一块焌黑的大石出现在男婴的面前,石头之上竟然缓缓隐现出一女子。此人背对男婴而坐,梳着朝云近香髻发式,身着宽大灰色素衣,垂石而落。虽未闻其容,却从此人逸态横生,娉婷袅娜的举止便可知此人的花容月貌。男婴止步于女子身后,一双焌黑发亮的眼不禁渐渐涌出泪珠。随着男婴的落泪,浮立于空中的白山也渐渐心中生痛,不禁也流出了泪。正在白山双眼泛泪,心不知所乎之时,突然,男婴那双焌黑发亮的眼睛瞬间成赤红之色,转头看向空中白山的方位。白山刚与其对视一眼,便感觉像掉入了无底的深渊,呼吸也骤然困难起来,像被人扼住了咽喉,心中畏惧之意不禁连连涌出。慌乱之下急忙闭眼躲避,不敢与那极具压迫的双眼再次对视。而每到此时,便是白山惊醒之时,双眼含满泪珠,且一张麦黄发黑的脸惊的发白。
上一章 返回目录